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1-17 15:29 编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高丽误解了明太祖所谓铁岭的意思,以为是半岛铁岭,也还真是有趣,不过高丽征辽过程中,野心家李成桂的作用如何似乎很难断定。史书记载,在出征之前,李成桂是反对攻辽,并提出了四不可,但不是公开上书,而是私下谈话,这个的话就很可疑,不一定是真的,可能是后世史官为其洗白。实际上李成桂可能是推动攻辽的人物,这样就可以理解他担任攻辽右军的统帅(左军是曹敏修),他可能是借此将全国军权抓在自己手里,然后利用反对攻辽的舆论反戈一击,回军攻打朝廷,为自己篡位做准备。如此,所谓铁岭卫争端未必不是李成桂一党利用误解故意在两国间制造的矛盾
不过明太祖所谓中国历代帝王征伐高丽的例子还真有意思,前面的且不论,后面的居然是辽伐四次,金伐一次,元伐五次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1-18 11:23 编辑
http://www.doc88.com/p-3126797378148.html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17 20:11
对于1370年李成桂拔辽城之事,不知为何 韩学界,包括影视界都甚少提及, 我推测,可能事实的真相是,李成桂自己明白 一时的占领是无济于事的, 所以判断了“收复辽东” 不切实际,所以也才会出现后来的“政变”  而韩国那边,如果真的宣传了这一观点,那就是在给“征辽论” 泼冷水
1

评分次数

完全有可能 李成桂城府很深 有可能李芳远杀了郑道传 就是因为郑知道这事 而且郑可能也是同谋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1-17 21:30
之所以认为如此,是因为金龙德先生《铁岭卫考》认为是崔莹制造两国危机,但我认为崔莹想攻辽确实不假,但是崔莹也是忠臣,说他制造假情报欺骗君主是低估了他的忠诚,而边将不断上报虚假的信息,大家应该知道不仅崔莹在军队里有势力,李成桂也有势力,北部边疆军人是李成桂党羽的可能更大些
事实的真相可能是,李成桂的党羽利用铁岭卫的问题做文章,他在军队里的党羽则不断上报虚假的情报,让崔莹和高丽国王以为明人即将入侵,李成桂自己则向崔莹和国王保证可以攻下辽东,于是崔莹决定出兵攻辽。
事实上崔莹对李成桂的信任超乎想象,铁岭卫危机发生在崔莹和李成桂清除林坚味,廉兴邦一党不久以后,此次林廉党案,崔莹大加株连,在全国处决的人物超过千人,高丽的世家大族几乎全被株连。高丽就落到崔莹,李成桂两人手里。如果李成桂有篡位野心的话,那么除掉崔莹,国家就落到他一人手里了。而他此时恰恰就有篡位的野心,崔莹如此信任他,他却必须要崔莹死了,不能不说是悲剧
崔莹是武人,他欣赏李成桂的武勇和战功,随着李成桂屡立战功,他信任李成桂也是正常的。《龙飞御天歌》:“太祖与莹情好极笃,太祖威德渐盛,人欲构于辛禑者,莹怒曰:李公为国柱石,若一朝缓急,当使谁欤?“《李朝太祖实录》卷一:”辛禑十四年六月,流莹于高峰县。初,侍中李仁任尝曰:李判三司(指李成桂)须为国主。崔莹闻之,甚怒而不敢言。至是叹曰:仁任之言,诚是矣。“这里李朝的史官肯定是篡改了李仁任的原话,李仁任的原话应该是”李判三司谋为国主“,仁任不愧是高丽权臣,看出了李成桂阴谋篡位,但崔莹当时居然”怒“了,到自己被李成桂流放以后,才承认仁任的话有道理。可见崔莹是极其信任李成桂的,他虽然有攻辽的欲望,但他也并非不是谨慎的人,如果没有把握,不会把国家推向危险的境地,但是如果李成桂如果向他保证攻辽能够成功,那么则是不一样的
李成桂这个人确实是很有城府的,比如他和权臣李仁任的关系就很暧昧,李仁任的侄子李济娶了李成桂的女儿,最终李成桂却让李仁任被流放,清除了他的势力。崔莹极其信任他,他却回军流放崔莹并最终杀了崔莹。和曹敏修一起回军,却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就流放了曹敏修,并最终将其处死。信任他的人最后几乎都落得悲惨的下场,没有城府,安能如此?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之所以认为如此,是因为金龙德先生《铁岭卫考》认为是崔莹制造两国危机,但我认为崔莹想攻辽确实不假,但是崔莹也是忠臣,说他制造假情报欺骗君主是低估了他的忠诚,而边将不断上报虚假的信息,大家应该知道不仅崔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18 14:01
你说的是真相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目前韩国还几乎没有这么去看的,前两年播的连续剧六龙升天, 把李成桂的篡权动机以及他你所谓的一系列隐秘的活动,都扣在了郑道传的头上,然后把李成桂描述成一个毫无野心的 温和的 忠于高丽的武将,而芳远则是野心很大,且城府极深的人,前期为了让其父登上王位,做事一切不管,等事成之后,就把这一切阴谋的策划者 郑道传给杀了
这是百度百科王禑词条,我认为是比较公正的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 ... 6800&fr=aladdin
王禑虽然年轻贪玩,但也不是不管国事、不分是非的昏君。李仁任的同党林坚味的胡作非为远甚于李仁任,被比作李林甫,王禑对林坚味就深恶痛绝,多次透过其子林㮹敲打林坚味,林坚味甚至一度为此辞职。[16-17]  对于以清正廉洁闻名的崔莹,王禑则礼敬有加,崔莹也多次劝谏王禑,王禑都不会生气,有时还接受其请求。洪武十七年(1384年)闰十月,寿昌宫落成,王禑让宦官李匡对崔莹说:“大厦五年而成,何以报卿等?”崔莹回答:“今倭寇蚕食,田制日紊,民生困悴,丧邦无日,不与大臣图议国政,昵比群小,游田无度,臣将安仰以尽臣职乎?”王禑听了极为惭愧。王禑曾梦见与崔莹战胜敌军,还说要与崔莹“平定四方”,可见他对崔莹的信任。[18]  

