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高句丽语最终版的总结 (便于查找)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4:35 编辑

固有名词   # 和 #ra 两种形态的存在证据



麻立(莫离)-- 寐                                                     木桩
於罗            --於                                                      大
召尸            -- 折      斯由  舍轮  徐罗                         金属
沟娄            -- 忽 已 支 只 基                                     城
伊梨            -- 於                                                     泉
肖利            -- 屑                                                     不明
扶余            -- 非                                                     不明 疑似 平野
助利            -- 绝                                                     北
于尸            -- 于                                                     不明
うら ura       --乌                                             津(浦) 所比浦-赤乌 津临城-乌阿忽           
mure          ---moi   山  日本书纪 百济 怒受利之山(ヌスリムレ) 和 任射岐山(ニサキムレ)
川  日  nari      韩  nai                 
瓜  日  uri        韩 oi
肚  日  hara     韩  bai
米  满  pere     日  po(旱稻)   韩  pieo   句丽 波尸 -禾兆 -音祧。稻也


五世纪末 日本的碑文  获加多支卤  拟音 wakatakeru      支对应 上古音时期的 ke

百济地名   支 对应 高句丽地名 忽    百济使用 上古音时期的汉字音
高句丽   莫离支 对应新罗 麻立干    高句丽支 发音 ke 对应上古时期的汉字音

分嵯一云夫沙     百济地名      pun  pu                   固有词
波旦一云波豊     高句丽语      tan   ra (ta)         固有词
乌生一云乌斯     高句丽语     saing  sa                  固有词
朱蒙一云邹牟     高句丽语      mong mu                 固有词
省知买一云述川  百济地名       seng su                  固有词
上忽-----车忽     高句丽语      sang  sa                  汉字词标音
功木一云固麻     扶余语           kong  ku                固有词
甘盖县一云古莫夫里  百济地名  kam  kumo             汉字词标音
咸悦郡一云甘勿阿县 百济地名   kam  kamu             汉字词标音
习磎 一云习比谷    高句丽地名  sup   supe               汉字词标音
甲忽 --甲比(忽)   扶余语      kap   kape               固有词



平淮--别史        新罗改             pieng  pe              固有词
慕秦-- 牟即       新罗法兴王名    tin       ti                固有词
溟珍一云买珍伊  新罗地名         mieng  me             固有词

日语吴音  

「咸」吴音ム          百济汉字音    咸 -kamu  咸悦一云甘勿阿
「甲」吴音ケフ          百济汉字音    甲-kape     甲忽-穴城  甲比古次-穴口
「清」吴音 そウ         高句丽汉字音  清 -sa      清川-萨买     
「音」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音-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盐」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盐-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生」吴音しょう       高句丽汉字音  生- so      乌生-乌所-乌斯
「上」吴音しょう       高句丽汉字音  上-sa       上忽-车忽
「车」吴音しゃ          高句丽汉字音  车-sa       上忽-车忽
「堤」吴音 つ            高句丽汉字音  堤-tu 奈隄郡-奈吐郡 主夫吐郡--長堤郡 吐上縣-隄上縣 束吐縣-東吐縣-梀隄縣
「堤」吴音 つ            新罗汉字音   堤-tu 漆堤縣}>, 本<漆吐縣>, <景德王>改名   
「江」吴音コウ          高句丽汉字音 屈於 ku-o   江西-屈於押
「冬」吴音とう          高句丽汉字音 冬於 tu-o    冬忽-冬於忽



我上面写了

1高句丽用 汉字标注固有词的时候, 发音的情况 是怎样的
2高句丽所用的汉字音是否接近 现代日本吴音    日本吴音传承自 魏晋时期  也就是上古末期汉语语音
3高句丽语 汉字音在发音时,结合他本身语言的音韵特点 他发音是什么样的,和真正的汉语魏晋音有何区别


我这里,只 写了 处理 n m ing p 韵尾时的情况,没有写 k ,t 入声韵怎么处理,声母特点是什么,韵母特点是什么 ,但是 那些是用于 区分,哪些是高句丽语,哪些是百济语,哪些是新罗语时才用的  

我这里 只是要证明, 高句丽汉字音不对应  隋唐以后的中古汉语语音, 所以 只需要这些证据就足够了,


那么 高句丽 汉字音 对应上古末期   尸  上古末期 不会和 心母混淆,所以发音是 ra


燕娄城-也尸忽郡
于娄城-于尸郡   
于尸郡-有邻郡
加尸-갈                    犁
斤尸-글                    文
居尸-こころ                  心
波尸- 벼  pere(满语) 米(禾兆
买尸-마늘                 蒜
也尸-yəzi                 狌
召尸(银)=斯由(钊)=徐罗(金)=省良(铁)



惯用音是指音读(日本汉字音)中不属于与中国读音有对应关系的吴音、汉音、唐音的任一类的读音。来源一般是误读的约定俗成或者为发音方便而作的改读。部分错误读法(白字)约定俗成之后成为正式读法,特别是按声旁读半边。例如“输(シュ)”误读为“ユ”(“输入(ユニュウ)”),相当于在中文中把“输”读为“俞(ㄩˊ,yú)”,“输入”读为“俞入”。又如“洗(セイ)”“涤(デキ)”“涸(カク)”“搅(コウ)”“耗(コウ)”等字也发生误读:“洗涤(センジョウ)”“涸渇(コカツ)”“搅拌(カクハン)”“消耗(ショウモウ)”。


----------------------------------




豉盐(豆盐)-冬音
仍伐(乃伐)- naba
波禮(波豐)-波旦
鹊 (昔)  --昔脱解   据《三国史记·新罗本纪》记载,脱解尼师今生于本多婆那国,是一个位于倭国东北一千里的地方。 其国王娶女国王女为妻,有娠七年,生下一个大卵。国王以人生卵是为不祥,认为应该丢弃,但其妻不忍,用布帛包裹此卵和一些宝物,放在椟中,任其飘浮于海中。至辰韩阿珍浦口为一老妇所取而养之,“有一鹊飞鸣而随之。宜省鹊字,以昔为氏”(其姓昔来源于鹊字的一部分)




