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大多数新石器时代的中原人骨,类似欧洲的LBK文化人群,在今天的东亚找不到明显相似的继承者,人类学特征极为独特。
那要这么着,就不是O系人群了?

是P*系?K2b*?
大多数新石器时代的中原人骨,类似欧洲的LBK文化人群,在今天的东亚找不到明显相似的继承者,人类学特征极为独特。
那要这么着,就不是O系人群了?

是P*系?K2b*?
hxr7353 发表于 2018-6-25 17:29
我的推测是,以o2*、o2a、o3-jst002611+以及今天已经罕见的某些o3*为主。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华夏北狄匈奴东胡mtdna古DNA比对

结论先秦华夏族相对接近福建等华南汉族,而现代华北人则接近北狄族群和本地汉化的边疆汉人。欢迎验证。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38095&highlight=

http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25 14:48
给你提个建议,图上不要乱贴标签。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17# hxr7353

南方也要分是哪里,南方并不是铁板一块。北方成分最多的是苏皖浙一带的汉族,而北方成分最少的是两广汉族。苏皖浙北方成分多跟历史记载相符,因为这一带是北人南渡的首要目的地。因此我觉得汉晋时期的北方汉人不会比现代北方汉人常染南多少。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17# hxr7353

苗瑶的常染整体上处在汉族的中南部,跟大多数南汉的南北水平差不多,不过有一小部分南汉比苗族还南。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13# hxr7353

现代北方汉人北方类型的母系比例升高(比如D4)我认为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鲜卑南下。据记载汉晋时期中原的世家大族有不少都养着鲜卑女奴,有些甚至还娶了鲜卑女人做小妾甚至正妻,东晋某任皇帝的母亲就是鲜卑人。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从南戈壁样本永哥跑出的结果,戎狄论很难成立了
我觉得匈奴不能算 戎狄之国, 因为匈奴贵族很明显是北匈奴地区北亚体质人群, 就好比今天说 楚国,越国 吴国,是不是中国的王朝,肯定是啊,因为这些国家的王族是中原人后裔  包括汉代的 南越国同样是中原人建立的王朝, 但这些国家的百姓多数都不是中原人 而是南方的土著民族   匈奴的情况也是戎狄体质人群作为被统治阶级 作为底层存在,
来。再投个炸弹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黄帝时代的古黄河,主要水量来自不周山、槐江山、敦薨山、昆仑山之间的幽泽。
珠泽之人乃献白玉,只,角之一,三,可以沐,乃进食,酒十,姑劓九,亓味中麋胃而滑(中犹合也)。因献食马三百(可以供厨膳者),牛羊三千。

赤乌之人丌献酒千斛于天子。食马九百,羊牛三千,穄麦百载

潜旹(潜旹,名也),觞天子于羽陵之上,乃献良马牛羊。

鄄韩之人无凫乃献良马百匹,服牛三百(服,可服用者),良犬七千(良调习者),牥牛二百,野马三百,牛羊二千,穄麦三百车。

智往天子于戊之山,劳用白骖二匹(骖,騑马也),野马野牛四十,守犬七十(任守备者)。乃献食马四百,牛羊三千

文山之人归遗(归遗,名也)乃献良马十驷(四马为驷),用牛三百,守狗九十,牥牛二百

巨蒐之奴觞天子于焚留之山。乃献马三百,牛羊五千,秋麦千车(秋麦,禾也),膜稷三十车
其实严博士这个“神论”也是有一些可能。

春秋战国时,秦晋燕等北方诸侯的贵族,其侧室很多都是戎狄家的姑娘(没少生孩子,有的还成了“雄主”),这些戎狄又有一部分被北方新兴的游牧民同化,所以看起来有一些“送女人”的效果。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6-26 10:19 编辑

31# hxr7353
这个,嘎嘎,黠戛斯,狡黠的干活!得有考古地质学支持吧?虽然我也认为末次盛冰期青藏高原和中亚高山冰川溶解肯定会在低洼处留下很多水,一时间形成洪水肆意四溢四裔的情形(昆仑泗水),但是这种河道与湖泊分布图,最好还是有点依据比较好(比如古代印度有条“萨拉斯瓦底”河,跟幼发拉瓦底河、伊洛瓦底江差不多,通过地质学也能找到踪迹)。不然都成了黄河之水天上来了。
当然你的图跟曾天山的理论也很能吻合,假如瀚海-㶆野泽是以前的渤澥,与《水经注》所谓河出昆仑,流到渤海,然后潜出到积石,溢流为黄河的传说很对应。
《山海经》曰:河水入渤海,又出海外,西北入禹所导积石山。山在陇西郡河关县西南羌中。余考羣书,咸言河出昆仑,重源潜发,沦于蒲昌,出于海水。
57打开字典