洪武二十年(1387年)十二月,王禑命令都堂上报夺占仓库、宫司、土地、奴婢的名单,由于执掌都堂的正是林坚味等巨贪,所以不可能执行这个命令。不久王禑听说申雅夺人土地奴婢,予以重惩。[19]  随后发生的赵胖之狱给了王禑铲除林坚味的机会。此事的起因是林坚味同党廉兴邦的家奴夺了朝臣赵胖在白州的田地,赵胖在争执中杀了该家奴,廉兴邦让王禑发兵抓捕赵胖。就在赵胖受审时,王禑移驾崔莹府邸,密议赵胖之狱,决心趁机铲除林坚味、廉兴邦一党。接着王禑赐赵胖药物,并释放了他,然后又下令将廉兴邦下狱,拒绝给林坚味等宰相发俸禄,随即命崔莹及另一武臣李成桂包围林坚味及其党羽的府邸,要将他们下狱治罪。林坚味试图叛乱,奈何被崔莹和李成桂的军队团团包围,只好束手就擒。在崔莹的主导下,设立田民辨正都监,将林坚味、廉兴邦等人所霸占的土地奴婢通通归还原主,他们及其亲族同党一律诛杀,哪怕是襁褓中的婴儿都被丢进江里,妻女则发配为奴,几乎无一幸免,此外还大肆捕杀林坚味、廉兴邦的家奴,被杀者多达1000余人,这是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正月的事。[20]  

传说王禑临刑前,曾对众人说:“我们王氏本来是龙的子孙,左胁下必定会有三片龙鳞,世世代代都有这个特征。”于是解开衣服,出示给人们看,果然在左胁下有三片铜钱大小的金色龙鳞,人们看了后都惊骇悲恸。[92]  另有说法是所谓“龙鳞”长在王禑的左肩上。[93]  

如前文所述,王禑之母就有宫人韩氏和辛旽之妾般若的争议,关于其身世的更大争议在于他的父亲是谁。王禑被贬为庶人时,高丽官方就论定他为辛旽之子,在朝鲜王朝所修的《朝鲜王朝实录》、《龙飞御天歌》、《高丽史》、《高丽史节要》等史书中均以“辛禑”之名出现(其子亦被称为“辛昌”),并被视为伪主而不称之为“王”、不列入世家。更有传说他连辛旽的儿子都不是,而是辛旽的朋友能祐和尚受辛旽之托抚养其子,该子却早夭,能祐找了自己邻居家的儿子冒充辛旽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王禑。[94]  但是丽末鲜初时一位叫元天锡(号耘谷)的逸民则私撰野史,指出王禑正是恭愍王的亲儿子,朝鲜王朝中期以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元天锡之说为真[95]  ,据传退溪李滉都曾表态:“国家万世后,当从耘谷议”。[96]  元天锡撰野史虽为传说,但从元天锡所作诗歌中评论王禑被贬为庶人时写道“可使一身为庶类,正名千古不迁移”以及称王禑父子之死为“幽冤”来看[97]  ,此传说有可信度,只是该野史不传于世。到了现代,学界多认为王禑的生父就是恭愍王,而恭愍王无嗣说不过是朝鲜王朝为了证明王氏气数已尽、将易姓革命正当化而篡改历史的曲笔罢了。[98]  

王禑一意孤行要北伐辽东,史书记载为崔莹所怂恿,李成桂劝阻无效,迫不得已发动威化岛回军。但有观点认为,促使王禑攻辽的真正怂恿者恰恰是李成桂,他在郑道传等的精心策划下,效仿宋太祖发动陈桥兵变,先鼓动或附和王禑及崔莹攻辽,然后兵变回军,只因王氏拥护势力依旧强大,王袍加身的一幕才推迟四年上演。史书中的记载可能只是被李成桂篡改过的记录而已。[101]
1