---------------------------------------------------



真兴王(534年-576年) 姓金名彡麦宗,又叫深麦夫,


冬音忽   --tu-omu-ku   冬彡忽   - tu-samu ku        冬音 和 冬彡 发音不同
北史城  --posaku     平淮押 -pekayapa                  北史(别史)和 平淮发音不同
乌生波衣-uso-payi --猪守峴 -tuso   -- 猪闌峴縣           乌斯和猪守发音不同
夫斯波衣--松峴縣                        高句丽 波兮对应 岩 不是峴
密波兮 ---三峴縣                         高句丽 波兮对应 岩 不是峴
斤尸波兮--文峴縣                        高句丽 波兮对应 岩 不是峴
夫斯押  ---扶苏岬                        扶余系 用 押 不用 岬
铁圆     ---毛乙冬非                      高句丽语 不训读 毛-ter
於乙买古次-- 於乙买串                  百济语 口是古次 不训读 串
加支達  ---菁山县                         高句丽语 支 不发 ti
仇已縣(屈遷) --屈峴縣               高句丽语 遷 音近 已  不应对上  峴
阿珍押(穹岳) ----安峡                高句丽的押 不对应 峡
屈押            ------江西(江阴)     高句丽押 不对应西 也不对应 阴
牟水国-买省郡-----来苏郡              景德王用 来对应买
功木达          -----功成                 景德王用 成对应达
伊珍买          -----伊川                 高句丽 买 不对应 川
也尸买          -----狌川(狼川)      同上
内乙买(内尔米)--沙川                 沙不对应内乙  川不对应买
所勿达(憎山县)--幢山                 景德王用  幢对应 所
所勿              ----幢梁                 景德王用 幢对应所 梁对应勿
首知衣           ----牛岑(牛岭)(牛峰) 新罗用岑岭峰对应知衣
首知(新知)  -----守镇                 景德王用 守对应首 镇对应知
买旦忽(水谷城)--檀溪                 景德王改
夫如             -----富平                 神文王685年改
昔达(青达)  -----兰山                 景德王 用 兰对应 昔
休壤         ---金恼(金壤郡)         金的扶余汉字音是 komu 不是 qiu 新罗是 ko
於支波衣    -----翼峴 伊文 翼岭       於支波衣是我推测的 高句丽本名



这是我找出来的, 新罗更改 高句丽,百济地名的情况

前面是 高句丽或百济的本名,后一个 是新罗从真兴王北扩之后 到景德王时期,新罗自己更改后的地名

扶余系 t 入声有忽略的情况     例如

悉直一云史直  (前面是三韩语,后面可能是高句丽占领后别称)
蔚珍本 高句丽  于珍也
乙弗一云憂弗   (高句丽烽上王弟咄固之子)
今勿县--今武县 (百济地名)
忽次-----古次  (百济地名 口)
咸悦--甘勿阿  (百济地名)
内乙买一云 内尔米  (高句丽地名)
屈乃县---咸豐县 (前者百济地名 屈-kə 对应后者新罗改名 咸ka)
买旦忽--水谷城  (忽-ku) 高句丽音
发人   --------    高句丽语  t 忽略  对应 貊人

悦己县-悦城县   (己ko)   百济音
省知买-述川       百济地名       t 外破
单密县-曷冬弥知  百济地名       t 外破




三韩系 t 入声 r 化


推良火縣, =三良火縣=密城郡   推训mir   对应 密
德水县-德勿县   勿-mur
吉同郡-永同郡   吉-kir
屈火县-曲城郡   火-bur
萨热伊-清风      萨热- sa nar
石山縣-珍惡山縣  珍-dor
難珍阿縣-月良縣  珍阿-dara


k 入声韵处理情况(扶余系)


莫离支--麻立干  高句丽语 莫 对应 新罗语 麻
沙伏-所比    高句丽 沙伏 对应 百济 所比
功木-固麻    高句丽 功木 对应 百济 固麻
郁鸟-于鸟县 高句丽地名
郁里河-阿里水  高句丽语
貊人   ------- 高句丽语        k 忽略 对应 发人
宝城-伏忽      百济语
各兮阿-加兮阿 百济语        各=加
弓福-张保皋   百济人
朔头-若头   百济地名  
古錄尸縣,--古錄縣   百济地名 阿老  何老 加位  谷野  葛草

k 入声韵处理情况(新罗)


牟即=募秦(梁书 法兴王之名)
伽落 =伽倻  
悉直= 悉支  (蔚珍凤坪碑)







p 入声韵处理情况 (扶余系)


磎 ---习比吞
甲忽(穴城)-甲比古次(穴口)
及伐山郡-岌山郡  (高句丽 及伐山 新罗改为 岌山)

p 入声韵处理情况  (新罗)

麻立----莫离    (无视)
答达匕郡---沓达 (尚州地名)




~m 的处理  (扶余系)


咸悦--甘勿阿   百济地名
甘盖县-古莫夫里  百济地名
「音」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音-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盐」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盐-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m 的处理 (新罗)


麻立干=寐锦-莫离支      kan  kɨm ke 三者归 ke
舒發翰  -舒弗邯    kan kam 同音  归 ka
金壤-休壤            kium  qiu 同音 归 ku
金城-鸡林            kium  ke 同音  归 ku






~n 的处理 (扶余系)


分嵯一云夫沙  百济地名
薪达--悉达     高句丽地名
波旦--波豐-波利  高句丽地名
军那县-屈奈 百济地名
分嵯州-波知城 百济地名


~n 的处理 (新罗)


沙伴王 - 沙沸王(三国遗事)
异次顿一云处道  (异次顿 是法兴王的忠臣)
慕秦(梁书)-牟即(鳳坪新罗碑) 法兴王名
北史城 -分津   (新罗改)
兰浦县-内浦县  新罗地名
柒巴火县-真宝县  新罗地名
舍轮 -- 徐罗       新罗语  金属

~ing 的处理 (扶余系)


功木-固麻
朱蒙-邹牟
獐项-獐塞   
上忽-车忽    「上」吴音しょう 「车」吴音しゃ
江西-屈於押 「江」吴音コウ
冬忽-冬於忽 「冬」吴音とう
清川-萨买    「清」吴音 そウ
乌生-乌斯    「生」吴音しょう


~ing 的处理 (新罗)


