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由<白鹿原>看穿西北五千年》

本帖最后由 丁维兵 于 2018-6-13 10:21 编辑

作者:丁丁哥 2018/06/11


从前几天开始,因为偶然发现电视在播放《白鹿原》,这是西北的陕西滋水县一个白姓与鹿姓村庄的故事,正好我手头没事,就半中间有一搭没一搭的看了几集,我曾在空军西安工程学院培训,后来有人告诉我,你那学校背后的山顶就是白鹿原,没有想到的是,我这么一看,竟然找到了一个我一直寻找多年,但其实又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的重要人物,这个人物的名字就叫“乡约”。

中国宽大的外部道路的称谓,一般都是统一由皇家的“明堂”而出,比如“道、路、街”等等,而细小的内部道路则是各地不同,上海多叫“弄”,好像西藏也有很多“弄”;而历史上的商族,则一般多用“里”,不管现在这个城是否还存在,只要有“里”的存在,应该就是曾经有城;另外,还混杂有很多叫“巷”,“巷”字的下面是“巳si4”,这是盘古,“共巳”就是盘古的人住在一起,但不知道具体是谁;还有一种很有意思叫“胡同”,其最繁的字形是“衚衕”。

在广州,我有时喜欢去串小街巷,广州的小街巷还有一种叫法,叫做“约”,有“东约、西约、南约、北约”等等,不用说,仅其中一个“北约”就足够吓人,当然,此北约并非彼北约,开个玩笑而已,只是真的不知道这些“约”是由何而来?它的主人是谁呢?所以说,我很想找到它。

真好,还只看了5-6集《白鹿原》,这个“乡约”就两次自己跳了出来,到了第40集,竟有一大段讲到“乡约”,“乡约”有两个指向,其一是“乡规”,这是“本乡的规矩约定”,其二是“乡村最低一级的管理官职”,跟村长、甲长等相类似,但也许会更低一些,他不是宗族的管理者,在《白鹿原》的剧情里面,宗族的管理还有“族长”。

据百度词条,“乡约”可能早至周代之前,而且少数民族的记载更早,一般古籍记载的释义基本也是如上,其一是指在乡里中订立的共同遵守的规约,《宋史·吕大防传》:“尝为乡约曰:凡同约者,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其二是指奉官命在乡里中管事的人,清代《儒林外史》第六回:“族长严振先,乃城中十二都的乡约。”

非常明显,本文所说的“约”和“乡约”,是西北诸如“白鹿原”这样的村庄的日常生活惯有的事物和词语,但是,为什么广州也有不少“约”呢?这开始进到了五千年历史之中了。

我在近几年对广州的历史研究中发现,广州话、广州人和广州的历史似乎跟现在的彝族是相关联的,广州很多的“罗”,明显就是古代彝族先人极早期大迁徙经过广州的痕迹,比如萝岗、罗定、罗湖等等。

还有,比如广州将小孩叫为“细路仔”,我推测其应该是“细卢仔”,彝族有个至今仍在神台上加以崇拜的祖宗神叫“佉卢”,其是“佉卢虱乸文”的造字者,别号“驴唇大仙”,“庐山、泸州、卢沟桥”等等的“卢”应该就是因为他,而韶关的本城话是“虱乸话”,这应该是“佉卢虱乸文”的语言,所以,“细路仔”应该是将这个小孩赞为跟“佉卢”一样的“小卢子”的意思。

“佉卢虱乸文”有一个重要的定论,说其是“犍陀罗”的语言,而“犍陀罗”的首领公认就是蚩尤,蚩尤是华夏部族联盟的一员,“犍陀罗”应该也是,华夏全部进入中原之后开始涣散,黄帝在收伏青帝、炎帝之后,还有蚩尤等不服,于是开始与蚩尤大战,蚩尤先胜后败,其开始逃离山东的时候,第一个地点就是钻进了河北南部的邯郸,具体地点是邯郸市磁县峰峰村的黑龙洞。

说到这里请大家一定要留意“磁县”这个地名,因为“白鹿原”所在地竟是“滋水县”,只不过后来改叫为“蓝田县”。

“磁、滋”其实是协助黄帝这一方的“兹”的部族或部族系统,其后来有相当大部分去了日本,最近“中科院”或“社科院”组织的长篇报道说,有百万日本人想回“磁县”老家,而在这之前我还独立的发现,日本东京周围存在一个极大的“茨地域”,其还包括“慈”及已经说过的“磁”,再加上“滋水县”的“滋”和河南“具茨山”的“茨”等等。

与蚩尤的“黑龙”相对应,“白鹿原”的“白”最终能停留在西安丰饶的“原”上,其可能就是跟随黄帝驱赶“黑龙”的“白龙”,其部族首领是盘古的二弟“天齐王”,“天齐王”主导追杀蚩尤的余部,结果从山东一直追到甘肃天水市甘谷县磐安镇立了“天齐宫”,这可能就是“白”和现在的白族,西北的人文是从黄帝追击蚩尤余部时的到达开始的,大量的“仰韶”遗址应该是追击蚩尤余部时形成的,或者在这之后形成的,不可能还有二选。

“白鹿原”还有一个“鹿”字,“鹿”很可能也是“驴”,河北有三个“鹿”的地名,好像都是与“驴唇大仙”和“卢”的历史存在相关的。

白族与蚩尤的族源很近,但却是敌对的双方,这当然符合历史,虽然白族也下到了西南,但在西南的大、小凉山,黑彝是奴隶主,白是奴隶;而在西北,西北有天齐宫,有凉州,有白河县、白水县等等,这里是“”的天下,“周”和“秦”的祖源可能都是“天齐王”兼“泰山大帝”的“白”,当然,西北的初始人文应该是还有商系参加。

西北的五千年是不是已经可以隐约的看穿了呢?!

