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巴彦布拉格考古报告的尝试解读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6-15 14:16 编辑

新开一贴,欢迎所有坛友补充!


原文链接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03140139_The_Shouxiangcheng_fortress_of_the_Western_Han  _period_Excavations_at_Baian_Bulag_Nomgon_sum_Omnogov%27_aimag_Mongolia


本文共103页,引用文献占了大部分

一。遗址的位置和布局介绍   4~8页,

二。考古发掘背景介绍   8~9页
      作者提过,在2009年之前有过多次发掘,但都把其定义为匈奴城池或者像汉朝叛将修筑的城池,以前的更多研究更多地把受降城定义为内蒙的新忽热古城遗址

三。2009年发掘行动介绍  10~22页
1. 城址内测试探坑  第10页
2. 挖掘地点3  10~13页
    文里认为是一处祭祀的庙堂,没有发现有防卫的功能,还发现了陶鼎的一条腿
3. 挖掘地点2  13~17页
    文里认为是一处仓储,有人员居住的痕迹和防卫的功能,还没仔细看。但仓储离城堡这么远?也许是一座副堡?
4. 挖掘地点1  17~22页
    乱葬坑,最受人关注的!

四。出土文物介绍  22~33页

五。测年介绍  33~36页

六。受降城考证  36~37页
      受降城应该是在武帝去世后被放弃过一段时间,文中引用《汉书》,提到过BC81年(?或者BC79)时,匈奴单于为了防范汉军,曾在受降城屯兵警戒,从记载来看很可能宣帝(BC74)时应该又被重新启用。

七。引用文献介绍  38页~103页
2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6-15 13:14 编辑

发掘地点1:

在发掘地点1,把表土去掉之后,在古代的土层上,首先发现了两个埋葬点(burial 2和burial 1);

burail 2有不少于三个人的骨骸;

burial 1有一个,死者躺着双腿面向西南。缺少头骨和右手。尸体的腿被埋得比身体其他部位更深,并伸到一个土坑里,里面充满了灰色的填土,这个土坑后来被命名为“古墓1号”,是在一种斑驳的黑黄底土壤里里挖出来的;

在坑里,很多成人骨骼被挖掘出来,有20个“骨架”和33个“身体殘片”;

其中一个左手骨骼,在土坑的边缘被挖掘出来,与东边的burial 1处于同一水平线上。显然,这只手是在burial 1的死者下葬时有意被放在旁边的,正好处于”古墓1号“旁边的位置。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6-15 01:09 编辑

发掘地点1 乱葬坑(古墓1号):

坑里其中一名死者,骷髅16号,与附近的一堆尸体分开,埋葬在坑的靠近北边。这个人东西向躺着,脚向东,头和脖子都没有,就是身边发现带扣的那个,具体可见:
下图是满城汉墓的佩刀,注意刀鞘中间的带扣。

57894
lindberg 发表于 2018-6-12 14:44
看看科瓦列夫等人发表的英文文章对这个乱葬坑中一具尸骨的描述。

57934

57935


16号尸骨无头,埋在尸体堆边上。其右肩下发现一个铜扣,另外还有红漆的痕迹。这个铜扣(铁舌已经锈蚀)跟河北满城中山王刘胜 ...
geoanth 发表于 2018-6-13 14:43
其他一部分骨骸厚厚地在坑的中央堆了四五层,见下图蓝线圈起来部分
shouxiang4.JPG
2018-6-15 00:23


