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2-2 11:40 编辑
49634

论文中 没有给出朝鲜语的对应词

乳  tsəz   젖
假面  tar 탈   (可能是阿尔泰借词,朝鲜假面和萨满有关)
吃   tɯ  드세요  tsa  잡수ፕ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6-11-23 08:55
知道了一个新的知识点


在日语中   有两个 脸  一个 kao  一个 tsura  

其中  kao是真正的日语  tsura 是蔑称


tsura 和 阿尔泰诸语族的  脸是同源的   应该是日语中的一个借词



在韩语中,  脸叫  nach    朝鲜假面舞中戴的那个面具叫 tar


朝鲜假面舞是一种萨满文化   


朝鲜的萨满文化根据考古发现是 从公元前3世纪左右 从辽西空降半岛南部的


也就是说, 朝鲜的萨满文化 以及萨满文化配套的 那个 假面 tar  也是借词 而 tar 和阿尔泰语系的 脸  tura 明显也是同源词




好了

我们可以看到   韩语和日语 对脸 有一组同源词,一个是蔑称 一个是假面道具


为什么说 蔑称是借词呢?



比如   韩语中的 嘴   有四种   一种叫  juti  二种  agari   三种 ip 四种 kor


其中  第一种 juti  应该是  汉语 嘴的借词,
        第二种 agari 是   满语  嘴的借词
        第三种 ip     是    韩语固有词
        第四种 kor   是  和高句丽语同源 是部分地区的方言 以及部分合成词汇中表示嘴




而    这四种 嘴中  前两者 均表示蔑称 。 后两者均没有蔑称含义



我认为  如果是表示蔑称的,应该是借词。 这个借词的形成我觉得是这样的

和满人 或者和 汉人接壤的古代某韩系边境民  他们从外族那里耳濡目染影响 借入了这些词。 但是 当他们对核心地区的人 使用这些外族词汇时 被他们 鄙视,被他们认为沾染了 外族风俗。  这种意识慢慢造就了 后来这些词的词义上的降格  但是因为这个词始终没有被洗掉,所以一直保留到现在



和高句丽语同源的  口-kor 没有降格 我认为 是因为 有大量高句丽人成为了现代朝鲜族,他们仅仅是把自己的语言保留在了当今的语言中,他们规模庞大,所以新罗人无法把他们的语言降格    但是随着高句丽的灭亡,这种语言的使用频率和使用范围上逐渐缩小。成为了 朝鲜语某些特定合成词以及特定方言中的语言



其实 反过来  新罗语的某些区别于高句丽语的词汇,在当今朝鲜语中 降格为 贬义词的也有


比如  ~ti   ~智   这个典型的 三韩语的 尊称。  在现如今的北部朝鲜语方言中, ~chi 是一种 蔑称   比如 양아치(乞丐) 장사치 (商人)

这反映了 曾经有一度 高句丽人也借入过新罗语,然后把他们贬化

--------------------------


通过 阿尔泰语的 脸 在韩语,日语中的形态,我大胆猜测  貊语的 脸 应该就是 tara 和阿尔泰语同源。 这个脸进入古韩语中,变成了 假面  tar  因为萨满文化是 貊人在公元前三世纪从辽西传播给辽东和朝鲜半岛的  

但是 后来大量的貊人变成了朝鲜人,所以貊语的脸 tar 词义并没有贬化



但是 日语中  tsura 这个词 贬化,因为 貊人融入日本的非常少, 或者这个词本身可能是倒了二手,从秽人那里进入日语的,或者从百济人那里进入日语的。 所以在日语中,其词义慢慢贬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2-20 11:27 编辑

满语       gu nin 心思
韩语       gung ri 心思 궁리
高句丽语  gare 居尸  心
日语。    gogoro  心


满语。   i paru 相似
韩语       pisus 相似。비슷
高句丽语 upis  位 相似 (位宫-宫)   位 wiəps


满语 gətukən 清楚 明白
韩语 gaitar  领悟 깨달음


满语 alaro  告诉
韩语  arue  告诉   알려  아뢰




满语 ərəkən tərəkən səmə东拉西扯地
韩语 irəkong tsərekong   东拉西扯地(这样那样)이렇쿵저렇쿵

满语
近指    ərə 这     远指 tərə 那         
            ənəngki  今日  
锡伯语 ənəng   今日
赫哲语 ei ning    今日
          əsə 这些。      təsə那些
          əntəkə这样     təntəkə 那样
          utara 这些个    tutara 那些人
          uttu  这么。       tuttu 那么
          uba  这里。       tuba 那里


韩语  
近指  i    这(普)         远指 tse  那
       io   这(北韩方言)
       o nor  今日
       i kəs 这个            tsekes 那个
       io kəs  这个(北韩方言)
       i rəhke 这样          tserehke 那样
       io rəhke 这样(北韩方言)
       i kəstur 这些         tsekestur 那些
       io kəs tur  这些(北韩方言)
       i torok  这么          kutorok 那么      
       i  ki     这里(东部方言)
       iə ki     这里(普)     tseki 那里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2-19 15:51 编辑

