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深度破解“鲜卑”的族源轮廓》

作者:丁丁哥 2018/05/24


一向以来,破解“鲜卑”族源应该都属于是难以上青天级别的难题,所以,至今离解谜还差得很远很远,但是,经过新历史观和卫星地图考古几年的努力发现,其实只要破译了“襄”及“难”这两个汉字,历史上“鲜卑”的族源痕迹,就会相当清晰的展露在眼前并便于理解。


现在已知的“鲜卑”痕迹,是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的“襄河”开始的,一般人打麻将说的“大相公”可能就是“大襄公”,“襄”是上古的部族名,“襄”的字根是“衣”,黑龙江省的伊春市就有“衣姓”,也许“依兰、依安、伊春”等原本就是“衣”姓的地名,“衣姓”离上古史很近,黄帝的25个儿子就有“衣”和“依”这两个姓氏,“襄河”经“嫩江”等河道注入黑龙江。


《康熙字典》上记载得十分清楚说:“齐人言殷,声如衣,今姓有衣者,殷之胄,见礼记注疏”,“胄”是部族的核心,所以,“衣姓”就是“商殷”。


正常来讲,“襄”读为xiang1,这其实是鲜卑系语言的“商”,跟现在潮汕话的读音完全一样,“商”和“襄”在字形上没有相关的联系,但“商”的字根就是“襄”。


到此,其实“鲜卑”的族源应该是已经清楚了,不过,还有很多的相关内容可以再深入的看看。


“襄”后来当然是随华夏及商进入了中原,而其结果,后来先是变成了山东最多“衣姓”(但好像没有带“襄”字的原始地名,栖霞市有“衣姓”族谱一部),主要分布在山东省潍坊市属的“诸城、莱阳、栖霞、临朐”这一带,而在这其中,“临朐”的唐家河村是尧王的出生地,“诸城”的万家庄诸冯村是舜帝的出生地,“禹王”的出生地可能也在这一带,这下子几乎把尧舜禹的族属也顺便搞清楚了,以前只知道尧王的母亲是属于佤族,也叫望族,尧王封于河北的唐都县的前后,她母亲就住在相邻的望都县。


之后按数量排列是“河北、河南”和“安徽”等,安徽的滁河有一条支流叫“襄河”,这些跟华夏大迁徙散落的痕迹是一致的,“襄”的这些人早期可能住过洛阳,并且可能是洛阳的命名者,因为黑龙江省的“襄河”附近就有“洛河”。


河北省好像也没有带“襄”字的原始地名,但河南有,而且特别多,商丘、开封、郑州、许昌、漯河、南阳都不少,这是百分之百的“商地域”,其中黄帝曾去过“具茨山”就是去看“茨”,这其实就是鲜卑语系的“姿娘”,古籍说,这是“襄之地”,而从“具茨山”下山往南不远就是“襄城县”,再往南偏西又是“襄阳市”。


现在襄樊当地人说搞不清楚什么是“襄”,其实这里到处都是“襄”,首先,“”是汉江整个地域的别称;第二,“襄河”是汉江和汉江的襄阳河段的别称;第三,湖北省的东荆河的别名也叫“襄河”。


因为黄帝去拜访殷商的“姿娘”,可以认为,当时“襄”是跟黄帝站在同一边的,这也就是说,“襄”是跟着黄帝和“天齐王”从山东追杀蚩尤到了山西的,在黄帝于山西解决蚩尤之后,殷商的“姿娘”又协助“天齐神”继续追杀蚩尤的余部,后来,“天齐王”在甘肃天水市立“天齐宫”止步,而“襄”也就在襄阳一带及稍微靠北一点的陕西南部住停(可能是陕西最多“仰韶”的原因),“商洛”就是其中已知的一个典型地名,包括在陕西渭南市合阳县甘井镇护难村建的“难国”。


到了后来周灭商的时候,“鲜卑”具体是谁就更清楚了,当时,殷商的纣王在朝歌被杀,虽然纣王不是真正的嫡子,但其争到了嫡子的地位,结果被灭了。


而纣王的叔叔“箕子”当时应该是在难国南边紧挨着的“朝邑”,其反对纣王但不愿投降周人,后来被封到远处去立朝鲜国。


而纣王的哥哥“微子”应该在荆楚的“襄”,他既反对纣王又投降了周人,被封去立了“宋国”,这可能是潮汕人和客家人的出处。


“襄”有些人从荆州的“开”去了四川立了开明氏古蜀国,后来被秦所灭,其末代王子泮经广州又逃到越南,最后可能在越南完全结束。


鲜卑”应该是殷商这个大家族里的非嫡生男性的后代,也就是像后来的汉王刘邦一样是个“竖子”,“竖”应该是“庶”,“鲜卑”是殷商家中“庶子”,在这一带负责保卫大家,这也是“鲜卑”的“卑”字的字义的原出处,“卑”的主支没有投降周人,只是往北去了草原变回了畜牧。