评分次数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之所以认为如此,是因为金龙德先生《铁岭卫考》认为是崔莹制造两国危机,但我认为崔莹想攻辽确实不假,但是崔莹也是忠臣,说他制造假情报欺骗君主是低估了他的忠诚,而边将不断上报虚假的信息,大家应该知道不仅崔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18 14:01
我记得那个连续剧里有一个桥段是,说李成桂是叛逆者家族  因此在朝廷被人排挤(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所以太祖非常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而且非常喜欢给自己长脸的 唯一通过科举考试的李芳远。
这是百度百科王禑词条,我认为是比较公正的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8E%8B%E7%A6%91/22071341?fromtitle=%E9%AB%98%E4%B8%BD%E7%A6%91%E7%8E%8B&fromid=8036800&fr=aladdin
王禑虽然年轻贪玩,但也不是不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18 15:10
很有意思的是, 韩国学界也普遍认为 王禑不是辛氏之子   那么就肯定了李朝家族在篡改历史。
我记得那个连续剧里有一个桥段是,说李成桂是叛逆者家族  因此在朝廷被人排挤(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所以太祖非常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而且非常喜欢给自己长脸的 唯一通过科举考试的李芳远。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1-18 15:11
这个不清楚,不过太祖的第二个妻子神德王后的家族非常显赫,高丽最显赫的家门之一
太祖与李仁任家族的关系也很暧昧,太祖的女儿嫁给了李仁任的侄子李济(李济后来成为朝鲜的开国功臣,在第一次王子之乱时被太宗杀害),另一个侄子李稷也是朝鲜开国功臣,被封为星山府院君,一直活到世宗十四年,李稷的一个女儿则成为太宗后宫。李仁任的侄女婿河仑是太宗的谋臣,在太宗登位过程中出力甚大,据说河仑在宴席上故意把菜汤洒在太宗的衣服上,把太宗引出来,商议除掉三峰郑道传和异母兄弟芳蕃芳硕的计策

河浩亭崙爲忠淸道觀察使。
太宗時爲靖安君。往餞于其家。羣客滿坐。
太宗就前行觴。浩亭佯醉傾覆饌盤。湯汙瀉御衣。
太宗大怒而起。浩亭謂坐客曰:王子怒去,須往謝罪。遂隨而行。僕從告太宗曰。監司來矣。
太宗不顧至大門。下馬入中門。浩亭亦入中門。入內門。浩亭亦入內門。
太宗始疑之。顧問曰何爲。浩亭啓曰:王子事危矣,所以覆盤者,將有傾覆之患,故預告之也。於是引入寢室問計。浩亭曰:臣受王命,不可久留。安山郡事李叔蕃率貞陵移安軍到京,此人可屬大事。臣亦往鎭川留待,事若成則急召臣。浩亭遂行。
太宗召叔蕃告之。叔蕃曰:易如反掌,何難之有。遂奉太宗率宮中僕從及移安軍奪軍器監,被甲持兵而出,圍景福宮
太宗張帳於南門外。坐其中。又設一幕於其下。人未知誰人之座。及浩亭上來居其中。人皆知不久作相。定社之功。浩亭與叔蕃之力也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高丽末朝鲜初对公险镇的历史记忆
http://www.doc88.com/p-8032336210452.html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17 12:41
原来该文的作者李花子是朝鲜族
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2/277.html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我们延边还是人才辈出啊
1

评分次数

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1648.html

中朝两国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的局面是在明朝初年形成的。它是朝鲜半岛的高丽王朝和朝鲜王朝不断向北拓展领土的结果。元末明初旧元势力退出朝鲜半岛形成势力真空,高丽王朝趁机向北拓展领土,在鸭绿江下游南岸一带,沿昌城、碧洞、江界一线,设置了一系列邑镇。向北收复双城总管府一直推进到吉州,并在吉州以北、图们江以南地区与女真人展开攻防战。[1]
1392年李成桂发动易姓革命,建立新兴的朝鲜王朝,继续向鸭绿江上游及图们江下游一带推进。特别是朝鲜第四代国王世宗(1419-1450)积极推行北进政策,沿图们江下游南岸一带设置六镇,鸭绿江上游南岸一带设置四郡,从而以鸭绿江、图们江天险做为其北拓领土的前哨基地。[2]
但是,上述地区本属于女真领地,由于女真人不断反抗和偷袭,世宗去世后不久,朝鲜不得不放弃鸭绿江上游的四郡,女真人重回旧地,形成朝鲜历史上所谓“废四郡”地区表明朝鲜在鸭绿江上游地区尚未站稳脚根。16世纪末17世纪初,正值努尔哈赤兴起时,朝鲜获得了经营北方领土的绝好机会。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建立后金的过程中,征调鸭绿江上游、长白山南麓及图们江中下游女真壮丁,统统卷归兴京编入八旗。[3]
从此,女真人再也没有回到上述地区,这对朝鲜巩固鸭绿江、图们江边界是十分有利的

学界一般认为,明代中朝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清朝代替了明朝,那么清代理应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这在逻辑上虽说得通,却把历史问题过于简单化了。明初以来中朝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是事实,因为朝鲜从未越过此线在江北设过行政建置。但是清朝作为一个新兴王朝,有一个认同边界的过程。那么,清初统治者是如何看待中朝边界的呢?
皇太极时期同朝鲜达成遵守鸭绿江边界的约定。1627年(丁卯)1月和1636年(丙子)12月,皇太极先后两次入侵朝鲜,朝鲜史称丁卯、丙子胡乱。皇太极入侵朝鲜的目的不是为了掠夺领土,而是为了割断明朝和朝鲜的宗藩关系,解除进攻中原时的后顾之忧,并且从朝鲜获取必要的军粮。[4]
皇太极从朝鲜撤军以后,遵守同朝鲜的“各守封疆”约定,满足朝鲜保护领土、边界的要求。1627年第一次入侵时,皇太极担心战线过长,急于同朝鲜求和,而朝鲜方面由于军力衰微,难于抵抗后金攻势,同意后金的讲和要求。同年3月,皇太极派使臣与朝鲜国王在江华岛“焚书盟誓”,“誓约凡三条:曰结为兄弟之国也;曰各守封疆永世相好;曰翌日撤兵还归,不复逾鸭绿江岸也”。[5]
即两国达成以鸭绿江为界“各守封疆”的约定
。这更多地反映了朝鲜欲将后金势力挡在鸭绿江以北,阻止其南下侵犯的意志。