根据群里  三思兄给我的提示

~u 对应 ~m   p
~a 对应 ~ing  k
~i  对应 ~n  r


试着 推倒出  新罗语和高句丽语 对现代韩语的具体影响


已知   新罗语  ~n  ~m ~ing  三韵尾均会无视


高句丽语  莫离  发音 和 新罗的 麻立 对应   从 上古音韵母的特点观察  高句丽的 离字韵母不可能是 i

正好 对应  高丽语的  抹楼下    楼 发音  lu    抹楼下  发音 maluka 得出  莫离 发音 male

正好  对上了 三思兄的话  立 是 p 入声字  因此 对应 u    发音 lu  麻立 发音 malu 同 抹楼



固麻城-功木      麻ma 对应 木 mak   


居尸    心    应该怎么发音?   我认为 应该是  karai  

因为  居发音 ka 尸发音 rai  才能对应   满语心思的 gunin  韩语心思的 gung ri    日语 心的 koro


而 鸡林类事中  高丽语的 胸 叫  柯   乌鸦叫 柯马鬼      对应韩语  ka  kamagui    正好证明  居尸 这里的 居的发音就是 ka  因此  韵尾 a  对应 ing   所以 韩语中 心思 又叫 gung ri 而不是 gun ri  或  gum ri


尸 的韵尾 可能有 i  这个推测 是根据两个思路, 一个    韩语的  gung ri  和 满语的 gunin  后一个音节的韵母均是 i  而且 满语对应词 还是个 前鼻音n 韵尾  根据三思兄的说法  韵尾 i 才能对应 n  那么 尸 不可能没有 i韵尾 。 或者说  这个词 他不可能没有 i 韵尾   但是 介于 高句丽语不存在 双元音的特点

我认为  居尸 的发音 很可能是  卡拉伊    或 kare   e是 əi   此外 在高句丽地名中  尸的发音对应 娄 而 娄音同楼  在通过分析发现 因该是发 lu     那么   尸音 和 lu音也有转换对应关系,   从  也尸- 여우 iə-u 的对应中 可以看出正好有这样的对应 。

此外  我一直搞不清 为什么 咸镜道方言中, 把 狐狸叫  역기  iək ki  后缀词 ~ki 我知道是什么,但前面的韵尾  为什么会变成  k入声韵   现在终于知道了  因为  也的上古韵母是 a    a 对应  k

探索 高丽的真实发音



高丽 又叫 句丽  又叫 桂娄  此外  现代汉语发音 gaoli  现代韩语发音 goriə  通过高丽时期西域商人带去的发音变成如今的 英语 korea 推测  当时在洋人听来,这个国家的发音可能是 kore


丽字音对应 娄  lu   说明 丽 和 尸也是对应的 甚至是一致的  尸有 i   丽肯定也有  但是 高句丽语是不存在 介音的 也不存在复合韵母  因此 应该也是  e 这个音




也就是说  高丽 发音 极有可能是 kore  此外还有一种“方言” 可能读做 kuru


从  城  忽 ku  对应  支 ke  也可以看出  在扶余系语音中,有  ~u / ~e 两者并存




居尸  kare    柯    ka    궁리 kung-ri   ku-nin(满语)
冬非  tape      둥근 tung-kun   
也尸  a-re      여우 iə-u   역기 iək ki  여시 iə-shi
高丽  kore    稿离 kore  桂娄 kuru   gao-li (汉普)
莫离  male    麻立 malu  抹楼 malu   산마루(san-malu 山顶)  머리 məri
加   ka(kia)皆 ke   ki(日语)
皆尸 kere(kei)  kipa (日语)
支   ke    已 ka  屈 ko  忽 ku  
古模耶罗 kuma-nara   곰나루  kom nalu
韩语 벼랑 piə rang  崖  日语  比良  pira       벼룻길  piə ru s kir
满语  ang-ga 嘴    韩语   a-gari 畜生嘴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2-20 16:12 编辑



壤    ddang  》 tha+ing 》 tha+h 》 tha+k
粪    ddong  》 thu+ing》  thu+h 》thu+k
屋顶  tsipung》 tsip+u+ing》 tsip+u+h  》 tsip+u+k



1447- hanurh  
1103- 汉奈

鸡林类事》:猫,谓之鬼尼。 《朝鲜史略》:俗称猫曰高伊

饭曰朴举        밥가(하)