有一件事可以间接的证明“卑”是出自于“庶”,当“箕子”被封去立朝鲜国之后,大概是行动缓慢,结果是“鲜卑”的“檀君”捷足先登到了朝鲜自立为王,但当“箕子”姗姗来到后,“檀君”竟会自动让位躲开,可能就是因为“箕子”是其主子,也许这个“檀君”就是“鲜卑”的总头目“檀石槐”


“鲜卑”立朝鲜国时还有一个叫“王俭”的人名,这个人应该也是出自陕西,陕西咸阳彬县就有“佥上村”,而且,所有“佥”的字形的繁体字,其实都带有“襄”字的那两个“口”的字形。


顺便插进一句,到朝鲜立国的“鲜卑”后来很快又败退到日本,于是日本东京周围有了极大的“茨地域”,这就是黄帝亲自探访过的“茨”,还包括“慈、磁”和“姿娘”等等,这些人不久前还大批的过来寻祖,其具体指向就有河北的“磁县”。


“鲜卑”的“难国”还有一支是由“分和檀”带领进入了印度,其碰巧在舍卫城与佛陀为邻,结果全部人被佛陀亲自引领皈依佛教,这些有《分和檀王经》为证,这些事所涉的三个人正好都是“檀姓”,其“护难村”在当地是被说成“护檀村”,而且在“襄阳”及周边,确实是有超多的带“檀”字的原始地名。


内蒙古呼伦贝尔的大鲜卑山嘎仙洞,不过是“鲜卑”其中一支的一时故地。


鲜卑”到达朝鲜立国之后,将其都城命名为“平壤”,“壤”字的里面也是有“襄”,朝鲜其实也是“襄之地”,“襄之地”与“襄之土”没有任何区别,而且,“壤”的读音其实就是“让”。


最后,“衣”不仅是生出了“襄”的后代,而且可能还生出了其它一些名字也带“衣”的字形的后代,比如可能西南的“哀牢山”的“哀”就是,甚至连西北的“馕”的出处,可能都是在“襄”字的附近,这里面应该也有殷商的故事。



鲜卑源于殷商及其历史移动示意图





补记一:2018/04/24


“檀”还跟秦叫“亶父”的祖先有关,“亶”是“姬姓”,名亶(dǎn),又称周太王,  豳(今陕西旬邑)人,上古周部落的领袖,西伯君主,周文王祖父,周王朝的奠基人,据推算,古公亶父是轩辕黄帝第16世孙、周祖后稷的第12世孙,在周人发展史上是一个上承后稷、公刘之伟业,下启文王、武王之盛世的关键人物。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1

评分次数

1# 丁维兵
很有道理,可以说是商族东北起源的说的一个语言文化证明。
说到商族,邢台也是其畿内要地,曾做过都城(邢)和陪都(沙丘)的,殷商的仇家、亲族有易、白狄也都不远,应该是商族早期在中原的据点。邢台又很早有襄国之名,檀台之宫(春秋、战国时代,更早是不是也有关联,不清楚,不过文化应该是相关的)。
襄的部首是衣,衣指殷商,这个很有意思。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效仿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精神,设计了中山装,实乃我汉族今日之法服,襄助民族进步,上面有俩兜(襄字那俩口简直就是千古字谜,指示今日法服),下面有俩兜(西服也有,所以没必要显示),简直就是君子不器的器的四个口,不器而喜爱衣服。君子不器,当然!有四个口袋,太小器,那不就像器字中间那货了么!只是看守商品的家犬而已。行商坐贾,经商就要走四方,通衢康庄大路小道山径水途都要走,所以邢台的“邢”又作“井”,通“行”,北面还有井陉,都是贸易必经之路。“襄”衣服和口袋围着的就是“井”,可见确实跟商人有关。
具茨山跟姿娘有关,呵呵,看来匈奴的“居次”确实是夏人语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鲜卑”,有两个可能出处。一个是三千多年前阿拉伯半岛西南也门古国sabia(读sei-bie),词根是闪含语 si-be,意思是增长。另一个是三千多年前印度古神shiva(湿婆),词根是印欧语 super。
三四千年前,撒哈拉和阿拉伯气候相对没那么干燥,是大片优质草原,最适合牧马,应该是游牧文明主要起源地;南俄当时是森林,外蒙和东蒙也是森林,树叶显然不适合马吃,所以应该不是起源地。  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一带,现在是沙漠,但当时是草原。新疆塔里木、南蒙戈壁,现在寸草难生,当时也是草原。
  