溟珍县一云买珍伊县  新罗地名
尚药县-西火县   新罗地名
约章郡-恶支县   新罗地名






三国不存在 清浊对立的证据


次(清母)次雄一名慈(從浊母)充  (清浊混淆,无清浊对立)  新罗
稽知(章母)一云吉次(清母)                                 新罗
比自(从母浊)火一云比斯(知母清)伐  --无清浊对立      新罗
成(禅母浊)忠一云净(初母清)忠      无清浊对立           新罗
异次(清母)顿(端母)一云处(昌母)道(定母)  无清浊对立, s-t混淆  新罗
宝(帮母清)城郡一云伏(奉母浊)忽    无清浊对立        百济
屈旨(照母清)县一云屈直(澄母浊)    无清浊对立        百济
咸(匣母浊)悦郡一云甘(见母清)勿阿县  无清浊对立    百济
述(船母浊)川郡一云省(生母清)知买   无清浊对立      百济
大(定母浊)谷郡-多(端母清)知忽    无清浊对立          句丽
汉(晓母清) 城郡 一云 乃(泥母浊)忽 无清浊对立        句丽
平(并母浊)淮押-别(帮母清)史波兮   无清浊对立        句丽
史(生母清)忽-似(邪母浊)城           无清浊对立         句丽
助利非西(心母清) -北扶余城(禅母浊)     无清浊对立     句丽

最后看声母   

1 扶余系 声母  没有  送气音

敦           仇次   굳  kut
伍           于次   itu
口           古次   주디  juti( 嘴 ti)  kutu(古日语 嘴)
王           皆次   对应吉支  keti
母           也次  对应 中古朝鲜语 azi  zi 来自  ti 的口盖音化, 但高句丽时期还没发生
邹牟         都牟   
车忽         上忽

送气音    tsʰ   对上了  t  或 s


2扶余系 声母 没有 ts


老=佐鲁  
老县-长沙县 竹军县-肸縣  淳牟縣-奈只 淳化郡-实郡 走壤-若  真岘县-(知母t)岭县 老县-兆阳县  买召忽-买城  


扶余系  声母 ts 要不就对应 s  要不就对应 t


3 新罗语 声母 没有 ts


柒巴火县-真宝县 真岘-镇岭   德吞忽-镇湍县   德-镇-真=t  次次雄一名慈充  稽知一云吉次 比自伐- 比斯火  净忠一云成忠


新罗语的 ts  要不就对应 t 要不就对应 tsʰ  要不就对应 s


4 新罗语 有 送气轻音 tsʰ

異次, 或云伊處   tsʰ  对tsʰ
钦春一作钦纯     tsʰ  对 t
吉次一云稽知     tsʰ  对 t
柒巴火县-真宝县 tsʰ  对 t   
居柒夫智-荒宗    tsʰ         거칠

新罗语的 送气音 tsʰ  不仅存在,而且和 t 有互动情况,说明 tsʰ 是 t 擦化而来



----------------------------------------




三国地名乃  魏晋时期汉字音为主体的 上古音 (公元220~350)




百济地名  

悦己县-悦城县     己-城    己 ka(百济音上古层)
结己县-洁城县
宾屈县-斌城县     屈-城    屈 kə 物韵 ə 上古层
屈乃县-咸豐县(景德王改)  屈 kə(百济音)  咸ka(kam的m无视)新罗音


高句丽地名

屈於押-江西   屈於-江 ko-a 「江」吴音コウ kowe   


见母三等 九  中古 kiu   上古ku  朝鲜汉字音 ku

群母三等  舅求  kiu  上古 ku  普通话 jiu/tsʰiu    朝鲜汉字音  suk/ ku   

巨: 其吕切     朝鲜汉字音   kə   说明  吕的韵是 ə    上古吕的韵就不带介音 i   而单独的 吕字 朝鲜汉字音为 iə  带着介音 i  说明  吕是中古层,  巨是上古层

近(斤) kɨn   朝鲜音应该是上古层, 中古音 应该是 kiɨn  或 kin  
件          kən   朝鲜音是上古层    中古层 应该是  kiən  或 kian
琴金       kɨm   朝鲜音是上古层   中古音 因该是 kiɨm 或 kim
其     그  kɨ     朝鲜语“固有词 第三人称他”   实则和 汉语 第三人称 其 同源   上古层音, 其 ki 作为现在朝鲜汉字音是 中古层   这里 此其非彼其




熊津 고마나루    koma naru

古模耶罗    koma nara     模韵a  上古层  耶韵 a 上古层  
固麻那利    koma nara     利韵a  上古层      波旦县 -波利县  
功木          koma             木为屋韵   屋韵 a (圆唇) 上古层


原   벌  pər  --- pərə

卑离         pera   卑是支韵 pe 上古层   离是歌韵 ra 是上古层
夫里         pare  夫是虞韵 pa 上古层  里是支韵  re 上古层

红   사붉   sa purk  새빨간  sai parkan 시뻘건   si pərkən

沙伏    sapuku  
沙非    sapə    非 微韵 pə 上古层 助利非西-北扶余城 非-扶余 圆-冬非 tupura(日)非pura 西微韵 sə 上古层 西-城
所比    sape      比 脂韵  pe 上古层
泗沘    sape      沘 脂韵  pe 上古层     甲-甲比 kape 「甲」吴音ケフ  习-习比 sope

母城郡-益城郡  母-也次   益-上古锡韵  e     也 -上古歌韵 a


上古音的对应


比自火--比斯伐    自 脂韵 se  斯 支韵 se  上古层  
于次 -  于  虞韵 a   次 脂韵 ta   

異次, 或云伊處  伊梨一云於乙  乙质部 et 梨脂部 re  於鱼韵 a   异之韵 ə  伊 脂韵 e    处 鱼韵 tsʰa

于鸟一云郁鸟   阿里水一云郁里河     郁之韵 ə   阿  歌韵 a


于次  ata       itu  (日语伍)
阿里  are       郁里 əre     於罗(瑕) ara
异次  əta       伊处 etsʰa    아쳘  a tsʰiər  (中世朝鲜语 厌的训)
於乙  ae        伊梨 ere             우물  u-mur


助榄县   -真安县  助利-绝  绝月韵 a 上古层  助鱼韵 ta 上古层 真 ten 上古层

柒巴火县-真宝县  柒质韵 tsʰe 上古层  真 ten 上古层



--------------------------------------------------
尸 字 在 新罗和 百济高句丽有什么区别


马尸山-牟娄城 (好太王碑 )
也尸忽-燕娄城 (好太王碑)
居尸押-心岳  (高句丽地名)  kokoro
于尸郡-于娄城 (好太王碑文)
召尸忽-禾银城 (高句丽地名) 对应  徐罗  舍轮  斯由


