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26 16:12 编辑

以上两位观点与本探讨(探讨周穆王西游与黄帝部落集团(夏商周)东迁南下),重合互证。
按前面兰海版主的支系表看,

F5明显是中原流向西北,然后在西北与老羌氐(D1、N1、Q-m120)融合新羌氐;然后黄帝集团东迁南下,从中原向四方扩散;
F444从中原流向长城一线与殷人(N1、C2南、O1)先期融合,后在长城一线与东进黄帝集团再次融合,而后南下,从中原向四方扩散
F5古三苗一支,跑向西北;融合后,又返回中原。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26 16:55 编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F5-cts1624:这个支系分了三大块;旗下1、1642*孟加拉;2、5308中日印度3、14408印度孟加拉中国

自甘肃-川西-云南-到东印度:有一个羌氐藏缅语族走廊
古三苗(约6000年前)跑到羌氐的人;

大部分跟着(约5000年前)黄帝集团又跑回来了;所以看这个y树,不好判断;

但是有些小部分f-14408-14422西部羌氐系没有跟着大部队东进,留在当地;在后世沿着藏面走廊南下印度、云南去了。
O-F14408-14422西部羌氐系

看了下y树,m117-F5与兰海的分支树不一样;在y树中,m117下的分支都有日本、越南、菲律宾这些;而没有印度;但O-CTS1642下不仅有印度、孟加拉、中国;还有日本。

对比y树与兰海分支表;

可以得出m117换是来自于长江中游;F5来自于中原(长江中游到黄河中游;与兰海画的图仿);O-CTS1642仍然在兰海画的饼图中;其下的O-F14408才摆脱日本,只有中国南方、藏缅、印度影响,这个细部分支O-F14408与东部关系不大
黄帝应该就是河南一带的古中原部落酋长
隔壁风虎版主的贴子 值得关注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 ... p;extra=&page=1


文中提到  总占比约5%的日本 M117中  CTS5308 这一支 能占有约 1%的比重 且 在日本样本中其下游 CTS5672 只有1500年共祖   这暗示  这一支 兰海版主所谓的  藏缅语族核心祖先类型之一  很可能是作为 华夏族的身份 在两汉以后的某个历史时期 从大陆某处 移居日本并幸运的壮大
2010年5月,鄂尔多斯市一位古生物化石爱好者,奔着寻找恐龙化石的初衷,在康巴什新区乌兰木伦景观河北岸的施工现场被挖掘机挖开的断崖上,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动物骨骼。一处深埋地下数万年的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文化遗址,就这样面世了。
鄂尔多斯高原因萨拉乌苏和水洞沟遗址的发现,在远东地区考古学、古人类学研究领域脱颖而出,鄂尔多斯因之誉满世界。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因康巴什新区景观河建设而重现天日的乌兰木伦遗址,再次使鄂尔多斯旧石器考古走向世界考古学的台前。

六万年前的古人类能源基地

乌兰木伦遗址“1号地点”不仅内涵丰富,而且出土遗物数量众多,在一个面积不到30平方米、迄今仍未做到底的探索中,便出土石制品13000余件,骨制品、动物化石15000余件,还有大量炭屑等遗物,丰富程度实属罕见,与常规上认识的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活动遗址的一般规律迥然有别。另外,通过调查可知,仅在西乌兰木伦全长40余公里的流域内,目前已发现近百处与乌兰木伦遗址“1号地点”类似的有人为打制石制品、动物化石的分布点。乌兰木伦流域旧石器时代遗址分布密度之大,在全国鲜见,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奇特的现象,一方面可能在于处在全球性末次冰期的恶劣环境下,当地因拥有独特的良好暖湿的局地自然环境,而吸引了大量古人类在此生息繁衍。另一方面,则恐怕和这里蕴含大量可供古人类制作石器的原材料有直接的关联(这里远古时期曾是巨大的古河道,至今部分地区仍保留厚达10余米的砾石层堆积)。假如确实如此,古老的鄂尔多斯不仅在二十一世纪作为新型能源基地为世界所瞩目,数万年前,已经作为重要的能源基地,为人类社会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中国晚更新世最完整披毛犀骨架化石的发现