显示相似段落

河水:
故《洛书》曰:河自昆仑,出于重野。谓此矣。迳积石而为中国河。
重野——㶆野?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7-2 09:06 编辑
大多数新石器时代的中原人骨,类似欧洲的LBK文化人群,在今天的东亚找不到明显相似的继承者,人类学特征极为独特。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25 17:22
总算有人不是视而不见。还有东北某些区域,部分人口很可能具有万年级别的连续性。是基于考古事实,而不是感情用事或胡猜。根据“主流”说法去拼凑出成果,可能最后还是错误的。
是否大多数,我不敢说,我只知道有一部分。比如那些身高一米八一米九的人种,以及剁手指葬在死者身边的。我曾比较东南亚岛屿上的土著,剁手指的找到了(达尼人),原因与考古界的说法不同。前者还没有线索,希望有Y基因检测结果。我怀疑伊洛陆浑戎、章丘焦家遗址这种高个子是真正的炎帝族,或者类似今天的西方人种。
不过,我怀疑小永说的可能与中国境内的古老人种有关,比如郧县人脑壳就很大,至今没有相关研究。神农架一带还有“长子”人,身高臂长,近代仍有遗存。我不相信灭绝说,只承认混合程度与范围有区别。非主流人口生存空间被挤压,自然就越来越少甚至灭绝,灭绝主要是指文化。总有部分人与外界混合,其基因能通过部分人保留下来。
最近又找到了与埃及法老相似的亚马逊部落,还发现今天欧洲的Q系与I系人口分布基本相同。
毕竟我是外行,只是当作娱乐。我一直感觉中国境内史前人口很复杂,经过了数万年、多个轮回才形成了黄种人。在近一万年以内,除了与玉文化有关的一批人很先进,五千年前三苗也较先进,偏远区域可能比较原始,其他大多是无国无君的部落?有没有西方类型的?当今印尼达尼土著很可能就是从中国大陆逐步迁去的。有时真为国内的这个行业捉急!

几轮大范围的人口融合,可以解决小永的疑惑。比如战国秦汉,中原地区人口大融合,异已分子大多被驱逐出境;从西晋末的衣冠南渡,延续至唐末五代的平民南迁。到了宋代,汉族人口已融合得比较均匀,这一点体质人类学已有结论,总共也就花了一千多年。虽然此后还有蒙满混入,但比例并不大,都被稀释了。反推到四五千年前,应该也与之相似,只是范围相对来说要小。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7-11 10:38 编辑

[attach]58196[/attach]