最低的骨架可能曾经浸了水,因为在这一点上,底部形成了一个漏斗状的凹陷渗透到绿泥中,这堆骷髅中找不到任何埋葬物品。

几组有被切割痕迹的骨骸被放置在主堆周围,一些残骸也被堆在那里。

发现了一些动物骨骼和绿泥陶器碎片。不是和骨骸一起埋的,而是在坑被填满土的时候扔在上面的。

在坑的底部,还发现了铁戟、马辔、箭头和铁钩等物品,具体见下图
shouxiang5.JPG
2018-6-15 00:23



所有骨骼和片段显示了故意肢解或切割尸体的迹象,而不是由于降解而脱落的。

作者断言这些残骸既不是缓慢的分解或进行某种仪式肢解,肯定是残忍的大规模杀戮的结果,而且是被活生生砍死的,很多骨骸死前的姿势保留下来,很可能是因为在寒冷的天气时被杀,而且没有立即掩埋,

有两具呈现下跪姿势的,可能是被处决的人俘虏了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6-15 00:34 编辑

因为戟、钩子、青铜带扣等物品,作为丧葬用品被放入坟墓,作者判断是自己人而不是敌人埋葬了死者;

作者还根据铁戟马辔等随葬品判断死者包含汉军骑兵;

因为死者的肢体残缺不全的比较多,个人感觉作者判断的比较有道理:这些人可能曾经暴尸荒野。

个人觉得可能被动物咬过,要不然,正常的战斗很少会造成尸体残缺不全,而即使是屠杀,也不会分尸的。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6-15 13:15 编辑

个人觉得:
如果那两个埋葬地点是汉人的话,乱葬坑里汉军可能性很大了,汉军怎么可能把匈奴人埋到他们附近?最有可能就是推起来烧了。
个人觉得:
如果那两个墓葬是汉人的话,乱葬坑里汉军可能性很大了,汉军怎么可能把匈奴人埋到他们附近?最有可能就是推起来烧了。
lindberg 发表于 2018-6-15 01:15
如果是匈奴人,怎么也的得有匈奴人的服饰,武器什么的那怕一点点物证吧,所以不可能是匈奴人。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6-15 13:16 编辑

作者在第一部分的“位置和布局介绍”里面对发掘地1的来龙去脉做了一下说明:
在城址东墙以东400米处,有一个泉眼3,下游30米的西岸发现了被冲出的残骸(应该是地质情况发生了变迁,古代在埋葬时此处应该没有泉水涌出),见
看了看科教授的文章。

墓葬位于城东400m左右,下图的ExA1

57892
lindberg 发表于 2018-6-12 13:52
于是决定在此处建立发掘点,并开设了一个30米*20米的探方,清除表土后发现了两个埋葬地(burial 2和burial 1),都是在古代的地表上挖的。burial 2有不少于3个人的骨骸,burial 1是一个人,腿比身体别的位置低,并且西南方向伸到一个坑里,这个坑就是被称为Tomb 1的乱葬坑。
土坑是不规则圆形,直径大约7米左右。

东北部挨着burial 1,上面介绍过,边上还发现了burial 1里面那个人的一只手,东北部挨着burail 1的部分向下挖的很直,深大概1.3米,西边和西南方向逐渐斜向上,直至与古代地表平齐。
在发掘地点2(被怀疑为仓储的地方),也发现了破碎的人体遗骸,还有狗的骨骸。
如果是匈奴人,怎么也的得有匈奴人的服饰,武器什么的那怕一点点物证吧,所以不可能是匈奴人。
大凌河 发表于 2018-6-15 09:36
这就是老永的说法被喷的原因,尽管没有一丁点匈奴证据他也可以找一大堆逻辑出来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6-15 18:45 编辑

一个完整的墓葬靠考古器物判断民族身份都是一件及其困难的事情,更别说乱葬岗的几个零星物件了。这就好比毛庆沟、饮牛沟等组具有东亚体质特征的早期匈奴遗存,考古文化特征清晰至此,还是没几个人信,我指这个论坛。
生物属性还是关键。进一步锁定人群加深K值深度。