昨日曰訖載   갈제
明日曰轄載   올제  올적
鴿曰弼陀里   pituri   -pitur-ki 비둘기
鵲曰渇則寄   gatsʰikki  gatsʰi  까치
鴉曰柯馬鬼   gamakui          까마귀
雁曰哭利弓幾 kurikoki  kireki  기러기
犬曰家稀  ka hi      가히<월인천강지곡(1447)
皮曰渇翅  껍질  
眉曰踈歩  (눈)섭暮曰占奈(或言古沒)  저믈날   
前曰記載  그제 그저께
土曰轄希  흘기
午曰稔宰  나제
髪曰麻帝核試  머리가시
面美曰奈翅朝勲   낳치놓은
面醜曰奈翅沒朝勲  낳치못좋은
肥曰骨鹽眞  기름진
瘦曰安里鹽骨眞 아니 기름진
油曰畿(入聲)林 기름
煖酒曰蘇孛打里  술으 다려
飽曰擺咱(七加反)  배찰
飢曰擺咱安理 배차지아니하다  
腰帶曰帶(亦曰謁子帶)   각띠
秤曰雌字 저울
卓子曰食床  식상
匱曰枯孛
齒刷曰養支 양치
碗曰已顯  그릇
盆曰雅數耶 소래
楪曰楪至   접시
炭曰蘇成   숫借物皆曰皮離受勢  빌려소서
問物多少曰宻翅易成  몇이 있어  
凡呼取物皆曰都囉  달라
凡事之畢皆曰得  ~다
不善飲曰本道安理麻蛇    本 더아니마셔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2-21 11:05 编辑

百济地名中  有两个和高句丽地名不同的地方

1  百济地名中  k入声韵存在  忽略和外破两种形态并存
2  百济地名中  t入声韵存在  忽略和外破并存


具体到地名就是  

朔头-若只头 (衣头)
古錄尸縣,--古錄只縣   (阿老  何老 加位  谷野  葛草)    这里 只 ki  对应 朔和绿的 k入声韵尾
弓福-张保皋   (弓巴)            保皋 对应 福

省知买-述川                     
单密县-曷冬弥知       这里   知 ti  对应  述 和 密 的 t入声韵尾



从 朔头又读衣头,古绿只又读何老 弓福又读弓巴 可以看出  这个以 k入声韵字开头的地名  它其实是有一个 忽略 k入声的读法的  但同时它还有一种 k入声韵外破的读法


在  菁山-加支达  这个地名中,我曾经说过,  新罗之所以把 加支 翻译成   菁  是因为 新罗汉字音中 支的发音是ti   而 高句丽汉字音中 支的发音是 ke  所以实际上这是一个张冠李戴


同样。  在 部分地名中  t   k 入声韵外破的情况  也应该是因为 “别人的读法” 残留的结果

这里 之所以把 t k 入声韵外破看作是  “别人的发音”  是因为 高句丽语中 全部都是忽略的情况,在百济语中则一部分忽略,一部分外破。   那么  这种 外破的读法 就很可能是 扶余人在南下的过程中,在百济的境内 接受了 不同于扶余人原本发音方式的那些语言特点。 因此在部分百济地名中呈现了出来


那么 这个不同于扶余人原本发音规律的 读法 会是韩人的读法么?  结果明显不是。 韩人在处理 k t 入声韵尾时和 扶余人一样。是全部忽略的。  那么 谁会外破 k t 入声韵?


首先 很容易察觉到的一个候选人 就是 日本人。  日本人 读 国 koku  达  tatu     那么是 日本人影响了百济人?   这明显不可能 日本人的祖先 自从公元前300年前后离开半岛之后,就再也没有能力去文化殖民半岛 直到19世纪末  

那么很显然。 影响百济人的群体,肯定是 具有和日本人的祖先相同音韵特点的半岛中南部土著   而这些人只可能有一个候选人  那就是 秽人


有的人因为对半岛的历史不太精通,所以就会疑惑,秽人不是在半岛的东北山区么? 怎么会在百济境内? 其实  韩秽这个名词,很早就存现了,韩秽在中国的古书中,甚至都是方位词,就是指汉江流域  在高句丽好太王碑文中,也有对韩秽的记载,说的也正是 汉江下游南北区域内的 韩人和秽人    这说明,秽人在汉江下游分布很有年头了


有的人该问了, 那盖马高原的秽人,为什么没有影响高句丽语,汉江下游的秽人却能影响百济语?  其实我认为这里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 高句丽对盖马高原的秽人一直是强势的地位。 而且盖马高原的秽人人口很少。此外,江原道地区的秽人并入高句丽的时间非常的晚  且人口也非常的少。 这是他们无法影响高句丽语的重要原因。  但是 汉江下游的秽人对百济人的影响就不同了,汉江下游土地肥沃,人口众多。 可能形成了不同于东部山区的 较大规模的势力。 这些人是很容易把自己的语言带给别人的



最后再来看看, 我这种推测 是不是有地理方位上面的支撑

朔头-若只头(衣头)  京畿道长湍郡
省知买-述川          京畿道  骊州
单密县-曷冬弥知    庆尚北道 义城郡 单密面
古錄尸縣,--古錄只縣  全罗南道临淄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需要说明一下。 下面这个图是 我15年5月 自己总结的  这里 我有一处错误 。 我当时还认为, 高句丽地名中的 五和七是和日韩语全都同源的。  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  因此, 下面的这个图中的  黄色和红色 都应该被看做是 类日数词出现的地名区域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然后你就可以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