披毛犀化石在更新世时期分布地域广、延续时间长,其广布于欧亚大陆,从更新世初期一直到晚期,是旧石器时代与古人类生活关系最密切的动物。乌兰木伦遗址第1地点清理出土的披毛犀骨架化石,拼合后最终标本编号共160件,除包括完整的头骨、下颌骨、舌骨、四肢、椎骨等骨骼部位外,还包括世界范围内首次发现的完整肋软骨化石。这些收获不仅从新发现意义上讲是首屈一指,从学术研究的角度上看,更是为探寻披毛犀很多未知领域的研究提供了绝无仅有的实物材料。

罕见大规模动物群脚印和植物遗迹面的发现

古人类和伴生动、植物留下的痕迹,如人类和动物手脚印、植物印痕等,由于极易破坏而极度稀有,因此,在旧石器时代遗址中还鲜有发现动物脚印和植物痕迹的报道。乌兰木伦遗址发掘揭露的动物脚印和植物痕迹面,其规模之大、内涵之丰富世界罕见。经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人员与法国动物考古学家等现场鉴定,判断出包括马、牛、羚羊以及食肉类动物等不同种类动物的脚印数百个,植物痕迹2个。这些动物脚印不仅使我们得以判断其所属动物种类,还因其良好的保存状况得以提供当时这些动物群体不同的行为方式。考古研究将藉此非常生动地复原距今6万年前不同种类动物在河边滩涂地带活动的场景。乌兰木伦遗址这一重大发掘成果的面世,再一次丰富了遗址的文化内涵,也再次表明了乌兰木伦遗址非常巨大的发掘潜力。

探讨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宝库 解密现代人起源的金钥匙

乌兰木伦遗址所处的晚更新世,是全球环境剧烈变化的一个时期,也是欧亚大陆早期人类频繁进行反复双向迁徙、交流、融合的一个时期。体质学上的现代人(晚期智人)就是在这个跨大陆的双向迁徙浪潮中出现和形成的。乌兰木伦遗址石制品在技术与类型上,同欧洲旧石器中期和晚期文化均有许多相似之处,是东西方文化交流、融合的生动范例。这种发生在欧亚大陆桥上的文化碰撞及产生的火花,早在萨拉乌苏文化阶段已经开始,至水洞沟文化阶段达到了空前的境地,同时开启了欧亚草原东端细石器文化的滥觞,不仅对我国华北地区古人类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的推进作用,而且对整个欧亚草原地区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另外,乌兰木伦遗址所处的时代,也是探索直立人向现代人(晚期智人)过渡的关键时段。因此,乌兰木伦遗址的发现,不仅再一次证明了鄂尔多斯是探索早期人类东西方文化交流最经典的地区之一,是解密远东地区现代人起源、欧亚草原东端细石器文化发生发展的关键所在,而且,萨拉乌苏文化、水洞沟文化所展现的在这些领域发展链条上的重要地位,将因为乌兰木伦文化的承接、扩充,而还原的更加完满。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6-30 09:42 编辑
洛阳-雁门(大同犬戎)-愚知之平(鄂尔多斯)-阳纡之山(巴彦淖尔)-珠余氏(额济纳旗)-舂山、珠泽(酒泉)-赤乌氏(玉门-姬周同宗)-群玉之山(马鬃山)-西王母(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巴里坤湖-瑶池)-鸟解羽(外蒙 ...
hxr7353 发表于 2018-6-26 10:16
对赤乌氏与姬周的关系,后人有注释,说是周人与他们通婚,赤乌氏是女婿。就如晋献公娶了一位唐叔虞的后代,有可能某代公室成员当了戎人的首领,也不能完全排除某代公族女嫁给了戎人(就如匈奴与汉室和亲,后代自称汉室外孙,甚至改为刘姓)。总之,即使后人注释有误,也难以定论姬周出自赤乌氏或戎人。按史书,这两种可能性都可排除。我个人认为,从史书称中山国为白狄来看,也不能绝对排除赤乌氏与先周同宗。
楼主这种探索很有意义,但需要更细致,特别是地名与里程的考证。有多人研究论著,可以参考。我没有认真考察,可以从三个方面研究:
1.《穆天子传》的真伪。有考证,其中的部分人物与青铜铭文对应,写实的可能性仍存在。
2.穆王西巡或南征北战,是带了大量军队的,一路上既没有灭国也没有战争,在邻国炫耀武力说得通,往西说成访亲或寻祖也有可能。穆王能否到达埃及?考虑到大队人马、大量财物与军需同行,能否往返埃及?比照红军长征,不能排除可行性。书中的“里”不好定论,但总时四年可看作确定,扣去为盛姬治丧的时间,再考虑到穆王缺水时臣属献己血解渴,是否穿越沙漠?你与历史的天空可以仔细推敲一下,主要是路途特征对照。
3.史书说周与商的血缘关系,比周与夏王的更近。如果商在埃及灭夏,如何中期到达河南安阳?地理、时间、逻辑都需要更细致地考察。唯殷先人有典有册,文字源头也是难题。
我最见不得罗列一大堆无定论的废话,当然,相互矛盾的研究资料可作为参考。我们需要从杂乱的史籍或后人研究中找到一些定点,或排除一些错误的说法。以上三方面是得大量时间的,所以我不会花时间去弄了。以上问题不是随便YY就能轻易定论的。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28 13:58 编辑