尸在高句丽 发音同 娄 ro 罗 轮 由(上古音)




新罗尸发音


斤尸--文        글
加尸达-犁山    갈
古尸-岬         골(짜기)
于尸郡-有邻郡  新罗改高句丽地名  因为 新罗语中 尸是儿化音 所以用 邻对应高句丽语 尸的发音 ra



新罗语带 儿化音   扶余语不带

           (水)勿  mɔr  (新罗语)    买 mɔ (句丽语)
                铅na-mɔr    (高丽语)  乃勿 namɔ (句丽语)
                蒜  manɔr (高丽语)  买尸 marɔ (句丽语)
                海  波珍 patɔr(新罗语)波旦 pata(句丽语)
       (酒) 豐 酥孛  supɔr (新罗语)肖巴 supa(句丽语)
                 玉 区戍  kusɨr (新罗语) 古斯 kuse(貊语)
                 圆 猜测  tupur  (新罗语)冬非 tupə(句丽语)
                 麦 mir-h-中世韩语 ma-ki(扶余语)mu-gi  日语





三韩语的 儿化音

百济地名中的 韩语地名

热也 nar-a 山县--尼 ner 山县  (景德王改)
沙尸良  sar la     新良    (~n 对应 ~r)
古尸伊    kur u        岬城    岬对应峡 골짜기      
大尸山    tar      大山郡    大-tat
---------------------------------------------------

新罗本地地名

徐罗伐--新罗   sir-sin
阿尸兮-安贤    ar-an
古尸山-管城    kur-kun
加尸兮-高灵    kar




总结三国汉字音的特点


1   高句丽  

t入声无一例外 全都忽略
k入声无一例外 全都忽略
p入声无一例外 全都外破
~m 闭音节     外破
~n  闭音节     无视
~ing 闭音节    无视

无清浊对立, 辅音 r 无法出现在词头   

没有 送气音  没有 ts  没有 h

无视汉字音中的介音, 无视双元音(变成单元音) 没有口盖音化  

汉字音以 魏晋时期的上古末期汉字音为基准


2   百济

t入声 三处忽视,两处外破
k入声处理 两处忽略 三处外破
p入声无一例外 全部外破
~m 闭音节     外破
~n  闭音节     无视
~ing 闭音节    无视

无清浊对立, 辅音 r 无法出现在词头   

没有 送气音  没有 ts  没有 h

无视汉字音中的介音, 无视双元音(变成单元音) 没有口盖音化

汉字音以 魏晋时期的上古末期汉字音为基准



3  新罗  (8世纪之前)

t  入声无一例外 全都变儿化音
k 入声无一例外 全都忽略
p  入声无一例外 全都忽略

~m 闭音节     无视
~n  闭音节     无视
~ing 闭音节    无视

无清浊对立, 辅音 r 无法出现在词头   

没有声母 ts 和 h  但是有一个 送气清音 tsʰ  其他送气音均不存在  tsʰ来自 t 的擦音化

无视汉字音中的介音, 无视双元音(变成单元音)

汉字音以 魏晋时期的上古末期汉字音为基准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2-20 07:48 编辑

扶余语 穴-kape(甲比)峡  kapi(推测)    岳-kapa(押) 口-kuta(古次)
新罗语 穴-kumu 구무    峡 골  kor (古尸) 岳-没有记载       곶koz (串)-突入海中的陆地   口-kor


哪些北三州地名是 新罗更改了高句丽地名的呢?


大杨管 也算一个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1-10 15:13 编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1-10 16:00 编辑

[local]23[/local]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2-20 08:38 编辑

4楼是 没有被新罗更改 或者 即使更改也没有改变原貌的高句丽地名
5楼是被新罗更改过的高句丽语地名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4:53 编辑

扶余标记法的特点

吞-谷
忽-城
买-水
内-壤
波衣(巴衣)-岩
押-岳
达-山
古次(忽次)-口
乌斯-猪
夫苏-松
支- ke
岐- ke



新罗人改动

旦-谷  改成 旦-豐  顿-谷
  

买-水 改成   买-川  买-米



内-壤 改成 恼-壤  奴-壤




波衣(巴衣)-岩 改成 波衣-忽 波衣(波兮)-岘   押-波衣  押-西   押-穴   押-峡  押-管

达-山 改成 达-高


古次(忽次)-口 改成  串-口


乌斯-猪  改成 猪守-猪

夫斯-松 改成  夫斯-仇斯

足-廻

勿-水

平唯-别史

买-善

铁-毛乙

支-ti
岐-丁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1-11 11:37 编辑

先和高丽语做比较


谷曰丁蓋 (鸡林类事)  谷-吞
고을 kour                   城=忽    有人说这个城 来自蒙古侵略高丽时期的蒙古语 实际上应该是高句丽语
水曰沒    (鸡林类事)  水-买
没有证据                     壤-内
바회  pahoi                波衣(巴衣)-岩
没有证据                     押-岳
山曰每                       达-山
口曰邑                       古次(忽次)-口
松曰鮓子南 tsa tsi namu잦나무    夫苏-松   
豬曰突                        乌斯-猪



发现, 高句丽语 和 高丽语之间  在 新罗语和高句丽语冲突的 10处名词中, 有四处对不上, 有两处无法确定,还有四处是对应的



再看和现代韩语的比较

谷-kor jaki    골짜기  
城-고을  kour  
水-물   mur  
壤- 땅  dang
岩- 바위  paui
岳- 악  ak  (汉字音)
山- 산  san (汉字音)
口- 입  ip  
松-소나무 so-namu(汉字音)
猪-돼지  toai tsi


发现 现代韩语 和上面高句丽语典型词汇之间  只有两组对应


这说明了   新罗语和现代朝鲜语 全都比高丽语更偏离了高句丽语   


那么  这个证据+ 高句丽地名中的 三五七十 的记载   结合起来 让那些日本学者坚信, 高句丽语和日语是同源语,   而且他们认为, 和高句丽语最接近的是 日语,其次是中世高丽语


那么  再对比一下  高句丽语和日语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5:00 编辑

谷-吞
忽-城
买-水
内-壤
波衣(巴衣)-岩
押-岳
达-山
古次(忽次)-口
乌斯-猪
夫苏-松
于斯-斧
乌斯含-兔
也尸-狌
也次-母
於乙-井
kapi-峡(猜测)
於支-翼  
斤乙-木
仇---孩
皆尸--牙
伏斯-深
居尸-心