再看一看图们江边界。皇太极关注图们江下游地区,是因为居住在图们江北岸珲春一带的女真人库雅喇。库雅喇是东海女真的一部,原住在珲春以东沿海各岛,崇德4年(1639)其酋长加哈禅发动叛乱,皇太极派兵镇压,同时要求朝鲜派舟师援助,清兵与朝鲜舟师联合攻打,很快征服了库雅喇。将库雅喇的一部分带往沈阳编入各旗披甲,其余部分令其留住珲春,并要求朝鲜供应口粮。库雅喇的住地形势孤绝,经常遭到朝鲜六镇边民的侵袭,图财害命遭暗算者有之,被抢猎物、猎具者有之。为了保护库雅喇的生命财产安全,皇太极向朝鲜发去如下咨文:
从来以江为界,纵见倦雉堕地亦无越取之理,今反出边偷取。但雕乃微物,恐由小及大,渐成乱阶。[6]
这里所谓“从来以江为界”,是关乎图们江南岸朝鲜训戎、庆源边民,渡江偷窃库雅喇猎物、猎具之事,故指图们江确定无疑。[7]
即皇太极承认两国从来以图们江为界
,要求朝鲜约束边民不得越过图们江,以免“由小到达,渐成乱阶”。同样地,朝鲜庆兴等地边民,也面临着江北清朝兵民越江无理讨索的问题。朝鲜在给皇太极的咨文中,同样强调两国“虽义同一家,而彼此疆场自有界限”,约束兵民不许擅越图们江。[8]
由此可以看出,皇太极时期与朝鲜达成彼此约束边民不得擅越图们江的约定

顺康年间,为了阻止朝鲜边民越境采参,清朝实行严厉的禁江措施。顺治元年(1644)清朝举族入关,鸭绿江、图们江以北大部分地区变成空旷无人区,而江北丰富的人参资源吸引无数朝鲜人趋之若骛。这一时期,中朝两国围绕越境事件的重大外交交涉,如康熙24年(1685)三道沟事件等,是由于朝鲜边民结成团伙越境采参引起的。[9]
清廷通过咨文、敕书一再警告朝鲜“国有一定疆界岂容私越”,“盗参事小封疆事大”,强调疆界的重要性,试图阻止朝鲜边民的越境行为。为此,清朝实行极其严厉的禁江措施,越过鸭绿江、图们江即意味着越境,要求朝鲜予以处罚。迫于清朝的压力,朝鲜对犯越罪人实行严厉惩处,一旦发现边民越江,无论是采参、打猎还是伐木,在江边枭示以警众人,地方官则远配边地。[10]
顺康年间严厉的禁参政策和伴之而来的禁江措施,有效地扼制了朝鲜边民向江北地区扩散,保证了中朝之间鸭绿江、图们江边界。

表1:清朝要求朝鲜严守疆界的事例[11]

内容
时间

越境事件

文书

原文

沿江

顺治3年
1646
云宠土兵10名越境打猎

户部咨文

“国有疆界岂容私越”

图们江

顺治5年
1648
会宁、钟城人集体越境打猎

户部咨文

“地方各有疆界越境营利明有严禁”

图们江

顺治6年
1649
六镇边民 2人给珲春赖达胡送去肉和米

户部咨文

“国有一定疆界岂容私越”

图们江

顺治9年
1652
碧洞人23名越境采参

敕书

刑部咨文

“盗参事小封疆事大”
“外国之民不得擅入大国之境”

鸭绿江


表2:鸭绿江、图们江被称作“禁江”的事例[12]

    内容

时间

越境事件

文书

原文

沿江


康熙元年
1662

义州人越江伐木

礼部咨文

“违禁越江入我境界,伐木挖参非止一次”
“今又给与印文纵放禁江伐木”

鸭绿江

康熙19年
1680

柔远人越江伐木

礼部咨文
“尔等前供过江取椴皮作绳是虚,令有他故,过禁江是实”
“你们口供讨取木皮被人拿住是假,
岂为木皮违禁过江来么”

图们江


康熙24年
1685

三道沟事件

敕书


“违禁渡江将采参人马用鸟铳伤亡”

鸭绿江


以上所及,从皇太极到顺治、康熙年间,中朝两国虽未达成有关国界的正式协定,但是通过越境事件的频繁交涉可以看出,鸭绿江、图们江已经成为两国彼此公认的、事实上的国界。康熙51年(1712)长白山定界就是从这一前提出发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1-19 12:12 编辑

沃沮地 大概北至于今珲春一带 南达元山湾 三国志云 北沃沮一名置沟娄 而沟娄名城也 置沟娄即置城   
而好太王碑文中出现东夫余国 具体位置不详 但大体认为是在图们江下游两岸 或以北地区 435年出使高丽的北魏使者李傲曾言 高丽东北至柵城 此处之柵城既北沃沮之置沟娄无疑