日语数词地名出现的地区,和  k t 入声韵外破地名出现的地区。 几乎是一致的  而 高句丽语并没有这样的音韵特点。 日语则具备。   同时 这条沿着南汉江顺流而下的通道 连接洛东江  也就是 伽倻国  而大家都知道,倭人早期正是通过伽倻国和半岛进行的文化交流。 当年高句丽讨伐百济和百济境内倭寇,也正是顺着南汉江流域 进入伽倻任那  


因此,我认为  北汉江如果说 是 秽人进入汉江下游的通道 那么南汉江是 连接秽人和倭人通道,半岛日系土著正是通过南汉江-洛东江一线 迁移到日本列岛上去的。 并且在数百年的过程中。 把自己的地名留在了 这些区域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4 09:49 编辑

根据 三思兄的说法

韵尾 i  对应 t

倭  uai
秽 iuat      两者完全对应


关于它俩的发音,  我们已知他俩是同种的前提下  先思考为什么会出现两种称呼。 我认为 这不仅仅是因为地理上的隔绝。 我认为,可能也有 不同人群对这个名称的不同读法 结合他俩又分属不同区域才导致的


倭的发音 我认为  无外乎就是 wo  wa  wai  这个其中之一,或者 三个都可以。
但是  秽的发音  我认为是要区分来看的     秽 是一个 t 入声韵字  在古汉人的音韵特点来看  wat 这样闭音节发音 从听觉上 非常接近 wa 或 wai  两者区别不大    但是 如果这个称呼 从汉人称呼此族  扩散到  第三方称呼此族 或者干脆就自称了  那么 这个发音肯定就会有差异了

比如说  高句丽人  他们会 无视 t 入声韵 那么  秽的发音 也许就是 wai 或wa  和 倭的发音非常接近

但是   新罗人  他们会把 t入声韵 儿化音化, 那么 他们叫秽人  可能就是 war  和 倭 wa/wai 就能明显区分

又比如 秽人自己,或者日本人 再读这个字音时  可能读的是  wate 把韵尾音外破出来


如果我们假设 有这种外破的读法存在  那么  再来看  沃沮的发音   ok tsio 应该是他的汉字本身读法

o-to  可能是它的半岛人发音规律下的读法。 因为 那个时代 半岛无论哪个国家都不存在 ts 这个声母 也不存在介音 i  而且  高丽百济新罗均存在 无视 k入声韵尾的情况


如果 沃沮 真的发音是 oto  我大胆猜测 这个 沃沮很可能是 秽的另一种读法   史书记载 沃沮地皆秽民  沃沮和秽很显然是同种。  


此外  后世出现的  兀惹国  兀惹  utja  也可能是 沃沮这个词  据说兀惹国(乌舍)是渤海贵族建立的国家。

百度百科里 多少年来都写着  沃沮发音同勿吉  其实这是大谬  勿吉和沃沮根本对不上的


此外 有人曾经说    渤海其实是 扶余的异写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渤 pat 海 he  如果说  7世纪辽东土著 h声母还不会说  那么  渤海 很可能会被发成  pare  郑张对上古音的拟音丽  海字也是有声母l存在的   而  扶余的发音 恰好就是  para  


扶余       ~-3世纪~~5世纪  大莫娄 5世纪~~8世纪 渤海(扶余)7世纪~10世纪
高句丽    ~-2世纪~~7世纪 (高丽一名 亩玖理 或 bokli) 高丽 10~14世纪
秽(沃沮)-4世纪~~5世纪   乌舍(兀惹) 10世纪~11世纪  


国名变贵族姓氏的

高句丽高氏   (高句丽王)
扶余扶余氏   (百济王)
新罗金氏-徐罗意为金 (新罗王)
乌舍乌氏    乌玄明(定安国王) 乌昭度,乌昭庆 (乌舍国王)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5:30 编辑

用一个最极端的角度去看  74个 高句丽地名词汇中  有多少是对应日语的


不同于 我11楼的那种分析   把我 11楼的 70个高句丽语词汇 + 4个数词 一共凑74个词汇   然后  认为 壤 野猪  斧 山 岳  深  玉  铅  圆 都不是借词  然后 古日语中的 海 也不是借词  高句丽语的母 也次 和  日语 养父 oya 假定也是同源词   古日语地名中的 重 e  也不是借词   那么


   所谓 高句丽语 74词汇中   和日语同源的  一共 49个  



这应该是最极端不客观的对比了  


但是  即使是这样   其同源比例 也仅仅是  49/74   不及  高丽-朝鲜语的 55/74  的数量   不要忘了 这可是跑开了 明显被论证是 新罗语的那些南部地名词汇之后的统计


如果  日语和高句丽语真的是同源语族, 怎么会出现同源比例按最夸张主观对比也比不过韩语的情况发生?