这些词汇, 就是 我推测的, 高句丽语和新罗语有差异的(不一定不同源,但是发音或词义上的区别已经导致无法辨认)



其中  谷 口  兔 峡 木 孩  牙  城 心 是和日语完全对应的 9/22   

此外, 疑似同源词 有四个 他们是  岩  狌 水  井  

而 高丽语和高句丽语之间  谷城水岩斧母井 7个是对应的  还有 壤岳峡 三个不确定  


日语和高句丽语有9个词   为什么我觉得他们不是同源词呢?(先看同源词)

谷  
日语  tani   句丽  ta

日语 kutu   句丽  kuta

日语 osaki  句丽  osakama

日语 kafi     句丽  kapi(猜测)

日语 ki        句丽  kɨ

日语 ki(pa)句丽  kera (皆尸)

日语 ko        句丽  ku

日语 ki         句丽  ku

日语 kokoro  句丽  kura


------------------------------


这些词   虽然有一些 声韵上的轻微差异, 比如 高句丽的 a u e ɨ  对应日语的 i   但是 他们词义完全相同, 发音对应不复杂 完全可以看作是 同一个语言之间的方言差异




日语  ipa    句丽  pawi

日语  ita     句丽  ara

日语  wi     句丽   u

日语  mitu  句丽  mo

------------------------------------

从 这一组对应来看, 我们可以推测,相互之间是同源关系, 因为词义完全相同, 发音的差异有其音韵规律可寻  能确定并不是借词   


--------------------------

句丽   nu     壤     日   no 野
句丽   usa   斧     日   ono  斧
句丽  kapa  岳     日   yama 山
句丽    ta     山     日   take 岳
句丽   pasa  松     日   matu 松
句丽   ata    母     日    papa 母
句丽   posa   深     日    puka 深
句丽    oke   翼     日    tsʰupasa  翼    hane 羽
句丽   osa    猪     日    puta 豚  inosisi  野猪

---------------------------------------

这九个我并不认为是同源词,  

因为 他们中有的对应,虽然词的发音是同源的,但是词义不同  有的则词义对应上了,但发音完全不能对应 。

举例来说,

句丽   usa   斧     日   ono  斧
句丽   posa   深     日    puka 深  

先说这两组,   

头一个音节发音貌似是对应的,但是词的后半部对不上, 我认为,这种词义完全一致,但是发言只有前半部一致的, 极有可能是借词   因为 同源语族之间  他们的同源词,一般词根和词缀 要不就完全一致,要不就相互之间的差异可以用音韵规律去总结,

就比如说像


日语 osaki  句丽  osakama  这一组那样   


但是 词缀的对应无规律性  这说明, 这个词虽然是同源词,但是是借词的可能性很大,或者说  这两个词是 借自第三方的词的可能性也是不排除的




然后再说  这些
句丽   nu     壤     日   no 野
句丽  kapa  岳     日   yama 山
句丽    ta     山     日   take 岳
句丽   osa    猪     日    puta 豚  inosisi  野猪



这一组的话, 没有上面那种词缀不对应的情况, 他们却在 词义上有区别


就从  猪-osa  和 野猪  inosisi 来说,   这个词里  no 就是对应的 野

那我们把 这个 野去掉 是不是就变成了 isisi  ? 他和 高句丽语的 猪 乌斯 似乎音韵上完全对应   

但是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去下结论的,  在日语中, 只有野猪才叫 inosisi  猪则是叫 puta    inosisi  你也不能去判断, 他这里 野no 前面的 i 到底是 日语固有语气上的那种 词根前+ i  (比如  岩 ipa 稻-ine )  还是  isisi 这个猪 在 i的后面加了一个 no野 再者,日语的野猪只是一个特指名称。 无法和猪对应



此外,  野和壤   从词义上也是对应不上的, 之前日本学者在研究高句丽语的时候,经常用这类 词义对应不上 但发音貌似对应上的词,去定义 日语和高句丽语的同源关系

比如   内米- 池 和  日语波 nami    还有  忽-城 和 日语 郡  加-王 和 日语 君-kimi


实际上, 内米 应该对应 日语沼泽 numa   忽应该对应日语地名中的 城 ki  日语 君kimi则可能是 朝鲜语 kum的借词



当然了, 不仅仅是 日本学者这样搞,韩国学者也这样搞  

比如用  狌-也尸  对应 韩语的 狐    用 壤-内  对应 韩语的 世(国) 用 心-居尸 对应 胸  用 木-斤乙 对应 棵  用 松树-夫斯 对应 白桦树


我认为,  词义上的差异性, 说明了  两者之间可能仅仅是交流和借用的关系,往往在借用的过程中, 才会出现 借入词的 词义更改,或者词义特定的情况


比如   日语 野猪 inosisi  明显是 特定词汇,  韩语中的 盖马大山, 这里的盖马明显也是特指狼林山脉   古汉语中的 江水  起初也是特指长江,  因为 江这个词,应该不是汉语的固有词,因此  汉语借入之后,就变成了特指


又比如  高句丽地名  圆-冬非   但是在日语中, tupura 是特指円  日语的 ki城 也仅在地名中出现   韩语中的  山 moi 也仅仅在 野猪这个词汇中出现,  韩语中的 山-达  也仅仅在 松鼠(山鼠)这个词汇中出现



春秋时期, 太原地区的 狄族  他们把 原叫做 卤  


原就是大平原, 日语 para  韩语 por   那么和 狄语的 la 就不同了

壤词义是可耕之地

原指宽阔平坦的地方   

满语的 土地=na  我认为恰好与其对应  

我认为可以这样归类

狄语  卤=原    满语和高句丽语 na=土壤   日语的 no=野  韩语的 nuri=世

因为, 日语的 原= para  所以 狄语的 原 la  被日本借入后,词义转变为 野 或者 扶余语的 土壤 na 被日本借入后,词义转变为 野


岳和山的词义颠倒情况,也是同样的, 我之前推测  秽倭语的 山是 yama(押) 貊语的山是 ta(达) 相互之间都有借入对方的情况, 然后 秽倭语中, 特指的大山变成了 take(岳)  貊语中, 特指大山变成了 kapa(押)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5:07 编辑