  
因天灾人祸,sabia古国约于2500年前灭亡,国人出逃,自然会传播牧马技术。当时撒哈拉阿拉伯已从草原变成沙漠,南俄以及里海以东的大片内亚区域则从森林变成草原。

  
sabia可能的迁徙痕迹:在意大利内陆草甸,有sabine。在小亚细亚及黑海沿岸草地,则有众多希腊殖民城邦以 sebasto /siva 命名。克里米亚有sevastopol。 里海东岸有sabir游牧部族 。
拉丁语有“奥古斯都”august(arcus),对应希腊语的sebasto。 august(arcus)既有伟大的意思,也有弓箭的意思。    迟至8世纪,外蒙的突厥碑文才出现“乌古斯”oghuz。意思跟拉丁语一样。
  
  
12世纪从贝加尔迁至远东北极的雅库特人,自称sakha,疑是模仿古伊朗游牧民 “塞” “莎车” (saka)称号。 库页岛土话称sakalin,但zakharin / sheikh 是闪族的用词。
  
  
东北亚的“萨满”称呼,疑是模仿印度的“沙门”。   高句丽的“莫离支”,疑是来自古希腊罗马东征军的magnus/magnet。
匈奴贵族阶级有给婴儿“睡尖头”的习俗,显得头型又尖又高,区别于匈奴平民兵卒阶级(北亚人)的扁阔头型。
  
  
“睡尖头”曾在古非洲、印度、南太平洋、美洲西岸某些印第安部族流行。 古伊朗游牧民(南俄Alani)也十分喜欢“睡尖头”。匈奴贵族,应该没有疑问就是Alani。
  
  
关于“鲜卑”这个词,就不得不提“乌桓”!

实际上,这两个词的相似读音在整个内陆欧亚不断地出现!

首先《史记》提到,匈奴击败东胡,其余众分而自保,一称“乌桓”,一称“鲜卑”;

另外,中世纪早期,欧洲的阿瓦尔人,在从东方向西方移动的过程中,在乌拉尔附近击败了“萨比尔”人,萨比尔人据说融入了可萨汗国;

另外,直到蒙古帝国时期,西伯利亚一直有被并称的两支兄弟部落存在,即“亦必尔-失必尔”;

南斯拉夫人的一对关系密切的民族,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塞尔维亚人称Serb,克罗地亚人称Hrvat,从二者零星的民族传说和罗马人的史料来看,两者很可能源于南俄的“农业斯基泰”人,都是上层少量伊朗语游牧民和大量南俄土著农奴组成的。

中世纪,这两个民族的祖先被阿瓦尔人裹挟,部分迁徙到波兰中南部地区,在那里他们的名称前面加上了“白色”的修饰词,据说在原始伊朗人的观念中白色代表西方;

在东斯拉夫修道院史书《往年记事》中,东斯拉夫人中还有“塞维利安”人和“白色Hrvat”人;

这一对名称,源于安德罗诺沃文化以来的印度-伊朗语部落的可能性较大。
鲜虞、鲜卑、朝鲜的关系且不明,不过“鲜”很可能是“襄”(发音很接近,就是鼻音的长短轻重问题),因为鲜虞故地有襄国(我们邻县有平乡,很像“平襄”,“襄平”的反语)、鲜卑-东胡故地有襄平、朝鲜有平壤(平襄)。

炎帝朱襄氏跟柘城县有关,不知道柘城县跟柘枝、碣石、羯室、车臣有没有关系?若有,不奇怪羯人石勒以襄国为都城。言与神同在嘛!

无怀氏不知道跟乌桓有没关系(怀戎、怀柔、怀来,离乌桓都不远)?“亦必尔”可能跟“亚伯拉”、“医巫闾”、“于夫罗”、“悦般”、“宜宾”、“伊本”、“日本”有些同源关系。以色列人保留了很多古老文化,而草原绿洲的塞人确实很早就吸收了很多亚伯拉罕宗教的因素(所以景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在草原上很容易传播)——不过可能早已打下更久远的史前全球化底子(像日本Y-D跟中东Y-E的亲缘,文化总有相似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