“黑、白龙”的祖源都是华夏风部族十个分部的成员,其几乎散落于全省的黑龙江流域白龙是“天齐部”,黑龙是另一个分部,由于黑龙江流域非常广阔,风部族十个分部连血缘都不见得完全相同,而且其语言根本就是各有不同的几种,而“滋”甚至不一定属于风部族及“天齐部”,其可能是上古商系的部族系统,后来周灭商时,商系的主要成员多在陕西及附近。


这样一来,西北约近五千年人文之始的基本情况是:


其一,在华夏还没进入中原之前,由于那是地球的连续超高温期,欧亚大陆的人类主体基本都去到了中原以北,西北的原住民人类一是较少,二是连高温期时北上的能力都没有,其并不与华夏构成较强的可比性。


其二,在黄帝追击蚩尤之后,先是被追的老华夏的到达,其主要是黑龙族系及相关部族的人类,这些人基本只是经过了西北,但有一些散落在西北的偏僻地域,一些则在客观上是丝绸之路的开路先锋,当时应该是华夏大西迁,这些人当时虽然输给了黄帝,但其都是有过联盟生活快感和足量锤炼的人类,绝对不可小窥,后来在新疆丝绸之路沿途发现的佉卢虱乸文木渎,应该就是这些人的人文传承。


其三,因追击黑龙而到达西北的“天齐王”白龙,才是西北人文最厚实的部分,并且主要住在相对比较中心的地域,比如“白鹿原”,在华夏进入中原之前,“天齐王”原在齐齐哈尔,其跟随华夏进入中原之后,由“天齐王”升格为“泰山大帝”,所以,秦始皇登基之后最重要的事就是去祭拜泰山,秦的具体祖源地在泰山东南方向不远处,另外,“白”还跟“白族”相关,山东时很多的“泊”就是白的族源地,包括“蒲家泊、大水泊、梁山泊”等。


其四,由于追击蚩尤不是一个部族就有足够的力量,参与追击的很多部族,特别是商系的部族也从较南的地域陆续到达西北,这是后来商在西北特别发达的原因,但后来周灭商之后,很多商系部族被逐出西北,这些人之中最为突出的可能是“鲜卑”,其历史原点在陕西合阳县护难村的“难国”,曾经到内蒙古呼伦贝尔大鲜卑山生活,另外,商系有人中间还从“荆”去建了“开明蜀”。


其实,从“白鹿原”也基本能看清广州的五千年,广州话、广州人、广州历史的祖源应该也是跟风部族有关,其可能是偏重于靠近黑龙的族系,在从湖南进入广东时,是从武江南下的,这跟进入福建的乌龙有点相似,广东凉茶的“凉”可能不是冷热的“凉”,而是族系表达的“凉”,其是在韶关与从浈江南下的“真”汇合后南下进入广州,“真”并不是风部族,黑龙由广东转向西行到云南之后,似乎也是加入了那里的黑龙族系,结果给昆明带去了真武大帝的“真武殿”,再由“殿”引伸出了“滇”,另外还给昆明带去了广东的“五华”等等。



我的老战友李越兵曾在峰峰矿务局工作,他身后就是黑龙洞





广州市白云区的一处北约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汉语“约”跟英语“yoke”很可能是同源词,本义都是约束。
汉语“保”跟英语“bow”很可能是同源词,有弓箭才能保卫乡土,举弓尽摧,死而后已,受保卫的,报以鞠躬,理所应当。
汉语“堡”跟英语“bowl”很可能是同源词,堡有围墙,犹如碗有边,金瓯嘛!类似的还有“丸都”——碗,“tower”——图瓦——疃——团城。
我以为“魂魄”二字确实跟云州、幽州的鬼方(燕落寨)、白狄(云中)有关。狐死必首丘,汉族崇北,说明华夏北来说的确有道理。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一直喜欢古代中国的地名,透着一股仙气,不像后来的。
英语地名的york,跟珠三角的“约”(yeok),意思接近,即基层的 村/坊/街巷
希腊语的 pol / polis ,对应中文的 堡(保)、埔、步
希腊语的 pol / polis ,对应中文的 堡(保)、埔、步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6-15 14:04
跟“bowl”、“堡垒”、“蓬莱”、“巴厘”、“帕劳”、“巴拉望”、“勃利”、“柏人”、“蒲犁”、“蒲类”、“柏林”、“巴黎”、“普罗旺斯”一样都是以“堡”为词根以“l”这个声结尾,进一步证实“金瓯”跟“堡垒”的同源性。而且很明显,这是个古老词汇,传播广泛,然而人类制陶造碗和修筑围墙城市才多少年?连同这些制器技术传播的文化竟然如此雷同!!!真是雷声普化,普雷共鸣!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希腊语的 pol / polis ,对应中文的 堡(保)、埔、步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6-15 14:04
跟“bowl”、“堡垒”、“蓬莱”、“巴厘”、“帕劳”、“巴拉望”、“勃利”、“柏人”、“蒲犁”、“蒲类”、“柏林”、“巴黎”、“普罗旺斯”一样都是以“堡”为词根以“l”这个声结尾,进一步证实“金瓯”跟“堡垒”的同源性。而且很明显,这是个古老词汇,传播广泛,然而人类制陶造碗和修筑围墙城市才多少年?连同这些制器技术传播的文化竟然如此雷同!!!真是雷声普化,普雷共鸣!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