高丽语是一种 高句丽语和新罗语全都有影响的这么一种语言, 从 高丽语和高句丽语的对比来看, 即使受到新罗语的影响后, 高丽语仍然没有比日语 更远离了高句丽语


通过分析发现, 其实在高句丽语和新罗语表现出差异性的那些词汇中,(共22个)

高丽语和高句丽语 有 7个是完全对应的 还有2个(峡和木)是确定同源的  还有2个(壤岳)是不确定的   但是这个不确定的词汇恰恰又像是从第三方语言进入的借词 此外(孩深狌猪松母口山)这八个词疑似是高丽语从高句丽语有借入的情况

而 分析 日语和高句丽语中,那些和新罗语有差异的词汇 发现  9个完全对应 4个确定同源  6个疑似借入 3个完全无关


日语和高句丽语之间 在这里 同源比例是 13/22  比 高丽语和高句丽语之间的 9/22 要高一些


但是不要忘了,  这只是类比 和新罗语有明显差异的高句丽语和 高丽/日本 的对比比较


除此之外, 还有其他更多的 和 新罗语没有明显差异的真正高句丽语, 应把这一部分全部都比较之后, 才能 最终得出,到底 高丽语还是日语更接近高句丽语的最终结论 而我对比发现, 这样得出来的结果,高丽语并没有比日语更远离高句丽语



除此之外的高句丽语   


王- 加   善射者-邹牟  金属-saru(斯由)  铅-乃勿 邻-伊伐  重新-多勿  北-绝 南-灌 东-顺 西-涓  木桩-莫离  峰-首泥 池-内米  牛-首  獐-古斯 榖-仍伐   粗-骨衣 犁-加尸 丸-安市  重-别 鵠-古衣 熊-功木  大-马  蒜-买尸 根-斩 文-斤尸  玉-古斯 孔-济次  穴-甲比  黑-今勿 白-奈兮 红-沙伏  敦-仇次  节-芜子 土-悉 斗笠-骨苏  浦(津)-於
大-於罗  



在中世高丽语中  没有对应关系的是  善射者 西 南 根  孔  白  浦   一共 7个  疑似同源但好像是借入关系的 獐 大-马  大-於罗  三个


在日语和 其他高句丽语的对比中  不对应的  
善射者  金  木桩 君 kimi  西 nishi  东 pikashi  南 minami   峰-mine   根 ne  隙 suki  白-shira  邻-tonari  再一次-moto   粗-ara  卵-tamako  蒜-ninniku  鹄-白鸟 haku-tsio 穴-ana  耕-takaya  赤-aka  等词 都无法对应高句丽语  一共是 20个  

那么 实际上 日语和高句丽语无法对应的词量 达到了 20个  超过了 38个里面的一半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3 13:12 编辑

疑似 日语从高句丽语(或新罗)借入的同源词  9个

句丽   nu     壤     日   no 野               
句丽   asa   斧     日   ono  斧             乌子盖
句丽  kapa  岳     日   yama 山      
句丽    ta     山     日   take 岳
句丽   osa    猪     日  inosisi  野猪        오소리
句丽   pusa  深    日    puka   深           
句丽   kusa  玉    日    kusuri  玉          区戍
句丽   namu  铅   日    namari 铅          납
句丽   tupu   圆    日    tupuri  円          둥(근)


疑似同源词 但距离较远的 9个



日语  ipa    句丽  pawi              바위   

日语  ita     句丽  ara               여우

日语  wi     句丽   ure               우(물)

日语  mitu  句丽  mo                물

日语 kuro   句丽 kumu              검

日语 usi     句丽  su                  소
君(王)
日语 kimi   句丽   ka                  上监

日语 ibitu   句丽   平珍峴-偏险     비틀

日语 tora(鸟)句丽  tora           닭



距离较近的同源词     23个





日   kata 固  句丽   kuta             굳
谷  
日语  tani   句丽  ta                   丁盖

日语 kutu   句丽  kuta                kur

日语 osaki  句丽  osakama         

日语 kuma  句丽  kumu               곰

日语 kafi     句丽  kapi(猜测)      

日语 ki        句丽  kɨ

日语 ki(pa)句丽  kera (皆尸)

日语 ko        句丽  ku                꼬마

日语 ki         句丽  ku                고을

日语 kokoro  句丽  kura            胸曰軻  궁리

日语  se       句丽   te               뒤

日语  ma      句丽  ma               무척 몹시 무지

日语  o         句丽  ori               
池(沼泽)
日语 numa   句丽  numa             늪

日语 kasa     句丽  kaso              갓

日语 ura      句丽   a

日语 po       句丽   波尸(禾兆)(仍)伐    벼

日语 fushi    句丽   芜子              마디

日语 suki     句丽   济次              틈  

日语 matu   句丽   夫斯              봇 (白桦树)

日语   sa     句丽   沙                 삼

日语pata(畑)  句丽   波               밭







日语和高句丽语 不对应的词 28个


岭               岭  知衣 (牛岭-首知衣) 中世高丽语  재  tsai
西 nishi        西  涓
东 pikashi     东  顺                   새  
南 minami     南 灌
峰 mine        峰  首泥                수늙
海  umi        海  波旦                 바다  
koku           鹄  古衣                 고니
根 ne           根  斩                  
白-shira       白  奈兮
邻-tonari      邻  伊伐                이웃
再一次-moto 复旧  多勿             되물
獐-noru        獐   古斯               고라니  
粗-ara         粗   骨衣               거칠
卵-tamako   卵  安市  丸都          알 ㅎ
蒜-ninniku    蒜  买尸                마늘  
穴-ana        穴  甲比                 구멍  
耕-takaya    犁  加尸                 가래
赤-aka        赤  沙伏                 시붉
无对应    善射者  邹牟           
无对应         橛  莫离                  抹楼下
无对应        金   斯由  召尸          쇳
翼tsʰupasa   翼  於支
母-  papa   母   也次                  어시  
重 - omo-i  重   别                     par (高丽语)
文字-文字    文   斤尸                  글
つち           土   悉                     흙
不对应        看   伯                     보
ude           臂    马                     팔

疑似汉语同源词  6个


马  灭      me
道  丁/助  tu
车  上      sa
清  萨      sa
杨  要隐    yana
堤  吐       tu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5:24 编辑