周族在商代末年,曾率领各族推翻纣王的统治,建立起周朝政权。在东周即春秋、战国时期,周室名义上还是天下的共主。周族在中国的统治长达800 多年。可是关于周族的祖先原居何处,学术界说法歧异,难于取得一致的意见。现将各种观点陈述如下,请读者鉴别。
  (一)山西说。本世纪30年代,钱穆在《燕京学报》第10期上发表《周初地理考》一文,提出“周人盖起于冀州,在大河之东”。其后,吕思勉、陈梦家、王玉哲、田昌五、李民等许多学者都表示赞同,并证成其说。他们认为,文献上说的周始祖弃任后稷之官,被封于邰,其地即在今山西的闻喜、稷山一带。据《左传。昭公元年》记,邰原作“台骀”,是“汾神”。后人把神名变为地名,将两个同音字缩并成一字而加了邑旁。《水经。汾水注》云:“汾水又径稷山北,(稷山)在水南四十里许。山上有稷祠,山下有稷亭。”《太平御览》卷四十五引《隋图经》曰:“稷山在绛郡(今山西稷山县),后稷播百谷于此山。”据说在稷山县,村村有稷王庙,亦多有稷王娘娘庙。县南有稷王山,相传稷王弃随其母姜原常往来此山,教人播种。闻喜县西北稷山下有姜原墓,墓旁有冰池,传为姜原弃后稷处。周的始祖还和尧、舜、禹有着密切的关系。《墨子。尚贤中》引“先王之书”曰:“(尧)乃名三后,恤功于民:伯夷降典,禹平水土;稷隆播种。”《书。尧典》载帝舜曰:“弃,汝后稷,播时百谷。”《逸周书。商誓解》并载周武王之言:“在昔后稷,克播百谷,登禹之绩。”据史载,尧、舜、禹的活动中心都在今山西南部、河南北部一带。因此,周的先祖很可能是活动于该地区的部落联盟中的一支。
  (二)陕西土著说。历来的许多地理著作,都认为周始祖后稷所封的邰在今陕西武功县。《史记。周本纪。正义》引《括地志》云:“故邰城一名武功城,在雍州武功县西南二十二里,古邰国,后稷所封也,有后稷及姜原祠。”《水经。渭水注》及《武功县志》所记略同。目前一般的通史著作,如朱绍侯主编和刘泽华等编著的《中国古代史》都采用这种说法,认为周族祖先的最早活动地区就在今陕西西部渭河北岸的膏壤沃野之中。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武功郑家坡遗址发掘得许多先周文化的遗物。据分析,这里出土的各种陶器分别是西周同型陶器的祖型,出土的铜鼎和生产工具也与西周初期的有着明显的承袭关系。因此,一些学者著文指出,先周文化是在关中西部漆水流域发展起来的一种土著文化,传说周始祖后稷教民播种百谷之地在山西的稷山、闻喜一带,是出于后人的附会。
(三)甘肃说。有一种意见认为,周始祖后稷是一个传说中虚构的人物。《国语。周语上》记:“及夏之衰也,弃稷不务,我先王不窟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间。”这里的“不窟”才是周族真正可靠的祖先。《史记。周本纪。正义》引《括地志》云:“不窟故城在庆州弘化县南三里”;《元和郡县志。关内道。庆州》记:“不窟奔戎狄之间,今州理东南三里有不窟故城”;《庆阳府志》亦载:“不窟值夏德衰乱,窜居北豳,即今之庆阳也。”
  三志所述,都说不窟在今甘肃庆阳建城而居。历年来,在甘肃东部的渭河、泾河流域,镇原、灵台、平凉、泾川等县,发现许多先周文化遗址。因此,一些学者认为,周族原居于甘肃东部地区,后移至陕西长武、彬县一带。至太王时,被西北的狁所侵,乃南下至岐山之阳。
  (四)两源说。有的学者根据考古学资料,提出周族有两个来源的论点。邹衡在《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中说:“先周文化同时存在两种不同类型的陶鬲,这两种陶鬲有不同的来源。联裆鬲来自东方的山西地区,而分裆鬲来自西方的甘肃地区。”徐中舒在《周原甲骨初论》(载《古文字研究论文集》)一文中称:周文化“有东西两个来源”的观点,是“考古工作者经过长时期的研究而得出的结论,是科学的概括”。显然,周族的祖先应活动于山西和甘肃两个方面的广阔范围内。
  (五)西域说。从一些传说的材料来看,周族祖先最早的活动地区远在西北的西域。《山海经。西次三经》云:“南望昆仓,其光熊熊;西望大泽,后稷所潜(按潜即葬)。”同书《大荒西经》载:“有西周之国,姬姓。帝俊生后稷,稷隆以百谷。稷之弟曰台玺,生叔均,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百谷,始作耕。有赤国妻氏。”《穆天子传》卷二记周穆王西游“春山”,至赤乌氏之邦。赤乌人献酒等食物,穆王受之曰:“赤乌氏先出自周宗,”“赤国妻氏”当即“赤乌氏”,是周人的胞族。周人东迁入陕,而有一支胞族仍留在西域。关于周族祖先的活动地域,大约有如上5 种说法。

