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6-13 17:28 编辑

语言和某些文化面貌被漠南当地所同化,但农业生产方式 以及一部分筑城技术等 继承并延续了原有的 汉藏祖先的东西  


朝鲜半岛的水稻种植(大面积铺开)历史不早于4000年  这绝对是一部分南来的水稻移民 进入半岛后 虽然在很多方面都被半岛当地文化所同化,但水稻技术却延续下来的证据  

朝鲜半岛青铜时代古人和我们历史上的 北狄有一些相似的发展轨迹,都存在自南向北的文化注入

4000年前~2000年前 这段时间内,我认为整体上 还是从中原向北方的扩张为主旋律

华夏族从黄河两岸的维度 扩张到了 辽河上游这个维度(汉受降城也在这个维度) 向北拓地 约900公里 (两千余里)
129# Yungsiyebu 你的理论有一个明显缺陷,虽然你宣称中原万世一系万年土著是错误的,但对草原地区却又犯了这个错误,乱葬岗军人一定是当地几千年前的土著后代,几千年不挪窝可能吗?双标太明显了吧!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6-13 17:36 编辑
129# Yungsiyebu 你的理论有一个明显缺陷,虽然你宣称中原万世一系万年土著是错误的,但对草原地区却又犯了这个错误,乱葬岗军人一定是当地几千年前的土著后代,几千年不挪窝可能吗?双标太明显了吧!
welson 发表于 2018-6-13 17:25
那是,你从来不看数据,以鄂尔多斯为例,新石器时代的庙子沟组(海生不浪文化),其pca聚类最接近的是福建汉族,按今天的标准,是非常南的。只不过,同时代的,中原仰韶文化人群更是独特的更现代任何一个族群都相差万里。

青铜时代,以朱开沟为例,已经与现代东亚北方组差异很小。

而匈奴时代,毛庆沟、饮牛沟等组,则又多了一点偏向被北亚的因素。同时,一些更南方的类青铜时代古中原类型,也开始出现在内蒙古的部分遗址。
最近又有两三篇文献公布,新增几个内蒙古中南部青铜时代的古代人骨资料。主成份聚类分析的结果。一些特点:

庙子沟组是新石器时代内蒙古中南部地区“古华北类型”的典型代表,尽管其后青铜时代的当地种系,要么被吉林大学研究者归入“古华北类型”要么“古中原类型”,但事实上,绝大多数青铜时代内蒙古地区的种系都表现出偏更北方种系的特征。其中,可能包含两个原因,在内蒙古东南部,新石器时代的土著种系“古东北类型”与青铜时代陆续迁入的“古华北类型”有广泛的混合,另一方面,青铜时代,古蒙古高原类型种系广泛迁入到内蒙古各地,可能伴随着广泛的混合。