鸡林类事记载的是 900年前的朝鲜语。  用现代的语言。  几乎完全可以无缝连接了   但是  1300年前的某种日语的亲属语言  和日语的同源比例极限看 也只有 66.2%  ???  这可不是 现代日语和所谓高句丽语的对比,是古日语+现代日语和所谓高句丽语的对比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3 12:48 编辑

王岐县一云皆次丁-驰道(王走的路)
岐城 -冬斯忽       (斯是属格助词)

岐=丁=冬


岐同歧       歧=岔道;大路分出的(路)


道临县-助乙浦      道-助        助-丁-冬 (同音)


我认为  高句丽语的  道  发音 tu/to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不过很可能是一个 汉语借词。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5 13:00 编辑

一些无法确定的 高句丽地名词汇

於斯买--横川      
大豆山城-非达忽     大豆-非
甘勿伊忽-甘勿主城    主-伊
栗木-冬斯肹       栗-冬
开城-冬非忽            开-冬非
取城-冬忽              取-冬
竹峴縣-奈生於        竹-奈?
租波衣>, 一云<鸺巖郡   鸺=租
冬音奈縣-休陰,仍忽县-陰城縣,奴音竹县-陰竹縣   奈(奴,仍)=阴
金刚山一云枫岳一云皆骨   日语:楓-【かえで】【kaede】 韩语-丹枫(汉语词)
釜山县-松村活达     釜-松村活

我认为 这些词 应该是高句丽语中的 汉语借词


道 ----  丁  助
车 ----  上
马 ----  灭
清 ----  萨    清凉---萨热
堤 ----  吐
杨 ----  要隐


---------------------

汉字音

--------------

咸-甘勿
甲-甲比
江-屈於
冬-冬於
生-所
牛岑-牛岭-牛峰   --首知衣     岑-岭-峰  =知衣   tai     对应  中世高丽语的  재  tsai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2-13 12:20 编辑

突厥语  山 tagh   塔吉克语  山谷 daro    高句丽语  山  达     新罗地名   达句(火)=大丘

维吾尔语左sol,右ong,东sherkh,南jenup,西airp  北shimal

哈萨克语左右和维吾尔语一样 东sheghs,南ongtyuctik,西batyusyu,北coltyuctik。

柯尔克孜语左右一样,东qeghsh,南tyushtyuk,西batesh,北tyundyuk。

古突厥语  西是khuryu北是yyuri,南是biri,东没说,左右也没说

高句丽语 西是 灌 kharu 北 助利 turi 东  顺 shu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2-13 12:50 编辑

《汉书·韦贤传》中,刘歆回顾道:武帝时立五属国,起朔方,东伐朝鲜,起玄菟、乐浪,以断匈奴之左臂 西伐大宛 并三十六国,结乌孙,起敦煌、酒泉、张掖,以鬲 羌,裂匈奴之右臂


《汉书·王莽传》: 先是,莽发高句骊兵,当伐胡,不欲行,郡强迫之,皆亡出塞,因犯法为冠。辽西大尹田谭追击之,为所杀。州郡归咎于高句骊侯驺  严尤奏言:貉人犯法,不从驺起,正有它心,宜令州郡且尉安之。今猥被以大罪,恐其遂畔,夫馀之属必有和者。匈奴未克,夫馀、秽貉复起,此大忧也


---------------------------------------------------------------


这两段记载 我们可以看到很明显的两个事实   其一 在汉武帝征伐匈奴的过程中,通过历史史料我们都知道 征伐西域诸国 是为了隔断匈奴和他们之间的联盟。  汉书中 称之为 裂匈奴之右臂  那么 与之相呼应的  以断匈奴之左臂  很明显,是说明 当时 朝鲜和匈奴也存在着这种“联合抗汉” 的情况


虽然史记朝鲜列传中 没有明确说明这一点,但是右渠可以 不听从汉庭的命令,阻碍周边小国对中央称臣 破坏沧海郡的背后,肯定是因为有 “朝匈联盟” 给他撑腰     而我们说 朝鲜为何能那么自信自己没有站错队呢? 这结合当时的背景就很容易察觉到。 张骞两度出使西域 均没能和月氏 乌孙等国结成联盟  汉武帝征伐大宛 是在公元前104年  汉书中的记载也遵循了 前后时间的顺序 是先征伐朝鲜,后控制西域  


其二  自高句丽建国以来的几十年内,高句丽就迅速的控制了周边“同族” 其中包括扶余国  为什么说 扶余国都会是 必和之国  我们从三国史记的记载中 能看出端倪    书中称  高句丽大武神王时期(有人认为他就是王莽传中的邹) 东扶余因高句丽的征伐而出现内乱并瓦解 一部分领地和民众被高句丽吸收  


那么  高句丽为何又和中央对抗的呢  汉书写的很清楚  莽发高句骊兵,伐胡(匈奴)  高句丽不从 纷纷逃离了汉郡县  那么好, 你不愿意当汉朝的炮灰,那么你为何还“犯法为冠”呢   这里我认为 可能是存在高句丽和匈奴的某种“联盟关系” 作为背景   匈奴未克,夫馀、秽貉复起,此大忧也  这句话  也可能是在暗示 此时 匈奴和高句丽扶余等国之间 是“联合抗汉” 的