再附两则来自中西考古介绍的信息,没有细看,供大家参考:
1.理查德•艾夫希德(英国布里斯托大学)
新石器时代早期农民引入和扩散了以反刍动物为基础的农业,这一革命性变化彻底改变了欧洲史前文化、生物和经济,至关重要的是,这些变化是全球范围内乳制品经济广泛传播和欧洲乳糖耐受性(LP)革命的基础。这一项目关注的是家养动物在不断发展的自给经济和定居农业中的作用,特别是牛成为温带欧洲新石器时代农民家养动物这一因素。
项目组对来自于LBK文化聚落的5000个样本进行了检测,采样的聚落覆盖了这个史前重要文化的全部分布范围,西起大西洋,北到波罗的海,东至黑海,南部到萨瓦河和多瑙河下游。所有生态环境下的LBK遗址陶器都有采样,涵盖了LBK文化各个区域的所有年代阶段,并涉及所有陶器种类的碎片。
通过对50多个考古遗址约5000个陶片样本的残留物分析,我们可以从遗址、区域以及大陆层面上观察欧洲中部早期农耕区动物开发利用的时间和地域趋势。研究表明,在整个LBK文化分布范围内,乳制品和非乳制品活动存在很大程度的差异。一些早期的农耕区依赖奶和奶制品,另外一些区域则主要从动物躯体、骨髓和油脂中提取膳食脂肪。另外,还从一些特殊容器中检测到将一部分奶转化为奶酪的证据,这种特殊容器有毫米尺寸的孔洞,这和现代正在使用的及民族志中记载的奶酪过滤器十分相似。
2.赫兹•艾米卡诺(俄罗斯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从石器类型和技术特征来看,达吉斯坦遗址石器制作工业与东非奥杜威峡谷的典型奥杜威文化基本相似。达吉斯坦中部地区的材料显示,人类在北高加索地区的活动始于拜伯-多瑙间冰期(距今约230万-210万年),至少不晚于这一时期。欧亚殖民的线路之一就是沿着里海西岸一直迁移,而东欧平原大部分地区文化历史发展的源头都可追溯至第一批穿过里海走廊的先民。里海西线曾一度是通往东欧和西北亚的必经之路。因而东北高加索地区,尤其是达吉斯坦地区成为奥杜威时期的一个文化集聚地,这也就可以解释在穆开遗址为何会发现奥杜威工业的典型石器了。
我无法想象,无论从古今mtdna还是人骨特征,华北地区的现代人群更接近戎狄,而与同时代的中原人相距甚远,单单父系不变,事实上,目前,所见的戎狄父系血统也与现代华北汉族相差无几。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我不这么认为,大多数新石器时代的中原人骨,类似欧洲的LBK文化人群,在今天的东亚找不到明显相似的继承者,人类学特征极为独特。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6-25 17:22
老永,你说得哪些中原人骨类似欧洲的 的LBK文化人群?
老永,你说得哪些中原人骨类似欧洲的 的LBK文化人群?
大凌河 发表于 2018-6-26 13:02
演化轨迹类似,至青铜时代,欧洲找不到人类学特征单纯的LBK继承者,在东亚也是如此,新石器时代,中原地区那些普遍超大颅骨的上古华夏族人群,也基本上找不到相对纯粹的继承者了。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匈牙利南部Alsónyék的新石器时代:一处公元前六千纪到五千纪延续了约1300年的遗址——重大考古发现奖获奖项目
发布时间:2017-12-15    文章出处: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    作者:    点击率:563
  关于遗址发现和新石器时代序列

  Alsónyék遗址位于匈牙利西南部,在多瑙河与流经多瑙河的森林之间,这是一处被称为Sárköz的泥泞的冲积景观。2006至2009年,我们在高速公路修建之前发现了这处遗址并进行发掘。该遗址由不同的团队进行发掘,但是主要持续性的发掘是由位于布达佩斯的匈牙利科学院考古研究中心负责。

  无论是在年代还是在空间方面,这处新石器时期遗址的居址与墓葬都令人赞叹。首先,它的延续时间十分长:自新石器时代早期至晚期(公元前5750年至公元前4300年)。最初,从巴尔干半岛地区而来的农民到这里定居,他们属于欧洲中部的线纹陶文化(LBK),之后出现索波特和伦杰尔时期的居址与墓地,这些居址与墓葬在遗址中大范围出现,但并没有形成很厚的地层。以现有的材料来看,时间持续如此之久同时又没有形成深厚堆积的遗址在匈牙利的新石器时代是史无前例的。第二,在伦杰尔时期,从房屋、灰坑和墓葬的情况看,遗址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通过大范围的地磁勘探,我们完成了的发掘并大致估算遗址整体范围在80公顷左右。Alsónyék遗址如此之大的规模,已远超以往在匈牙利所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同时也使该遗址可与东欧铜石并用的Tripolje文化中的 “巨型遗址”相媲美。

  遗址的最早阶段约始于公元前6000年,很多早期的新石器时代(如Starčevo)的特征被揭露出来。最普遍的特征是大型不规则的灰坑以及灰坑的复合体。在其中发现了许多火膛的遗迹,共计发现约有15个火膛和50个灰坑,大多数为灰坑的复合体,还有一些骨架被填塞在地下的炉子中并紧贴在灰坑的侧壁之上。通过对发现的25座Starčevo墓葬进行生物考古学的研究,为我们研究葬俗及其起源、饮食、生活习惯还有Starčevo人群其他的方面提供了契机,这在匈牙利尚属首次。

  在Starčevo和欧洲最古老的新石器文化期(LBK)之后,该处居址出现了一小段的空白期。虽然从巴尔干半岛地区来的移民,如Starčevo人在LBK的形成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但这个过程却发生在Alsónyék遗址以北地区。经过几代人的时间,早期的LBK群体才来到Sárköz湿地区域,并周边定居,这其中就包括了Alsónyék遗址。