1吉林西团山,新石器/青铜,3000年前 贾兰坡 1994古东北
2内蒙古大甸子II组古东北
3内蒙古哈拉海沟,小河沿文化古东北
4内蒙古兴隆洼古东北
5内蒙古大甸子I组古华北
6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大堡山东周组古华北
7内蒙古和林格尔县东头号东周组古华北
8内蒙古呼和乌素汉代古华北
9内蒙古将军沟古华北
10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B组,东周时代古华北
11内蒙古绿城子古华北
12内蒙古毛庆沟古华北
13内蒙古毛饮合并A组古华北
14内蒙古毛饮合并B组古华北
15内蒙古纳林套海古华北
16内蒙古南山根组古华北
17内蒙古清水河姑姑庵汉代组古华北
18内蒙古上机房营子(夏上)古华北
19内蒙古土城子战国组古华北
20内蒙古乌兰察布察右前旗庙子沟,5,000-5,500年前古华北
21内蒙古夏家店上层组合并组古华北
22内蒙古乌兰察布小双古城组,战国早期古蒙古高原
23内蒙古朱开沟古华北
24内蒙古叭沟鲜卑古蒙古高原
25内蒙古赤峰南杨家营子汉代鲜卑组古蒙古高原
26内蒙古东大井鲜卑古蒙古高原
27内蒙古井沟子古蒙古高原
28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A组,东周时代古蒙古高原
29内蒙古南杨家营子古蒙古高原
30内蒙古清水河县阳畔组古蒙古高原
31内蒙古三道湾鲜卑组古蒙古高原
32内蒙古乌兰察布兴和县叭沟鲜卑组古蒙古高原
33内蒙古萧氏后族组古蒙古高原
34内蒙古新店子古蒙古高原
35内蒙古耶律与之组古蒙古高原
36内蒙古扎赉诺尔A鲜卑古蒙古高原
37甘肃史前合并组,布达生古西北
38河南庙底沟二期古中原
39山东泰安大汶口古中原
40陕西仰韶合并组古中原
41抚顺组现代
42华北组现代
43华南(福建)组(哈罗弗)现代
44蒙古组(杰别茲)现代
45内蒙古四子王旗城卜子组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早在北匈奴建国前,鄂尔多斯的早起匈奴人统治时代,北狄后裔的林胡娄烦早已经易旗匈奴了,北狄的普遍匈奴化,远早于匈奴帝国在漠北建立,后者是这些易旗后的鄂尔多斯匈奴北上建立的,当然,这些北上的人群自然也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13 14:16
忽然想到了我自己的理论,比较佛赛,言与神同在的说。
我认为“浑源”就是匈奴的起源地。其他地方的浑河、浑江、鄂尔浑、混同江、潢水、湟水等等,都是这种原匈奴语言的传播(水的浑也是另一种意思了,因为其含义就跟黄河等等也有关系,水崇拜也)。浑源,水浑,也像肉粥嘛!荤粥!民以食为天,我们远古的王重视釜、鬲、鼎啦什么的,合符釜山,定鼎涿鹿什么的。把锅架到那里,开联席会议考虑组织联盟帝国什么的。主席就是major,majesty,就是摩诃chairman。大伙儿(达斡尔、达瓦齐)正吃得开心,另一伙人来砸场子、踢罐子(那会儿主要还是用瓦器呀,即使有青铜炊器,主要用于祭祀)。
主席大怒,率领各族如狼似虎的猛士与之战斗,杀之,食肉寝皮,把敌人的尸体煮成了肉粥。从此就把这伙敌人叫“荤粥”。也就是这个汉词的起源了。
獯鬻就这样北奔了,其实,他们可能才是这里的土著。但是胜者为王嘛,黄帝打跑了杀死了那些异己(忽然想到了,这些“荤粥”还可能是九黎败兵,毕竟史书确实记载了蚩尤余党逃到了有北之乡),也就开始建立九州一统的帝国。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130# 红山人

晋室南渡十室九空这种说法过于夸张。当年的交通条件不比现在,迁徙极为困难,只有有能力支付车船的贵族才能南迁,剩下的大部分农民百姓都没能力南迁。另外农耕民族也不比游牧民族不是想迁哪就迁哪,农耕民族对乡土的依赖性要远强于游牧民族。再加上西晋灭亡后北方也并非都由胡人控制,西北的前凉就坚持了好久,而东北的慕容鲜卑和高句丽也接收了不少中原流民。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我的思路就是这样 能跑的都跑了 跑不了的也不会改掉自己是汉人的身份  南北朝时期那些个鲜卑化汉人 其实是极少部分 跟抗日时期汉奸类似  城头频换大王旗的 非常非常少数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6-14 10:06 编辑

有一点虽然凌河兄劝了我多次,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要说, 老永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就是偷换概念  比如拿 毛庆沟这些北狄的颅骨数值去套所谓的 戎狄常染色体,   这样做首先是极其不专业的,其次又是特别容易糊弄小白的鸡贼方式, 因为 常染色体是常染色体 颅骨数值是颅骨数值, 他俩是不能对应的  (也就是说 不存在 某人常染对应类戎狄颅骨这样的概念)


剪兄的数据我已经说过多次了  滁州淮安颅骨数值接近朝鲜族    但你根据朝鲜人的常染色体 和 淮安滁州人与朝鲜人的颅骨对比,是不可以下结论说 滁州淮安人是半岛或辽东土著的
换句话说,  我曾经说过  山东冀鲁官话区人 脸型狭长 面型较高  和朝鲜人不像   但又说过  山东人常染色体比湖北人 四川人更接近朝鲜人      这个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颅骨尺寸和常染色体是独立的两者    即使湖北人四川人,有再多的圆头, 山东人窄脸再多,也不会妨碍 朝鲜人和山东人在常染色体上更接近。