关于柵城的具体位置 目前有 珲春 延吉 庆兴 钟城 四种说法 但大体上不超出图们江下游两岸

关于夫余国的灭亡和勿吉人的南下  勿吉494年所吞并的夫余乃410年已经臣服于高丽之东夫余 后此地人又臣服于高丽 史称白山勿吉  他们应该是主要居住在柵城以北   还时常跟随高句丽出兵讨伐新罗和百济等 因此可以大体的判断 此时(5世纪末)开始 女真人还散居于 元山湾以北至图们江两岸一带  真兴太王北拓疆土至摩云岭一带后 史书记载新罗:则其一也。或称魏将毌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有留者,遂为新罗,亦曰斯卢。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秽之地(此处韩秽既汉江下游 好太王碑文亦写做韩秽)虽然这里记载有误 并不是曹魏以后 韩秽 不耐秽 沃沮等地就并入了新罗 而是真兴太王扩土以后 而且此时已经并不存在这样的族属 但我们至少可以从中知道 直到 6世纪中后叶  我们说 安边至摩云岭区域 还并没有被叫做勿吉之地

白山部的核心区域还是在 栅城北  这里也同时是东夫余国所在地  北扶余城就是在今天的吉林龙潭山 大概于285年被慕容部击破 其民数万户被强迁至辽西喇嘛洞   其城则被高句丽占领 后在西晋的帮助下 286年 逃至沃沮地的依罗王 在东夷校尉何龛和督邮贾沈的帮助下 复国  此为东夫余也

有人把所谓后期的夫余王都 看作是农安 也有人说位于四平 辽源一带 均是谬论 四平地区被考证是别城 农安根本没有旧城遗址  农安应该是旧夫余国之西北边境地带 与粟末靺鞨部相邻  而渤海扶余府应该会位于吉林市龙潭山  也就是辽初的 扶余府乌舍城(辽谓兀惹)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7291-1-1.html

由此来说 继承高句丽意志的高丽王朝 他的北拓之心 除了辽阳之外 还有曷赖路  这并没有问题  如果说 后世女真人认为泥河以北是其故土  那更是如此。  而朝鲜太祖企图把图们江南岸完全国土化 也并没有超出高句丽之旧域 再进一步说  朝鲜太宗 企图把土门北六百里 视作“旧土”也并没有超出东夫余之范畴  当然 东夫余建立之前 北沃沮之北域 有没有达到土门北六百 这是有疑问的 我更倾向于没有达到 东夫余应该是打破了汉魏以来 旧夫余仅使东肃慎人臣属于他的局面 借着晋室的权威 吞并了勿吉部分南界  他激怒了勿吉和高丽两国 因此被二者瓜分灭亡
李丙焘认为5三国志6卷二八5毋丘俭传6所载高句丽王在遭遇魏军打击时所逃避的/买沟0,应为/买沟娄0,即5好太王碑6的味仇娄, 我是赞同的 其中 买对应句丽语 南部 置或柵 对应的是北部 从 北扶余城 土名 助利非西  韩语的 背后(北)tui 南 ma 都可以推断 也就是说 三国志此处记载又有失误 它写 北沃沮 一名置沟娄 似乎在说 北沃沮之别名是柵城 但实际上 它应该写 北沃沮有一城名置沟娄才正确

这种南北城对应的形态特征在高句丽也是同样存在的 句丽的南城 应该就是 木底城  史书记载 342年 慕容皝是通过南道 进入木底城 与故国原王打仗的 这里强调了 南道就是在暗示 木底 对应的就是南 "木底城在衛東。胡氏曰:此高麗之南道也。晉咸康八年,慕容擊高句麗。高句麗有二道,其北道平闊,南道險狹。慕容翰曰:彼以常情料之,必謂大軍從北道,當重北而輕南"

木底沟  -买沟 - 南
助利  -置(柵)-北

味冬夫里-南平县(百济)
味仇娄鸭卢 -南城王(东夫余)

我曾经别处说过 好太王碑文中的 夫余官职名 鸭卢  应是对应的 皆次 瑕 加  这些 夫余系王称名词

卑斯麻鸭卢 就是 卑斯麻皆次  卑斯麻王


资治通鉴记载345年 夫余因被百济攻破而西徙近燕 其实那时候正好是高句丽被慕容部攻破 数万人被掠去辽西 且百济不可能千里迢迢来攻破夫余 因此此处记载无疑是错误的 后世学者为了证明渤海之夫余府 就是夫余所谓后期都城而坚信前史根本毫无记载的鹿山夫余被百济破之说  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夫余只分为北扶余和东夫余 北扶余城在吉林龙潭山 东夫余城在图们江下游 北扶余早就被慕容灭  东夫余后被勿吉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1-19 12:01 编辑


这才是准确的高句丽疆域图  和国内版本相比其北界没有到农安 但东北界肯定是到栅城的,国内版本把高句丽的东北界几乎全部让给了白山靺鞨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1-19 09:47 编辑

下图是我推定的渤海国疆域  和国内渤海地图也是不同的


这才是真正的渤海国五京十五府    东北方向粉红色区域为 越喜靺鞨  西北方向粉红色区域为 粟末靺鞨  红色圈圈里头是 渤海国人口密集区 也是“高丽故地”  

国内的渤海国地图(包括盲目借鉴的韩国学界渤海国地图) 都比实际要大很多, 这是为了让渤海国看起来不像高句丽而是像南北朝时期的勿吉地图 而做的手脚。  真实的渤海领土 尤其是在吞并北方靺鞨地之前的 方两千里 户十余万之渤海国, 是非常接近后期高句丽领土的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1-19 10:33 编辑