我设定的 真正高句丽语 一共是上面 70个词  

此外, 还有一些词 被我排除在了 高句丽语的范畴

比如  三-悉直   菁-加支  绿-伐力  伐力川停-綠驍縣   比列忽-浅城  横-於斯 横川-於斯买   唐-加火    冬斯-栗

三-悉直   绿-伐力  的对应  虽然词是没有错的,但是因为前者很明显是新罗地名,所以归入新罗语,后者同样是景德王改为 绿骁  应该是因为 新罗语的 绿=伐力, 而不是高句丽语的 绿=伐力   同理, 加支达翻译为 菁山,也是因为,新罗汉字音中  支=ti 所以 加支发音对应茄子, 但实际上 高句丽汉字音中 支的发音是ke  加支是什么就无法考证了     比列-浅 的对应中, 比列到底是 平的高句丽语发音,还是 浅的高句丽语词汇, 这都是不确定的,有的人认为,它对应日语的 比良   总之 有很多种说法,但没有一个是能让人信服的  

横-於斯的对应 它是因为  高句丽语中,已经有一个 於斯-斧  它也在高丽语的  乌子盖-斧中得到了证明, 因此, 於斯作为单独的词汇,不可能在高句丽语中  表示两个不同的含义,因此,这个 於斯=横的对应,明显不能是高句丽语  唐-加火 的对应, 其实也是因为无法确定它到底是什么,因为有韩国学者,把这里的火 训读为 pur 然后 把 训读后的 发音 kapur 对应了中, 但是据我分析 ,高句丽语没有训读,因此, 这里 加火对应中就不准确了,但是 加火对应的是唐?  这个没有第二个证据支撑,所以很难下结论,因此 这个对应词同样是有疑问的, 况且, 加火押汉化为唐岳 也是景德王所为,有很多的不确定性 就无法下定论说,这个词一定是高句丽语。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5:25 编辑

在能确定是高句丽语的70个词汇中  确定既不对应日语,也不对应韩语的

根-斩
南-灌
西-涓
白-奈兮
翼-於支
善射-邹牟


关于这些词 其中的一些 比如  邹牟 是对应了 哲别 超磨尔根  於支对应 突厥和满语的 翅膀 根-斩 对应 尼夫赫语的 根    从这些来看, 至少这些 既不对应日语,也不对应韩语的词汇,恰恰是和 北方森林-游牧民族语言同源, 这暗示 高句丽语中应该有一部分 区别于韩语和日语,但是借自北族的语言,这和高句丽地处的区域也是吻合的。


此外  南-灌    白-奈兮  其实也是非常奇特的, 我们无法确定它们到底是 高句丽语固有词,还是北方民族语言的影响  


总之, 我们目前可以看到的高句丽语  除了一小部分是有北方阿尔泰或者尼夫赫语族影响的独特词汇外,  其他全都是和日语或者韩语完全可以对的上的  



那么 其中 和 韩语对不上的  一共就15个词 (山 岳 壤 深 兔 木 牙 大 浦 南 西 根 白 翼 善射 )  此外我用红色标记的是 疑似借词 一共五个 (獐胸孩口狌)  

因此, 高丽-朝鲜语  和   高句丽语的 对应比例,达到了  55/70    其中抛开疑似借词的部分 同源比例达到 48/70   

而  日语-高句丽语的 对应比例  只有 42/70   其中 抛开借词的部分后,真正的同源比例 仅有 31/68  



因此, 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到, 日语和高句丽语之间 我们先抛开 地名中的 四个数词的话  其余词汇的对比中, 他们之间的距离是比不上  高丽朝鲜语和高句丽语之间的距离的

在过去  以那些日本学者为代表的一竿半吊子语言学者们,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声称 高句丽语和朝鲜语的关系无外乎就是 交流和借入的关系,很多彼此之间的同源词,并不是真正的同源词,    但是他们却无视 日语和高句丽语词汇之间巨大的差异性。 仅拿着地名中的 那几个所谓有代表性的词汇 强行主张 日语和高句丽语最接近


今天, 我通过这样一个角度去分析, 总结出了, 日语和高句丽语不对应的28个词汇中 有20个 是对应 高丽-朝鲜语的结论来 反驳他们的观点。  

连主张 扶余语系和日语同属一个语族的 韩国学者李基文 都不得不承认说, “高句丽语和高丽-朝鲜语的同源词质量更高”   


同源词质量更高,但是不同源, 因为数词相差太大。 这就是几十年前就已经被所谓语言学界所下的结论


对于这一点,后来又出现了很多学者做研究,说 地名中的一部分词汇,不是高句丽语,是高句丽南下之前当地的底层土著语,  这就是亚历山大博宾 的观点


而我则认为  高句丽语是一种  貊语为主体 受到秽语和韩语两方面影响的混合语 。 这里的秽语则是和日语是同源语族。  貊语则是相对于韩语来说,具有更多的阿尔泰语影响。

高句丽语 存在一部分 和日语同源,但和韩语或者说新罗语不同源的词汇。 那些词汇恰恰是高句丽语中的秽语成分,  而  三五七十 四个数词,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作为地名 成为了高句丽语地名   这种地名式的词汇,就如同 依兰县一样。 这个地名是汉语  但依兰不是汉语的三  依兰以地名的形式在汉语中使用。
综上所述,高句丽语是秽语,与貊语的韩语完全不是一类语言。
南岛系的高句丽语,与阿尔泰系的韩语,完全不丗源
18# 红山人 .
引用“后来又出现了很多学者做研究,说 地名中的一部分词汇,不是高句丽语,是高句丽南下之前当地的底层土著语”


笑死了,以此想说什么?
我懂, 其实你就想说:三、五、七、十这些数字不是高句丽语,而是早先的秽语。


但压根就不可能。

因为假设高句丽语不是秽语的话,那高句丽语是不可能用秽语的数词来叫本地名的。


举个栗子


就拿你吉林说事
吉林有个三家子村,满族村吧。
但最早叫“伊兰孛”
满语哩。
为啥呢?
清初随萨布素将军抗击沙俄迁来黑龙江。雅克萨(今俄罗斯阿尔巴津)之战后,驻防卜奎(今齐齐哈尔)的水师兵士计(计布出哈喇)、陶、(托胡鲁哈喇)、孟(摩勒吉勒哈喇)三家于1689年(清康熙二十八年)在萨布素的允许下,带领家人选择了这块水草丰美的地方定居。满语称此地为“伊兰孛”,译成汉语即“三家子”