这里的赤乌氏族y基因:最大的可能y是Q-m120;
周人王室可能是赤乌氏一支;也可能是黄帝一支。但都属于广义黄帝一族。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28 15:14 编辑


炎帝黄帝二族原为古三苗奔向西北发展的一支,与土著混合形成古羌氐。

黄帝族北拓、西拓,与殷人先人(温谷乐都)、赤乌族人先人(八百里昆仑丘)发生接触,形成联盟,融合后,语言混合形成黄帝汉语。其后,气候变化,黄帝氏族再向东迁徙。形成夏族。
炎帝东进,与三苗、东夷神农氏发生混合,形成华族。其后,蚩尤与炎帝起争端。炎帝战败北走,邀请黄帝参战。黄帝与蚩尤大战于涿鹿。黄帝一统天下。形成古华夏汉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28 17:21 编辑

31# Hanhe
在古代,周穆王带六师去遥远的埃及基本不可能,公元前10世纪,中亚已经是亚述的地盘。不经过战争与征服,这么庞大的军队,中亚政权是不会允许经过的。

而当时的东方,都是一些零散的小部落,没有阻拦周穆王西游的实力。
塞人刚刚零星游牧与阿尔泰山,形不成阻力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29 09:21 编辑

公元前23~前10世纪,阿尔泰山附近的古y基因变化如下:
0、阿尔泰北奥库涅夫文化前2300NQR


1、阿尔泰克拉苏克前2700Q前1300R前1000C北

2、天山北麓前1900-前1300N



3、横水北墓地姬周贵族

公元前1300年前,天山北麓的父系单倍群有不少N、Q、C系。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29 09:54 编辑

通过以上资料分析,可以得出如下推测:


公元前23~前13世纪:在西伯利亚及阿尔泰山乃至华夏长城一线有一个N、Q系(东方父系单倍群系统)占据竞争优势地位的时代。


这也与黄帝时代基本重合。难道是黄帝时代对中亚及东欧的长子西征??