北扶余城  --  吉林市龙潭山

栅城       --- 图们江下游

新城     -----  抚顺市

南苏城  ----  清原县南山城子

木底城  ----  新宾县

辽东城     -----  辽阳市

安市城     -----  海城市

建安城    ------- 营口市

忽本城   -------  桓仁县

国内城   -----    集安市

买沟(味仇娄)--- 咸兴市   我觉得这座城很可能就是 渤海南京府所在地,也就是我在上渤海图中标记的 咸兴     毋丘俭攻高丽,高丽王先逃至此地,后一路北上逃跑,逃至栅城  这里就是毋邱俭纪功碑中的 “”,绝沃沮千馀里,到肃慎南,刻石纪功

大乌罗尼野   大磨之野 --买沟  ----大买沟娄   大南城     俄莫惠之野   阿木河流域

咸兴至珲春440km  
高丽史
世家 卷第1 - 卷第46,从初代太祖到恭让大王各代君主的记录
志 卷第1 - 卷第39(气候、天气、天文等)
表 卷第1、2;2卷(按当时高丽的宗主国的历年及高丽历年的表)
列传 五十卷;50卷 后、子、重臣、逆臣等
从恭让王承受王位禅让的朝鲜王朝始祖李成桂即位后的第32、33代高丽君主王禑及王昌被认为是伪王族,不是正统的国王,在列传内被贬称为“辛禑”及“辛昌”。
合计 137卷。(另尚有2卷目录)
世家 第1 太祖 一
世家 第2 太祖 二 惠宗 定宗 光宗 景宗
世家 第3 成宗 穆宗
世家 第4 显宗 一
世家 第5 显宗 二 德宗
世家 第6 靖宗
世家 第7 文宗 一
世家 第8 文宗 二
世家 第9 文宗 三 顺宗
世家 第10 宣宗 献宗
世家 第11 肃宗 一
世家 第12 肃宗 二 睿宗 一
世家 第13 睿宗 二
世家 第14 睿宗 三
世家 第15 仁宗 一
世家 第16 仁宗 二
世家 第17 仁宗 三 毅宗 一
世家 第18 毅宗 二
世家 第19 毅宗 三 明宗 一
世家 第20 明宗 二
世家 第21 神宗 熙宗 康宗
世家 第22 高宗 一
世家 第23 高宗 二
世家 第24 高宗 三
世家 第25 元宗 一
世家 第26 元宗 二
世家 第27 元宗 三
世家 第28 忠烈王 一
世家 第29 忠烈王 二
世家 第30 忠烈王 三
世家 第31 忠烈王 四
世家 第32 忠烈王 五
世家 第33 忠宣王 一
世家 第34 忠宣王 二 忠肃王 一
世家 第35 忠肃王 二
世家 第36 忠惠王
世家 第37 忠穆王 忠定王
世家 第38 恭愍王 一
世家 第39 恭愍王 二
世家 第40 恭愍王 三
世家 第41 恭愍王 四
世家 第42 恭愍王 五
世家 第43 恭愍王 六
世家 第44 恭愍王 七
世家 第45 恭让王 一
世家 第46 恭让王 二
志 卷第一 天文 一
志 卷第二 天文 二
志 卷第三 天文 三
志 卷第四 历 一
志 卷第五 历 二
志 卷第六 历 三
志 卷第七 五行 一
志 卷第八 五行 二
志 卷第九 五行 三
志 卷第十 地理 一
志 卷第十一 地理 二
志 卷第十二 地理 三
志 卷第十三 礼 一
志 卷第十四 礼 二
志 卷第十五 礼 三
志 卷第十六 礼 四
志 卷第十七 礼 五
志 卷第十八 礼 六
志 卷第十九 礼 七
志 卷第二十 礼 八
志 卷第二十一 礼 九
志 卷第二十二 礼 十
志 卷第二十三 礼 十一
志 卷第二十四 乐 一
志 卷第二十五 乐 二
志 卷第二十六 舆服
志 卷第二十七 选举 一
志 卷第二十八 选举 二
志 卷第二十九 选举 三
志 卷第三十 百官 一
志 卷第三十一 百官 二
志 卷第三十二 食货 一
志 卷第三十三 食货 二
志 卷第三十四 食货 三
志 卷第三十五 兵 一
志 卷第三十六 兵 二
志 卷第三十七 兵 三
志 卷第三十八 刑法 一
志 卷第三十九 刑法 二
年表 卷第一
年表 卷第二
列传 卷第一 后妃 一
列传 卷第二 后妃 二
列传 卷第三 宗室 一
列传 卷第四 宗室 二