知道不?
这里的满族人满语叫此地“伊兰孛”,而汉语叫“三家子”
从来没有叫什么伊兰家子,或三家孛子。


笑死了。
小红你太逗了。
同样,我们黑龙江有个依兰县,就是满语三姓,但,但,但,我们都叫依兰,
这是因为我大par-ty为名族政策才决定的。

而早些年那叫什么?
三姓哦。

如图:
[img][/img]
要从右向左念
本帖最后由 风起云涌 于 2016-11-14 17:17 编辑

[img][/img]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1-15 07:58 编辑

东北有太多以满语直接命名的地名了 美国也有很多以印第安语直接命名的地名 日本也有用阿依努语命名的地名

即使三家子刚开始就叫三家子 也不能证明任何问题  因为图们江 松花江 鸭绿江 牡丹江乌苏里江 实在是数不胜数。

还有 你举的例子是辛亥革命以后的例子 你有证据证明这些满语地名在辛亥之前还是纯汉语么? 你先给出明清时期汉人也这么叫的证据来 辛亥以后对满族文化一度有过排斥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5 11:28 编辑

高句丽语词汇和日语之间将近一半比例的不对应 已经说明了高句丽语本身是偏离日语 反而和韩语类聚了  在这种情况下 强行辩解说 扶余语和日语之间必定同源是有逻上的矛盾的  

历史上 貊和秽曾经并不是一个种族 高句丽也从来没有被称为秽人或秽族 扶余人同样也被描述为占领秽地的外来户  高句丽别名就是貊

把貊和秽看成两种民族在学界也是很普遍也很有说服力的一种观点

我这里可至始至终没有说过 貊人和韩人是脱胎于古朝鲜人 是一个语族  

甚至高句丽国内存在两种或者三种民族共存过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你要是想拿三国志里关于沃沮 东秽和句丽同种的记载来反驳的话 我劝你别费口舌 史书中有太多其它记录让人看完会觉得韩和貊无法区分了

史书中 貊和秽时而区别 时而并论 貊和韩从来没有任何一处说他们是不同种 但是有提过他们相类

而恰恰 秽人和韩人没有任何记载说过他们相类  所以我过去才主张 秽人是被貊人同化了  秽是土著是底层 起初和貊不同 后被征服同化  

无论是拿着片面的资料声称秽貊倭同种的学者 还是那些声称秽貊韩全都脱胎于古朝鲜的韩国学者 我都不赞同

秽人作为和倭人同源的半岛土著 带给扶余人以及 后来的朝鲜人一定程度的底层性要素 这我从来不否认 但把扶余人看成是秽人 对此我严重不赞同

通东人曾经答应我给出 高句丽语和南岛语之间的对比资料 看完会更清楚了 大家都会看到高句丽语是不是和日语那样有强烈南岛语要素。 事实是并没有 因此 强行辩解说地名中的四个数词就是高句丽语本身 那就问题更大了


高句丽语和南岛语的同源词

孩-仇         邹语 oko
木-斤乙      阿美语-kiling
口-古次   萨摩亚语-kutu
深-伏斯。卑南语-asabak

这就是全部了   目前能发现出来确定是高句丽地名语的 约70个词汇中 居然只有 4个和南岛语有关。  而我们再看看 日语和南岛语的关系




日语和南岛语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接近的

ko(日语)         仇   (句丽语)           o-ko  (邹语)   孩子   
puka (日语)      伏斯 (句丽语)      asa-bak (卑南语)深  
a-bara (日语)karbi(韩)balang(布农语)balaba(卑南语)   肋骨   
i-pa (日语)    波衣(句丽语)pawi(韩语)pa (侗台语)  岩
a-me (日语) ma-韩语        越南语-mua,佤语-ma        雨
hara  (日语)      paita (韩语)肚子      (马来语叫perut)
sawa  (日语)      sup(韩语)      (爪哇语叫rawa,古日语叫saba)沼泽
pa(古日语)     nip(韩语)             (阿美语的papah)  叶
mae                 ma(韩语)           mu?a(汤加语)        前面
kawa(古语kaba) kaiwur(韩语)         kafo(劳语)        河流




------------------------------------------------------------------




te (日语)                   tai (越南语叫)       手
ne (日语)                   re (佤语)               根

hana (古语pana)           pana(罗地语)         鼻子
ushiro                          isi (劳语)               后面
shiri                             sulai(赛德克语)     屁股
hana(古语pana)             falu  (阿美语)        花
kusa                            kukuzo(邹语)         草
hiru(古语piru)                filfil  (阿美语)        嘴唇   (现代日语叫kuchibiru,kuchi是嘴巴的意思)
heso(古语peso)             pesed(雅美语)       肚脐  
abara                          balang(布农语),balaba(卑南语)   肋骨
tsuba                           tama(卑南语)        口水,痰  


-----------------------------------------------------




我们可以看到   韩语和南岛语系之间并不是没有同源词,但是 凡是和南岛同源的韩语词汇,都恰巧是和日语也同源的。 这说明 韩语的南岛词汇 很可能都是从日语(秽语)借入的。  因为 日语本身 除了一些和韩语同源又和南岛同源的词汇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单独和南岛语同源的词汇。



而高句丽语地名中 仅存在4个和南岛语同源的词汇 恰恰也是仅仅对应日语 不对应韩语的
这说明  所谓高句丽语中 可能存在一部分 从 日秽语借入的词汇。 或者说 高句丽地名中一部分其实并不是高句丽语 而是日秽语


我认为 在高句丽语地名中, 这两种情况是同时存在的。 也就是说,我们所谓70个 高句丽地名词汇 分为 以下三类

1类  真正高句丽语 (没有南岛语要素,和日语差异较大)
2类  高句丽从秽语中借入的借词(属于高句丽语范畴 有的和日语同源 有的和南岛语同源)
3类  秽语地名遗留(比如地名中的 三五七十等)


1类 我认为 就是那些 和日语对不上 但是和韩语对的上的 20个词汇在内的+其他和日韩都对应 甚至和日韩都不对应但是和阿尔泰诸语对应的 非南岛语同源词

2类 就是那些 和韩语对不上但是和日语对的上的 22个词汇为主

3类  除了四个数词。还有一些特异的地名 我在后面会抽时间注重讲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