公元前1300年前,天山北麓的父系单倍群有不少N、Q、C系。


周穆王西游西域时,虽然西域的N、Q已然衰落,但人口仍然有一定规模,有一定的影响力。

加之,当时的西域部落人口规模小,仍然不能与周穆王带领的大规模六师抗衡。

所以,周穆王西游才得以成行。顺利巡游西域。
西王母的族群可能是Q系的。才会对周王有亲近感。而没有敌意。



西汉汉朝时期的巴里坤族群古y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30 09:37 编辑

公元前七世纪,最早到中国探险的欧洲人--古希腊人亚里斯底阿斯,从黑海的东北方出发,向东行至中国的阿尔泰山一带,前后花了两年时间,完成了有史记载以来西方人最初的中国之行,并将旅行见闻写成《独目人》一书。据所留残句称伊赛顿人戴下垂的发饰。而阿里马斯普人则人口众多,勇悍善战,畜牧发达,羊马成群。他们毛发毵毵,面貌奇特,只在前额当中长着一只眼,故名"独目人"。他们经常与看守黄金的格里芬人战斗,以争夺黄金。由于阿尔泰山盛产黄金。所以这一描绘更证实了独目的阿里马斯普人居住在阿尔泰山地区。后来,公元前五世纪时的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历史》一书中对中亚北部作了一些描述,记载了三个民族:秃顶的阿尔吉帕人、伊赛顿人和独目的阿里马斯普人,他们分别分布在哈萨克丘陵、伊犁河与楚河流域、阿尔泰山麓。其文日:"他曾在阿波罗神鼓励下远游伊赛顿,过了那里就是独目人国,然后就是看守黄金的格里芬人。除希波尔波利安人外,一些民族均在独目人统领下,侵犯过他们的邻邦,伊赛顿人被独目人驱赶出他们的故土。
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以前,有一个势力强大、文化发达的族群分布在俄罗斯图瓦、蒙古西北和中国以青河、富蕴为中心的阿尔泰山地区。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6-30 09:48 编辑

三道海子巨型石堆为中心,岩石向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四个方向铺设成放射状的辐条。遗址周围栽立着一些一人高的花纹精美的长方形石碑,称之为鹿石。

  该考古项目领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郭物说,三道海子大石堆群可能并非学界曾推测的王陵,而是约2800年至2500年前一个早期游牧王国的祭坛圣地。“巨石堆下,没有墓室和棺材,也没有随葬品。带鹿石的十字轮辐遗址隐含着古人对太阳、星宿、银河等天体的认识和崇拜,还发现了祭奠的碎片人骨、烧灰的痕迹。其形态与俄罗斯阿尔泰山地区的同类遗址非常相像,由此可以判定属于游牧人群的通天圣域、祭祀之地。”

  在当地哈萨克人称为“花海子”的什巴尔库勒湖的三号巨石堆遗址内外,还发现了多个五边形的盾牌石。“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发现带有刻纹的盾牌石,可见这个祭祀遗址的等级之高。”郭物说,“它们可能是当时该地区通用的一种石质法器,用以驱邪、避凶。”
在同属西北的宁夏有一座贺兰山,刻有两幅独目人图腾崇拜岩画,与三道海子青河图纹非常相似,特别是在山口北侧第6号地点的独目人岩画与前者几乎如出一辙:圆圆的头部中间刻有一圆点,头以下也无脖颈,人物两只胳膊显得很发达,为一圆弧状,腰部亦有两个稍短的半圆弧,不过腰部两侧圆弧略短,腿部略显长些。另一幅独目人岩画,圆圆的头颅,眼部为一窗口状独目,头以下两侧两道圆弧。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