公主(太祖九女 惠宗三女 定宗一女 光宗三女 成宗二女 显宗八女 德宗二女 靖宗一女 文宗七女 宣宗三女 肃宗四女 睿宗三女 仁宗四女 毅宗三女 明宗二女 神宗二女 熙宗五女 康宗一女 高宗一女 元宗二女 忠烈王二女 忠惠王一女 恭让王三女)
列传 卷第五 洪儒 裴玄庆 申崇谦 卜智谦 庾黔弼 崔凝 崔彦㧑 王儒 王字之 朴述熙 崔知梦 王式廉 朴守卿 王顺式 李匆言 坚金 尹瑄 兴达 善弼 泰评 龚直 朴英规
列传 卷第六 徐弼 崔承老 崔齐颜 双冀 崔亮 韩彦恭 柳邦宪 金审言 崔沆 蔡忠顺
列传 卷第七 徐熙 徐讷 徐恭 刘瑨 姜邯赞 崔士威 皇甫俞义 张延祐 杨规 智蔡文 智禄延 河拱辰 金殷傅 周伫 姜民瞻 郭元 王可道 金猛 柳韶 尹征古 韦寿余 田拱之 李周宪 李周佐 安绍光 赵之遴
列传 卷第八 崔冲 崔惟善 崔思齐 崔沦 崔允仪 李子渊 李资谅 李资仁 李奕蕤 李资玄 李资德 李预 李公寿 李之氐 李䫨 李光缙 朴寅亮 朴景仁 朴景伯 朴景山 黄周亮 柳伸 王宠之 魏继廷 邵台辅 王国髦 高义和 文正 郑文 金元鼎 孙冠 崔思谅 金先锡 任懿 任元厚 任克忠 任克正 任溥 任濡 任翊 任沆 金汉忠
列传 卷第九 崔思诹 金仁存 尹瓘 尹彦頣 尹鳞瞻 尹世儒 尹商季 吴延宠
列传 卷第十 金富佾 金富仪 高令臣 金黄元 李轨 郭尚 郭舆 刘载 胡宗旦 慎安之 金景庸 崔弘嗣 韩安仁 李永 韩冲 林槩 庾禄崇 金晙 柳仁著 康拯 许庆 文冠 郑沆 郑叙 金克俭 金若温
列传 卷第十一 金富轼 金敦中 金君绥 郑袭明 高兆基 金正纯 郑克永 朴挺㽔 崔思全 金珦 崔滋盛 金缜 林完 崔奇遇 金守雌 崔濡 李璹 李玮 许载
列传 卷第十二 梁元俊 崔惟清 崔谠 崔璘 崔诜 崔宗峻 崔昷 崔文本 崔坪 崔雍 李升 申淑 韩文俊 文克谦 柳公权 柳泽 赵永仁 王世庆 李纯佑 林民庇 崔陟卿 咸有一 廉信若 李知命 庾应圭 庾资谅 玄德秀 崔均 崔甫淳 崔允恺 金巨公 韩惟汉
列传 卷第十三 杜景升 于学儒 卢永淳 赵位宠 房瑞鸾 朴齐俭 奇卓诚 洪仲方 庆大升 陈俊 崔世辅 朴纯弼 李英搢 白任至 李俊昌 崔忠烈 郑世裕 郑叔瞻 郑晏 郑国俭 李维城 郑邦佑 丁彦真
列传 卷第十四 闵令谟 闵湜 宋詝 金光中 金滞 安刘勃 崔汝谐 崔遇清 王珪 车若松 奇洪寿 郑克温 柳光植 权敬中 金台瑞 金若先 金敉 文汉卿 权世侯 白敦明 卢仁绥 金义元
列传 卷第十五 琴仪 李奎报 李益培 俞升旦 金仁镜 金承茂 李公老 李仁老 吴世才 赵通 林椿 赵文拔 李淳牧 李需 金敞 宋国瞻 崔滋 河千旦 蔡松年 蔡桢 孙抃 权守平 李纯孝 张纯亮 宋彦琦 金守刚 金之岱 李藏用
列传 卷第十六 赵冲 赵忭 金就砺 金文衍 金賆 李勣 蔡靖 朴犀 宋文胄 金庆孙 金珲 崔椿命 金希磾 李子晟 金允侯 金应德
列传 卷第十七 金方庆 金九容 金齐颜 金忻 金恂 金永旽 金永煦 金士衡 朴球 韩希愈 罗裕 罗益禧 元冲甲 金周鼎 金深 金宗衍 金石坚
列传 卷第十八 柳璥 柳陞 柳墩 柳曼殊 许珙 许悰 许冠 许锦 许富 许猷 洪子藩 洪承緖 洪永通 郑可臣 安珦 安于器 安牧 薛公俭 兪千遇 赵仁规 赵瑞 赵琏 赵德裕 赵璘 赵延寿 赵玮
列传 卷第十九 白文节 白颐正 朴恒 郭预 朱悦 李凑 李行俭 张镒 金坵 李承休 李衍宗 金暄 金开物 郑瑎 郑䫨 郑誧 郑公权 赵简 沈谒 秋适 李仁挺 蔡禑 金有成 郭麟 尹谐 尹泽 李颖 严守安 安戬 崔守璜 朴褕 洪奎 洪戎
列传 卷第二十 韩康 韩渥 韩修 韩方信 元傅 元忠 元颢 元善之 元松寿 金连 金富允 郑仁卿 权㫜 权溥 权准 权廉 权镛 权适 权和 权近 闵渍 闵祥正
列传 卷第二十一 闵宗儒 闵頔 闵思平 闵抃 闵霁 金之淑 金仁沇 郑僐 李混 崔诚之 崔文度 蔡洪哲 金怡 李仁琪 洪彬 曹益清 裴廷芝 孙守卿
列传 卷第二十二 朴全之 吴诇 李瑱 尹莘杰 朴孝修 许有全 朴忠佐 尹宣佐 李兆年 李承庆 李谷 禹倬 安岫 安宗源 安辅 崔瀣 张沆 李晟 赵廉 王伯 李伯谦 申君平