  LBK文化人群和之后从巴尔干半岛北部地区而来的索波特文化人群很可能存在着在定居方面一定程度的重合。在遗址东部边缘的调查发现了10个大的灰坑复合体(直径2-7米)和4处大小接近的沟渠,同时我们还发掘了一口水井。尽管先前所调查到索波特文化时期的特征相对较少,但利用地球物理的技术,我们发现了一处遗存丰富且意义重大的索波特文化遗迹:包括18座索波特的墓葬,其中有两座还是合葬墓,大多数死者都以蜷缩的姿态被埋葬,但相比于当地的新石器时代人群,这些骨骼所体现的人群十分高大、强壮,很多墓葬中随葬有罐子、海菊蛤饰品、光滑的琢石等,这组墓葬是匈牙利目前发现最大的一处,并且各类的生物考古学研究都已展开;此外,沟渠系统也是相当重要的发现。

  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伦杰尔时期,Alsónyék的居址使用达到了顶峰。近9000种遗存被发现,包括122座房屋、灰坑,以及近2300座墓葬。在80公顷的区域内,几乎随处可见伦杰尔时期的居址和墓葬。

  该地区在这一时段内,地表上发现了122座由木材搭建的房屋,这是前所未见的。借由地球物理勘探,相信未来能够发现更多。这些房屋的发现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伦杰尔人群的建筑以及生活习惯。

  伦杰尔文化墓葬的数量和特殊的埋葬方式使得Alsónyék遗址十分的重要。相比其他重要的伦杰尔文化新石器晚期遗址仅有数百座墓葬的情况而言,这处遗址所发现的2350座墓葬在欧洲早期农业时期的记录中是独一无二的。墓葬大多数被组织为墓群,在居址的不同区域形成了小型的核心墓地。在整个遗址的范围内,发现有92组墓群。最小的一处包含有25-30座墓葬,最大的一处约有100座墓葬。除了墓群之外,还发现几处独立和分散的墓葬。一些是嵌于灰坑之中,其他的一些位于之前房屋所处的地方,还有一些被平均分成小组。Alsónyék遗址大量的墓葬和丰富的随葬品为体质人类学、古生物和人口学的调查、丧葬礼俗和社会分化、以及随葬品所反映的长距离网络和交换活动等研究议题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研究新进展:广泛的考古学和科学的合作

  这项工作需要广泛的研究团队持续性的合作。这个团队由EszterBánffy领导,她和Tibor Marton以及AnettOsztás一同负责Starčevo遗存的分析。同时KrisztiánOross和Tibor Marton负责对LBK和索波特文化阶段的工作。AnettOsztás以伦杰尔的房屋建筑和居址结构作为他的博士论文题目。KrisztinaSomogyi(áSATáRS文化、考古服务和商业有限公司),作为遗址发掘的成员之一,正以与伦杰尔文化房屋相关联的陶器的生产作为她博士论文的研究。IstvánZalai-Gaál(今年不幸去世)参与了墓葬和随葬品的分析,研究内容包括它们的类型学、相对年代以及与邻近地区之间的联系、还有关于社会考古方面。所有的这些研究和整理工作受到了来自于匈牙利科学基金OTKA(K 81239)的资助。

  生物考古学工作同样在进行之中。近2500具人类遗存的体质人类学和骨病理学的研究由KittiKöhle(匈牙利科学院人文科学研究中心考古研究所)负责;她以862座伦杰尔墓葬作为博士论文的主题。这些骨骼遗存为多项国际合作提供有利材料。在2009年和2013年间,受德意志研究联合会支持(Kurt W. Alt and EszterBánffy),与美因茨大学人类学系合作进行关于aDNA和稳定同位素的取样。Anna Szécsenyi-Nagy(匈牙利科学院人文科学研究中心考古研究所)成功地研究了Alsónyék遗址所有文化阶段中(除LBK)的68个线粒体DNA的样品。在她的博士研究中,她研究了来自传统多瑙河流域(Transdanubian)的几百个线粒体DNA样品。她关于欧洲第一个农民的基因源头的研究结果已经发表(Szécsényi-Nagy et al. 2015)。在David Reich(哈佛医学院)、Johannes Krause和Wolfgang Haak(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的共同参与下,新一代的(染色体的)aDNA研究仍在进行。同时,Alex Mörseburg(美因茨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正在进行人和动物骨骼稳定同位素分析。