继续探讨D43&D45两个南戈壁样本的可能族属。

在上边的分析中,D43主要表现为类纳西、类日本、类鄂伦春三种pop,这里我们仅录入纳西族、蒙古族和汉族来比对古代样本同三者之间的关系。

分别merge DA43、DA45与hgdp的纳西族、蒙古族和南北汉族样本。很有意思的结果是,一种未知的始祖成分即出现在蒙古族也出现在纳西族的部分样本中,且DA45以此种未知始祖成分近于纯粹,而DA45也为主成分。

D45&D43,R作图时,均复制10次便于肉眼观察。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一个完整的墓葬靠考古器物判断民族身份都是一件及其困难的事情,更别说乱葬岗的几个零星物件了。这就好比毛庆沟、饮牛沟等组具有东亚体质特征的早期匈奴遗存,考古文化特征清晰至此,还是没几个人信,我指这个论坛。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15 18:37
人家谈器物,你跑来谈基因。别的帖子里,有时候人家谈基因,历史,你又拿出骨头。真能折腾!这事折磨的你世界杯也懒得看了?我记得你也是足球迷的。
人家谈器物,你跑来谈基因。别的帖子里,有时候人家谈基因,历史,你又拿出骨头。真能折腾!这事折磨的你世界杯也懒得看了?我记得你也是足球迷的。
zzzz 发表于 2018-6-15 20:49
我谈的就是器物,毛庆沟等组(体质东亚类型)所代表的早期匈奴墓葬与其后传承关系明显,连这么清楚的墓葬是匈奴都在这个论坛没几个人认,我说,这乱葬岗的几个零散物件,根本没法做民族身份识别,有问题吗?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wanhuatong 于 2018-6-15 22:33 编辑
我谈的就是器物,毛庆沟等组(体质东亚类型)所代表的早期匈奴墓葬与其后传承关系明显,连这么清楚的墓葬是匈奴都在这个论坛没几个人认,我说,这乱葬岗的几个零散物件,根本没法做民族身份识别,有问题吗?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15 20:54
你的动机很有问题,你如果认为你的理论合理,不用发到兰海人类学论坛里去娱乐小白,尽管去向该文的研究者们提意见或者发表论文也成,在这里耗这么多时间完全形成不了影响力。但从动机上讲,你的说辞是有问题的。
你的动机很有问题,你如果认为你的理论合理,不用发到兰海人类学论坛里去娱乐小白,尽管去向该文的研究者们提意见或者发表论文也成,在这里耗这么多时间完全形成不了影响力。但从动机上讲,你的说辞是有问题的。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8-6-15 22:32
我不相信一个乱葬岗的人骨民族身份识别,靠几个零散的器物有什么太多学术讨论价值,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我不相信一个乱葬岗的人骨民族身份识别,靠几个零散的器物有什么太多学术讨论价值,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15 22:36
那你讨论干什么,大可去发表有学术价值的东西
本帖最后由 geoanth 于 2018-6-15 23:08 编辑
我谈的就是器物,毛庆沟等组(体质东亚类型)所代表的早期匈奴墓葬与其后传承关系明显,连这么清楚的墓葬是匈奴都在这个论坛没几个人认,我说,这乱葬岗的几个零散物件,根本没法做民族身份识别,有问题吗?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15 20:54
你这个人逻辑混乱。现在讨论的是受降城乱葬坑,你如果想证明乱葬坑的人是匈奴,你就要出示乱葬坑的人是匈奴的证据。你扯毛庆沟有屁用?相当于讨论的是“B是否等于A”,你偏偏嚷嚷说C=A有很多证据,论坛没几个人认。
我不相信一个乱葬岗的人骨民族身份识别,靠几个零散的器物有什么太多学术讨论价值,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15 22:36
乱葬岗的人使用多种汉人使用的器物,没有一样匈奴的器物。他们的民族身份,就目前证据来说就是汉人。
乱葬岗的人使用多种汉人使用的器物,没有一样匈奴的器物。他们的民族身份,就目前证据来说就是汉人。
geoanth 发表于 2018-6-15 23:04
这就是说,用考古器物,无法判断死者身份,要依赖于生物学证据。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