列传 卷第二十三 崔有渰 金台铉 金光载 金伦 金敬直 金希祖 金承矩 王煦 王重贵 韩宗愈 李齐贤 李达尊 李宝林 李凌干
列传 卷第二十四 廉悌臣 李嵒 李冈 洪彦博 洪师禹 柳渊 柳濯 庆复兴 金续命 李子松 赵暾 赵仁沃 崔宰 宋天逢 洪仲宣 金涛 林朴 文益渐
列传 卷第二十五 李公遂 柳淑 柳实 李仁复 白文宝 田禄生 李存吾 李达衷 偰逊 偰长寿 韩复 李茂方 郑习仁 河允源 朴尚衷 朴宜中 赵云仡
列传 卷第二十六 安祐 金得培 李芳实 郑世云 安遇庆 崔莹 郑地 尹可观 金长寿
列传 卷第二十七 尹桓 李成瑞 李寿山 李恬 李承老 李云牧 黄裳 池龙寿 罗世 金先致 全以道 具荣俭 吴仁泽 金普 边光秀 李善 郑之祥 任君辅 罗兴儒 睦仁吉 金庾 杨伯渊 池涌奇 河乙沚 禹仁烈 文达汉 金凑 崔云海
列传 卷第二十八 李穑 禹玄宝 李崇仁
列传 卷第二十九 沈德符 李琳 王康 朴葳 李豆兰 南訚
列传 卷第三十 郑梦周 金震阳 姜淮伯 李詹 成石璘
列传 卷第三十一 赵浚
列传 卷第三十二 郑道传
列传 卷第三十三 尹绍宗 尹会宗 吴思忠 金子粹
列传 卷第三十四
良吏(庾硕 王谐 金之锡 崔硕 郑云敬)
忠义(洪灌 高甫俊 郑顗 文大 曹孝立 郑文鉴)
孝友(文忠 释珠 崔娄伯 尉貂 徐棱 金迁 黄守 郑愈 曹希参 郑臣祐女 孙宥 权居义 卢俊恭 辛斯蒇女 尹龟生 潘腆 君万)
烈女(胡寿妻兪氏 玄文奕妻 洪义妻 安天俭妻 江华三女 郑满妻崔氏 李东郊妻裴氏 康好文妻文氏 金彦卿妻金氏 景德宜妻安氏 李得仁妻李氏 权金妻)
列传 卷第三十五
方技 (金谓磾 李宁 李商老 伍允孚 薛景成)
宦者(郑诚 白善渊 崔世延 李淑 任伯颜秃古思 方臣祐 李大顺 禹山节 高龙普 金玄 安都赤 申小凤 李得芬 金师幸)
酷吏(宋吉儒 沈于庆)
列传 卷第三十六 嬖幸一 庾行简 荣仪 金存中 郑世臣 白胜贤 康允绍 廉承益 李汾禧 李槢 权宜 蔡谟 李德孙 林贞祀 闵萱 朱印远 李英柱 李之氐 高宗秀 金儒 印候 印承旦 张舜龙 车信 卢英 曹允通
列传 卷第三十七 嬖幸二 尹秀 尹吉甫 李贞 金文庇 李㻂 张公 李平 元卿 朴义 朴景亮 全英甫 康允忠 裴佺 闵涣 尹硕 孙琦 郑方吉 林仲沇 姜融 申靑 朴靑 王三锡 梁载 曹莘卿 崔老星 尹贤 安珪 崔安道 李宜风 金之镜 李仁吉 卢英瑞 朴良衍 宋明理 金兴庆 潘福海 申元弼
列传 卷第三十八 奸臣一 文公仁 朴昇中 崔弘宰 崔褒偁 朴喧 宋玢 王惟绍 宋邦英 吴潜 石胄 金元祥 柳清臣 权汉功 蔡河中 辛裔 田淑蒙 李春富 金元命 金鈜 池奫
列传 卷第三十九 奸臣二 李仁任 林坚味 廉兴邦 曹敏修 边安烈 王安德
列传 卷40 叛逆一 桓宣吉 伊昕岩 王规 金致阳 康兆 李资义 李资谦 拓俊京 妙清
列传 卷41 叛逆二 郑仲夫 李光挺 宋有仁 李义方 李义旼 郑方义 曹元正 石邻
列传 卷42 叛逆三 崔忠献 崔怡 崔沆  
列传 卷43 叛逆四 韩恂 韩多智 洪福源 李岘 赵叔昌 赵晖 金俊 林衍 林惟茂 赵彝 金裕 李枢 韩洪甫 于琔 崔坦 裴仲孙
列传 卷44 叛逆五 曹頔 赵日新 金镛 奇辙 卢頙 权谦 崔濡 洪伦 金文铉 金义
列传 卷45 叛逆六 辛旽
列传 卷46 辛禑 一
列传 卷47 辛禑 二
列传 卷48 辛禑 三
列传 卷49 辛禑 四
列传 卷50 辛禑 五 辛昌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我唯一看过全部的韩剧就是《大王世宗》,该剧里说世宗在继位前曾怀疑本朝正统性,认为本朝建立时的那些杀戮是不必要的。实际上,这是过分美化世宗了。《高丽史》就是世宗命令大臣郑麟趾,金宗瑞编的,在《高丽史》中除了辛禑,辛昌以外,把曹敏修,边安烈,王安德等与李成桂有矛盾的人编入奸臣传,显然是为本朝洗白。
又世宗创造谚文以后,首先做的就是编写谚文诗歌《龙飞御天歌》,歌颂自穆祖以来的历代祖先,尤其是太祖和太宗,向百姓宣扬本朝的正统性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