当然, 更严谨的来说, 这些还不够证明 当时 匈奴和高句丽有真正的联盟。但是至少可以得出 高句丽并不视匈奴为 “敌国”  但视汉朝为 “敌国”  句丽和匈奴的关系是好于 句丽和汉的关系的

--------------------------------------------


鲜卑宇文部  

宇文部其风俗、语言与鲜卑其他部落迥异,比如宇文部髡头,而其他部落则多为索头。这些不同与宇文部的族源密不可分,因为宇文部并不是起源于东胡-鲜卑族群,而是加入鲜卑的匈奴人。

高句丽美川王 311年8月,袭取辽东郡西安平。313年10月,入侵乐浪郡,314年,入侵带方郡。315年2月,攻克玄菟城。 319年  宇文部 段部 和 高句丽联盟  


隋和高丽战争的背景  


596年,隋派往突厥的使者在突厥汗庭遇到高句丽使者,回报隋文帝。隋文帝开始谴责高句丽。
597年,高句丽采取先发制人战术,联合靺鞨袭击叻隋的河北。(高丽有突厥联盟撑腰)
598年,隋对高句丽的第一次讨伐开启


645年六月初  安市城之战爆发

薛延陀  匈奴之别种   645年 其王夷男死 嫡子拔灼即位   他乘唐太宗东征高句丽未还﹐引兵攻河南朔方郡  唐军困于安市 久攻不下 又两面为敌 故唐太宗下令班师    此战 高句丽请求了薛延陀的帮助。


渤海和突厥

渤海高王 大祚荣698年建国  国号震  并遣使通于突厥  713年才接受唐朝册封



---------------------------------------


朝鲜  高句丽 和阿尔泰语族的关联,主要是源自 他们和突厥系国家的交流。 这是朝鲜语相对满语和蒙古语更接近突厥语的原因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2-13 12:45 编辑

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燕王卢绾反叛汉朝。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汉朝派兵攻打卢绾,卢绾逃亡到匈奴地区。卫满也流亡于外,聚集亲信一千多人,头梳椎形发髻,身穿蛮夷服装向东逃出边塞,渡过浿水,投靠朝鲜。


-------------------------

朝鲜什么时候开始成为 匈奴左臂的?

从这一段记载来看,我推测 汉初已经是了  因为 汉和匈奴是仇敌  卢绾反汉入匈奴 作为他的臣下 卫满怎么可能去到了匈奴的 敌国呢? 相反 他没有跟随卢绾入匈奴 而是去到了朝鲜 还被朝鲜准王厚待  这其中 很可能有朝匈联盟的背景     而匈奴这个国家的诞生,最早也只能追溯到 秦代  这说明  突厥系国家 和 朝鲜语系国家之间  千年来并未有过任何一次的冲突。 反而多次联盟    这是和  东胡-朝鲜  肃慎-朝鲜 之间的关系 是有明显区别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2-14 16:40 编辑

公元555年  突厥阿史那部首领 伊利可汗 推翻柔然的统治 建立起了突厥系帝国  596年 高句丽和突厥已经是同盟国。  直到8世纪突厥帝国被灭 突厥和渤海国的关系一直非常好

沮渠蒙逊- 西凉王  匈奴族 其祖先,为匈奴左沮渠(官名),后来便以沮渠为姓
赫连勃勃-胡夏国王  匈奴族  其祖先是 匈奴左贤王
阿史那氏出自“平凉杂胡”,匈奴之别种,

当匈奴族被汉人和鲜卑人瓜分之后,匈奴族的舞台 曾暂时退居到凉州一代  直到阿史那部崛起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2-15 17:45 编辑

鲜卑自为冒顿所破,远窜辽东塞外,不与馀国争衡,未有名通於汉 至光武时,南北单于相攻伐,匈奴损耗,而鲜卑遂盛  建武三十年,鲜卑大人於仇贲率种人诣阙朝贡,封於仇贲为王



琉璃明王十一年  公元9年

三国志 280年所写   

汉末,公孙度雄张海东,夫馀更属辽东 时句丽、鲜卑强 夫馀在二虏之间  魏略曰:其国殷富,自先世以来,未尝破

《晋书》载记:“前燕鲜卑莫护跋,魏初率其诸部入居辽西,从宣帝伐公孙氏有功,拜率义王,始建国于棘城之北


285年 慕容廆率领士众向东讨伐扶余  扶余王依虑兵败自杀,其子依罗逃往沃沮
293年八月 慕容鲜卑率军攻打高句丽,烽上王狼狈奔逃,手下五百骑死战抵挡了慕容的追兵
296年 慕容再次攻打高句丽。掘西川王陵墓  掳去烽上王生母,高句骊几乎灭国。
302年 宇文部鲜卑酋长宇文莫圭命其弟宇文屈云率军进攻慕容廆所在的大棘城,被其击退
319年 东夷校尉崔毖  高句丽  宇文部鲜卑段部鲜卑 商议联合消灭慕容廆而瓜分他的土地  但最终失败
341年 慕容皝迁都龙城。率领四万精兵强将,自南陕而入讨伐宇文部、高句丽,重创高句丽军 掘美川王墓 高句骊百姓五万多口  故国原王的生母周氏以及一众妃嫔 火烧高句丽王宫
345年  慕容恪再度进攻高句骊,攻取南苏城