回归到这两个战亡士兵,其中一个还基本确定为是汉朝上级军官 这俩人常染色体本身偏离了疑似真正匈奴人的 39号样本不说, 即使我们说  这两个人确实常染色体测算结果和今天的蒙古族最接近(假设) 我们也不能说他对应戎狄体质,因为你根本没有测算过这两个人的颅骨尺寸。  并且即使他俩常染色体最接近今天的蒙古族(假设) 他的随葬器物 已经证明了他是一个汉化的 为汉朝征战的 蒙古血统战士。
147# 红山人
我也感觉那些是汉兵,极可能是烈士。
但是你批评云师的这些话,简直可以用来自相矛盾。云师作为蒙古族,有为戎狄说话的权利,因为证据还不是很清晰,谁都有辩论的自由,你的结论太武断,万一被证明是错了呢?
云师作为蒙古族,好在还有蒙古国(虽然俺也无比希望外蒙古能回归中国,但是人家独立了,这是事实),你作为朝鲜族,好在也还有南北朝鲜,比起历史上那些灭亡的国家灭亡的民族或在现在国家里不占主体的民族,还是有底气的。你指责云师为已经消失戎狄代言,那别人是不是也可以指责你为扶余、高句丽代言呢?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则那些攻击你的人也是更加正确的了!古代东亚的中华化和当今世界的全球化,可能都有我们阻止不了的趋势,但是在立场上,还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有台人鼓吹拱铲蛛蚁,可是谁不知道他们最自私?但是人家鼓吹的结果,还真就让人信服并为人家卖命,挣来的钱又孝敬给人家。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不明白的,看明白的,像我这么穷,那就是上帝的罪过!呃,想起来了,上帝就是人家的神!呜呼!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我为扶余高句丽代言 我可没有用偷欢概念的方式 而且事实上 高句丽语是个什么样 我证明出的比林晓声称的可是要准确百倍
147# 红山人  
云师作为蒙古族,有为戎狄说话的权利
癯鹤 发表于 2018-6-14 10:16
现代蒙古族和古代戎狄有什么关系呢,是父系有关系还是,母系有关系,还是常染有关系,完全就是没有关系。
149# 癯鹤

我给你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 linxiao 他对朝鲜语的词汇量相当匮乏,对朝鲜方言的了解也是基本扒瞎   

我之前看到过一个韩国语言学专家写了关于高句丽语的研究论文,里面说 高句丽语 存在把汉字的 t 入声韵尾  外破  变 r韵尾  和 省略三种模式


而我自己研究发现,根本就不是这样, 高句丽语和百济语要区别看待, 高句丽语并没有把汉字音中 t入声韵 转变为 r韵尾的情况  之所以看上去是那样, 是因为 高句丽语存在把一个固有词 读成两种模式的习惯 (一种是 马拉  一种是 马儿拉  这里  马和马儿都是别的意思)   而这种习惯正是如今朝鲜语的特点


而 高句丽语处理汉字音 t入声韵尾的方式是 直接省略  也就是不发这个入声韵尾  而百济语是 破裂发出  也就是说  but  高句丽读 爸    百济读 爸特    而新罗读  爸儿

现在朝鲜语汉字音 标准音(普通话)的方法就是继承了新罗的那种读法  发表 读 爸儿漂



但  朝鲜语方言中(口语中)  仍然存在使用 高句丽那种方式的   这说明了 读汉字音的模式, 底层来自高句丽汉字音,上层来自新罗汉字音




而 日本汉字音的读法是和百济汉字音的读法雷同的,这说明了 日本的文化来自百济而不是高句丽




就我研究出来的东西里  这个只是很小的一小部分而已, linxiao 连我脚底板都达不到 就妄言了 高句丽语是日语的姐妹语,和韩语无关
DA43和DA45是坑里的哪一个,好像并没有说?

坑里有标记为S的比较完整的遗骨,和标记为F的残骸。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6-14 12:40 编辑
现代蒙古族和古代戎狄有什么关系呢,是父系有关系还是,母系有关系,还是常染有关系,完全就是没有关系。
大凌河 发表于 2018-6-14 10:32
他们应该是犬戎、白狄的后裔,因为有很多词,我看就是同源词,如“白氏姬狄——薄洛津——白起——孛儿只斤——百济——卑路支”,中山国依山而建居于盆地是亚特兰蒂斯遗制,而蒙古族族源传说跟周穆王灭犬戎在时间上和事件上十分吻合,蒙古族是犬戎(苍狼白鹿)失败后逃入盆地中经历千年,然后炼铁出山正巧跟鲜卑崛起时间吻合。中山国“屮”形器跟苏鲁锭是同源的。白狄跟商人是近亲,商朝曾经让犬侯进攻周人,商王子武庚复国失败后逃奔北狄,所以周人跟猃狁的拉锯战,是有商人居间拉打的。还有很多,我的论证很零散,我自己也没纂起来,但是管中窥豹,以蠡测海,历史的痕迹还是有的。至于说基因,这个有待古DNA检测,不过文化传播,应该是肯定的。并不是说什么都要跟华夏附会,而是假如是历史,为嘛要否认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他们应该是犬戎、白狄的后裔,因为有很多词,我看就是同源词,如“白氏姬狄——薄洛津——白起——孛儿只斤——百济——卑路支”,中山国依山而建居于盆地是亚特兰蒂斯遗制,而蒙古族族源传说跟周穆王灭犬戎在时间 ...
癯鹤 发表于 2018-6-14 12:39
好吧,兄弟,这事不争论了,以你说得为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6-14 13:17 编辑