  有关日常饮食习惯及其变化、人群移动和迁徙、以及包括传染病在内的病理学等方面的问题上,相信新的研究将会给出答案,这也是先前体质人类学和微生物学分析结果的有力延续。在Alsónyék遗址中,伦杰尔人群中所发现的肺结核是欧洲此类疾病最早的案例之一。KittiKöhler基于实质上的变化,在13号墓群中第一次鉴别出了这一情况。这组墓葬骨病理学的分析得到了Erika Molnár和GyörgyPálfi(赛格德大学生物人类学系)的补充和帮助。AnnamáriaPósa(匈牙利科学院人文科学研究中心考古研究所)对这组墓群中所有个体先后进行了古微生物的分析。Balázs G. Mende(匈牙利科学院人文科学研究中心考古研究所)正着手于了解这种疾病对于伦杰尔社会广泛的影响。

  此外,一个生物地球化学的合作计划已启动。这项由海德堡大学的DFG资助的计划(主要关注新石器早期牛奶的消费和欧洲东南饮食结构的改变)正在分析Alsónyék遗址中Starčevo的陶器和骨质工具(饮食文化:欧洲东南部早期农业食物技术和古饮食结构的跨学科研究:由Maria Ivanova-Bieg主导)。与此相关,Angela Kreuz(德国黑森州考古、古生物与文物保护机构)正在研究Starčevo时期的植物遗存。évaágnesNyerges(匈牙利科学院人文科学研究中心考古研究所)正在为了她的博士项目(关注新石器时期的农业转变)进行Alsónyék遗址的动物考古学研究。Kata Szilágyi(塞格德弗拉费伦茨博物馆)从技术和原料的角度出发,以新石器晚期大量出土的石器作为她的博士论文。PálSümegi和他的同事(塞格德大学地质与古生物系)正在负责古代环境的复原,其中包括软体动物的分析和贝饰的研究(海菊蛤和角贝)。通过与“ERC他们生活的时代”项目的合作,我们建立了遗址的绝对年代学序列,并利用贝叶斯统计模型进行阐释。Alasdair Whittle(卡迪夫大学)和Alex Bayliss(英国历史协会)还关注于Alsónyék遗址放射性碳同位素的年代问题。为了解新石器时期聚落的大小和空间布局,在与EszterBánffy领导下的德国考古研究所(法兰克福)的Römisch-GermanischeKommission的合作中,我们不仅对Sárköz地区的新石器遗址、还涵盖Alsónyék遗址未勘察过的区域集中进行了地磁调查 。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在布达佩斯新成立的Römisch-GermanischeKommission研究站使得EszterBánffy能够为这些持续的学术工作提供经济资助,并且促进了博士研究生的培养、促使围绕Alsónyék遗址和Sárköz新石器时代展开大规模且多学科的合作研究。

  进一步研究:截至目前的结果

  有关遗址和相关发现的部分研究已经发表,既有准备阶段的一些报道(Bánffy et al. 2010; Gallina et al. 2010; Gelencsér 2010; Majerik et al. 2010),也有一些专题研究的文章(Zalai-Gaál 2008; 2013; Zalai-Gaál / Osztás 2009a; 2009b; Zalai-Gaál et al. 2009; 2010; 2011a; 2011b; 2012a; 2012b; 2014a; 2014b; Osztás et al. 2012; Köhler 2012; 2013; Köhler et al. 2013; 2014; Nyerges 2013; Somogyi / Gallina 2013; Serlegi et al. 2013; Szécsényi-nagy et al. 2015; Rassmann et al. 2015; Pósa et al. 2015)。在Alasdair Whittle、Alex Bayliss和全体英国-匈牙利团队的参与下(Bericht der Römisch-GermansichenKomission 94, 2016: 1-361),一本关于遗址年代的专题卷已于2016年出版。最新一篇论文刊载于《自然》,文章由Kurt Alt, EszterBánffy和Anna Szécsényi-Nagy撰写,内容是关于Alsónyék遗址的骨骼遗存与其他更早的生物考古学信息的比较研究,他们以aDNA技术分析了农业的扩散以及当地狩猎采集者和外来者之间互动(LIPSON ET AL 2017)。有关Alsónyék遗址和其相关发现还会在未来几年继续开展。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