395年  好太王  亲率大军征讨碑丽(契丹前身),过富山,“至盐水上,破其三部落六七百营,牛马群羊,不可胜数”。
399年,后燕以好太王“事燕礼慢” 慕容盛亲统三万人马前来讨伐
400年,后燕再次攻打高句丽。好太王迅速反击,夺回后燕占据的大部分土地
402年,好太王再次攻打后燕,给予后燕毁灭性打击
404年,好太王拿下整个辽东半岛
405年,后燕皇帝慕容熙渡过辽河攻打高句丽,不料被好太王击败
406年,后燕再次打高句丽,但仍败给好太王
407年,汉人冯跋 拥立高句丽人高云为王   后燕灭亡
409年   高云被部下离班、桃仁所杀,冯跋平定政变  
412年   高句丽好太王去世
430年九月,冯跋病死,其弟冯弘自立。冯弘之世,北魏连年进攻,掠徙北燕民户
435年,冯弘遣使请高句丽出兵迎弘
436年四月,北魏大军又攻龙城。五月,冯弘在高句丽军保护下率龙城百姓东渡辽水,奔高句丽。魏军入占龙城,北燕亡


922年  契丹派遣使者赴高丽遗骆驼,马及毡等 被高丽王饿死
924年七月~926年正月   契丹攻灭渤海
928年十二月  因渤海人“叛乱” 耶律德光 被迫升东丹的东平郡为辽国南京辽阳),强行自天福城(上京龙泉府)徙东丹人民充实东平郡   
929年  渤海在龙泉府复国
934年  渤海世子大光显带部众投奔高丽  渤海分裂
936年  十一月 辽太宗封石敬瑭为 儿皇帝  国号晋 敬瑭献燕云十六州 契丹极盛
938年  权臣烈万华在西京鸭渌府(今吉林省白山市) 自立 建立定安国
970年  烈万华遣使北宋 称臣
976年  乌玄明篡权   改年号元兴
981年  乌玄明上表北宋 :伏遇圣主洽天地之恩,抚夷貊之俗,臣玄明诚喜诚抃,顿首顿首。臣本以高丽旧壤,渤海遗黎,保据方隅.....而又扶余府昨背契丹,并归本国,灾祸将至,无大于此。所宜受天朝之密画,率胜兵而助讨,必欲报敌,不敢违命
985年  契丹灭定安国  高丽儒臣哗然
985年  宋拟北伐  恢复幽燕 遣监察御使韩国华出使高丽,欲共谋契丹 高丽成宗被懦弱儒生迷惑 迁延未即奉诏
985年  为了避免两线作战 契丹假意遣使赴高丽请和  7月 辽决意先发制人 诏诸道缮兵以备东征高丽
986年 燕云之战  北宋败
992年 12月  萧恒德 率大军侵略高丽(声称80万 实则十多万) 成宗畏之 儒臣纷纷建议割让平壤 求契丹退兵  千秋太后 得知王兄欲割地求降  愤而带兵视察敌情  又暗地派遣权臣徐熙  准备谈判  得知敌军虚张声势  便主动出击 大败辽军   给徐熙谈判加以筹码  徐熙不卑不亢  借口女真阻拦为由  “求”得江东六州  契丹得知大军以败 为保体面抽身 不得已“许诺割地让步”    两国口头结盟  互相都甚至口是心非
997年  千秋太后无法忍受王兄的屈辱治国  秉承祖父王建的 训要十条 (其四曰 契丹是禽兽之国,风俗不同,言语亦异,衣冠制度,慎勿效焉) 立子穆宗  垂帘听政   
1005年 正月  宋辽两国结成 檀渊之盟  
1009年  康肇之变”  穆宗被杀  千秋太后被流放  在 千秋太后执政的 12年内 契丹未敢侵犯高丽  
1010年  契丹借口“康肇之变” 率40万大军 侵略高丽  虽擒杀了 康肇  迫使其傀儡-显宗投降  但被不屈的高丽军偷袭 兵败回师 。此后 辽圣宗以皇弟齐王隆佑为东京留守,并于鸭绿江夹江口筑来远城,以燕京骁猛,置两指挥,建城戍守,直属东京都统军使司辖下,强化对高丽的防御。


1014年  契丹修筑保州城
1014年  契丹再次侵犯高丽 不克  耶律世良卒  辽军撤退
1017年 5月 辽军侵入  不克
1018年 10月 辽十万大军复来  高丽大将 姜邯赞 大破辽军
1019年 8月  辽军又攻高丽  意识到无法击败高丽 甚至无法“夺回” 江东六州的契丹 和高丽展开谈判 高丽释放人质 耶律资忠  假意 “称臣”  辽军回师
1026年  契丹 派遣御院判官耶律骨打出使高丽,请求“假途,将如东北女真”, 高丽不许