154# 癯鹤

你知道张保皋吧     他的百济地区的人 (百济遗民) 他本来是没有汉姓的 因为从小善于射弓箭,  所以 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  huar bo    这里的  huar 是什么呢  就是 弓的意思,  三国志记载  辰韩人 名 弓为活   这个 活 就是 朝鲜语的 huar


这里的 bo 是什么呢,  就是 朝鲜语里  给人起名字的时候,喜欢用 *夫   比如 农民叫 农夫, 胖子叫  胖夫  爱哭鬼叫  哭夫 这里的 夫的音 bo  (类似英语中的 winner ,loser 里头 r)


所以 他小时候的名字  训读 huar bo  汉字写作  弓巴    后来 觉得这个巴字寓意不够好,就改用了  弓福 这个字   而我们知道 福这个字是有入声 k  的    但他可以这样去改, 就是因为当时的新罗  其实有那么一群人,或者说是 一种读法,是可以把 福的 k入声韵尾给省略  和  巴字音对调的


而 研究发现 这样把  K 入声韵尾 省略不读的  在三国中只有高句丽汉字音是这样的


那  百济汉字音是啥样的呢, 百济汉字音会把这个 福字 读成 福故  

这就是 后来  弓福 把他的姓 从 弓 改为 张后  把名字 也 改为  保皋 的原因, 保皋 就是 福字当时的新罗汉字音发音的一种(百济音)
那个帖子,我看了,证明了我的猜想.有人说朔方的人是贫民,他肯定没读过史记,史记说是"天下豪门大户".那两个O是反攻的匈奴人杀的汉兵?还是匈奴人,从常染看大体是后者,来源是汉人,从赔藏看,于是可以肯定是战俘,莫非是来自朔方?另外,北匈奴上层是R1a,与南匈不同,这一切几乎可以断定北匈奴主要是周人。哈萨的样本主要是R1a1a1b,但也有一例R1a1a1a,与我的相同。其实这不是什么秘密,二战到最激烈的时期,意大利人就说德国人是中国人。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6-15 14:12 编辑

157# xxx
呃!萨哈——萨哈林——号室——胡三太——胡沙虎——合撒儿——哈萨克——格萨尔——恺撒——撒哈拉——豪萨——华沙——house——厦(广夏需要高屋,豪厦)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6-15 13:16 编辑

作者在第一部分的“位置和布局介绍”里面对发掘地1的来龙去脉做了一下说明:
在城址东墙以东400米处,有一个泉眼3,下游30米的西岸发现了被冲出的残骸(应该是地质情况发生了变迁,古代在埋葬时此处应该没有泉水涌出),见
看了看科教授的文章。

墓葬位于城东400m左右,下图的ExA1

57892
lindberg 发表于 2018-6-12 13:52

于是决定在此处建立发掘点,并开设了一个30米*20米的探方,清除表土后发现了两个埋葬地(burial 2和burial 1),都是在古代的地表上挖的。burial 2有不少于3个人的骨骸,burial 1是一个人,腿比身体别的位置低,并且西南方向伸到一个坑里,这个坑就是被称为Tomb 1的乱葬坑。
忽然想到匈奴的生物战——细菌病毒战,是不是匈奴故意埋在泉源附近呢?有没可能这些人其中有些还有病(好像那篇论文检测出了欧亚草原很多远古流行病,有没这里的?我没工夫看,谁看一下),所以他们的一些物品既非殉葬品也没人愿意拿走?毕竟这是汉人的城池,匈奴人没有在这里守城的必要,这就是厌胜的缘起。或许泉源附近还有患病牲畜的遗骨(露天的话不会太多年就会风化,不容易保存)。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159# 癯鹤
所见有些略同啊!

我也在找相关附件呢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