1029年 辽东京舍利军详稳渤海人大延琳起兵反辽,建立兴辽国,高丽虽然拒绝大延琳关于出兵共同反辽的请求, 但却以道路梗塞为借口, “与契丹断交”,  
1030年  兴辽国被灭  契丹命令高丽前来朝贡  被高丽拒绝
1031~1033年  高丽强硬要求契丹 毁鸭绿江浮桥 以及保州城  辽朝鉴于先前多次进攻高丽均告失败的教训,未敢大动干戈
1033年 高丽修筑千里长城  标志着高丽进入全胜时代
1035年 五月 辽指责高丽自“大延琳事件”之后不再来朝 现在又“累石城而拟遮大路,竖木寨而欲碍奇兵”。称高丽此举如果“激怒于雷霆,何安宁于黎庶”,对高丽提出质问和恐吓
此后 高丽开始要求辽朝 “归还” 保州城

1073年 高丽出长城 讨伐长白山女真
1080年  高丽文宗 使文臣文正 率三万大军征伐女真 女真十余部落归降
1104年  完颜乌雅束征伐长白山女真  并侵入高丽定州 高丽派林幹迎战 战败 这成为曷懒甸之战的导火索
1109年 六月 女真人袅弗、史显等出使高丽,上奏说:“昔我太师盈歌尝言,我祖宗出自大邦,至于子孙,义合归附。今太师乌雅束亦以大邦为父母之国。在甲申年间,弓汉村人不顺太师指谕者,举兵惩之。国朝以我为犯境,出兵征之,得许修好,故我信之,朝贡不绝。不谓去年大举而入,杀我耄倪。置九城,使流亡靡所止归,故太师使我来请旧地。若许还九城,使安生业,则我等告天为誓,至于世世子孙恪修世贡,亦不敢以瓦砾投于境上  因此 高丽罢东北九城 退回长城内 (公险镇 先春岭 立有高丽碑 此地位于图们江以北)

1115年 正月 完颜阿骨打建立大金
1116年 正月 渤海人高永昌在辽东京举兵 自称大渤海皇帝 年号隆基,攻占辽国东京道五十余州。天祚帝伐之  永昌呼阿骨打相助  阿骨打以增援为名,占领东京地区  四月杀高永昌
1116年 《高丽史》载 睿宗十一年夏四月“金主阿骨打遣阿只来” ,金太祖为了稳住高丽,遂主动遣使与高丽通好,
1116年八月 “庚辰,金将撒喝攻辽来远、抱州二城,几陷……王乃遣使如金,请日:‘抱州本吾地,愿以见还。’金主谓使者曰:‘尔其自取之’”。同时又下诏金将撒喝戒备高丽兵力。

时辽来远城在金兵的攻击下危在旦夕,其统帅耶律宁牒告高丽借粮,高丽则乘机以归还保州城相威胁,耶律宁被逼以来远、保州二城交付高丽。高丽进入二城,“收兵杖及钱货宝物甚多”。高丽诏改保州为义州防御使,以鸭绿江为界,置关防。

1117年 三月 金主阿骨打遣阿只等五人,寄书曰: `兄大女真金国皇帝致书于弟高丽国王。自我祖考,介在一方,谓契丹为大国,高丽为父母之邦,小心事之。契丹无道,陵轹我疆域,奴隶我人民,屡加无名之师,我不得已拒之。惟王许我和亲,结为兄弟, 以成世世无穷之好’ ”


1119年 二月 金更以宗主国的身份遣使“诏谕”高丽国王 朕兴师伐辽,赖皇天肋顺,屡败敌兵。北自上京,南至于海,部族人民悉皆抚定。今遣孛堇术孛报谕,仍赐马一匹,至可领也
对此,高丽亦于是年八月丁丑,遣使如金国报聘,然由于国书语涉自慢,金太祖拒绝接受。

1119年 三月 高丽增筑长城三尺,边吏发兵止之,弗从,
1122年  高丽国仗 李资谦发动政变 掌握国家大全  高丽开始衰落
1125年  二月 辽国灭亡
1125年  五月 壬申朔,高丽遣司宰少卿陈淑、尚衣奉御崔学鸾如金, 金以国书非表, 又不称臣,不纳。
1126年  三月 “辛卯,召百官议事金可否,皆言不可。独李资谦、拓俊京曰:金昔为小国, 事辽及我, 今既暴兴,灭辽与宋。政修兵强,日以强大。又与我境壤相接,势不得不事。且以小事大,先王之道,宜先遣使聘问。’ 从之”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미더덕은 물에있는 더덕같이 생긴것이라하여 미더덕입니다 고어에 물을 미라고도 했읍니다 미 는 高句丽语 买 -水의 변형이라고 볼수있죠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