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其实我觉得 光海君和老酋的关系理论上有走的更近的可能性, 这绝对可以让日后  皇太极对朝鲜的态度变得不那么强硬。

我们可以类比一下  高丽元宗和忽必烈因为关系走的近,从而使得后来高丽的地位上升的情况,难道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1-23 15:56
他的两端外交自然是符合现实的,问题在于如何说服士大夫
毕竟当时朝鲜的王权已经不如初期那么强大,国王也不能脱离公论而独断专行,而受到两班士大夫的极大掣肘
支持光海君的是大北派,但大北派首脑李尔瞻(在仁祖反正后被西人赐死)却说:“以不禀天朝而与大邦为仇,私相约和。为人臣子,宁有是理?”你看连光海君的统治基础都如此,他又怎么能完全脱离舆论而行事呢?
所以当时士大夫执论过偏,已经没有了现实主义的精神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1-23 17:20 编辑

所以还是回到我在前面跟你说的光宗的情况, 你说光宗做事情也太绝了 怎么能为了外人去迫害功臣,  光海君就是没有光宗的那一下,或者说是没看透, 就因为连自己的心腹都这样了,所以他又怎能再进一步。
收录了一下李朝屠杀王氏的过程,以及半岛王氏为什么稀少,原来姓王的,即使不是高丽王室的后裔,也不准姓王,必须从母姓。高丽赐姓王的,必须恢复原姓
○囚參贊門下府事朴葳于巡軍獄。 初東萊縣令金可行、鹽場官朴仲質等, 以國家安危、王氏命運, 卜於密城盲人李興茂。 事覺, 執興茂來囚巡軍獄, 令省憲、刑曹, 同巡軍萬戶府, 案其事。 興茂伏之曰: “可行、仲質等, 以朴葳言來卜曰: ‘前朝恭讓之命, 與我主上殿下孰優? 且王氏之中, 誰是命貴者?’ 我以南平君王和之命爲貴, 其弟鈴平君王琚次之。” 於是囚葳, 命巡軍執可行、仲質于慶尙道。
 ○丁巳/遣巡軍鎭撫金永和、千戶柳陽等, 還徙王氏于巨濟島, 又遣大將軍沈孝生, 繫王和、王琚于安東獄。
○戊午/上遣人賜酒于朴葳, 命解鎖, 諭之曰: “如此事, 卿豈爲之? 待仲質、可行等來辨論則出矣。 此事關係社稷, 非余所得私, 命卿就獄。 余於人, 雖大罪, 皆宥之, 況於卿乎? 卿勿動心。”
○庚申/執金可行、朴仲質等以來, 鞫之。
  ○辛酉/臺諫、刑曹同章上請曰: “臣等同巡軍萬戶府, 鞫問李興茂、金可行、朴仲質等, 其招辭關係大體, 不可易決。 乞將辭連人等, 一處憑問, 明正其罪。” 上不允。 宥朴葳復職, 乃曰: “葳雖素有異心, 今予授以好爵, 遇之以厚, 何變之敢圖? 人材如朴葳者, 未易得也。” 杖流仲質、可行、興茂等邊郡。
  ○臺諫、刑曹上書請去王氏, 不允。
○臺諫、刑曹同章論王康、承寶、承貴、朴葳之罪, 不可居京, 不允。
○己巳/臺諫、刑曹同章啓曰: “願徙王康、王承寶、王承貴、王鬲于海島。” 上召行首掌務, 令勿復言, 對曰: “此輩, 殿下雖待之甚厚, 必不懷恩。 且康智謀過人, 承寶、承貴勇力無敵, 在於京都, 必扇不測之變。 願允臣等之啓, 以防後患。” 上曰: “予豈不知?” 且令速解囚直。 召康等敎曰: “卿等皆可用之材, 故召置京都, 親信無疑。 今者諫官請徙海島, 予已宥之, 卿等宜勿驚懼, 出入如舊。”
○辛未朔/臺諫、刑曹又同章請流王康等, 上不允。
○臺諫、刑曹同章曰:
  臣等竊觀金可行、朴仲質、盲人李興茂招辭, 關係大體。 前者連章, 請明其狀, 殿下布寬大之恩, 分配於外, 臣等爲宗社痛心。 今者, 王和、王琚、僧釋能招辭, 亦關係大體。 與興茂之招, 事同情異, 而潛謀不軌, 王法不赦之罪也。 大抵爲惡者, 必先植黨與, 而後肆焉, 故《春秋》誅亂臣賊子, 必先治其黨與, 而使爲惡者, 孤立無助, 《春秋》之法, 嚴矣。 殿下若以此等人, 不鞫問以昭國人耳目, 則臣等恐奸雄之徒, 接踵而起, 變生不測。 近者, 胥動浮言上國者, 未必不由此輩而然也。 願殿下斷以大義, 卽令臺諫、法官, 執上項人等, 一處鞫問, 明正其罪, 幷治黨與, 以杜禍萌。 臣等所言, 爲千萬世宗社之大計, 伏惟殿下留神深省。
  命臺諫法官, 執仲質、王和等, 聚于水原府, 往鞫之。
  ○臺諫、刑曹, 以封章不允, 俱不仕。 上召而敎之曰: “不允所言者, 但欲深思, 且宜視事。”
○臺諫、刑曹狀啓: “乞將王和、王琚、釋能、興茂、可行、仲質等, 一處對問。” 上命臺諫、刑曹、巡軍各一員, 同楊廣道觀察使, 會水原府對問。
  ○司憲侍史權文毅?尹彰、起居注鄭龜晋、左拾遺崔士剛、監察李復禮等, 被臺諫、刑曹之劾。 蓋三官會議, 欲去恭讓君三父子、王瑀三父子及王康、王承寶、王承貴等曰: “昨以去王氏一事, 連章上請, 未卽蒙允。 今且以去王康、王承寶、王承貴, 上請如何?” 文毅等曰: “若欲去王氏, 必盡除去。 何獨去王康等?” 故劾之。
○臺諫刑曹上言: “竊聞防微杜漸, 《春秋》之義也。 臣等頃以恭讓君三父子, 請加天誅, 未獲兪允, 不勝隕越。 臣等竊謂莨莠不除, 則爲嘉穀之害; 奸雄不去, 則必爲社稷之禍。 殿下於王氏, 有屛諸海島者, 有安置外方者, 有召還京師者。 臣等未知屛諸海島者何辜? 安置與召還者, 獨何幸歟? 古人有言曰: ‘獸窮則搏, 人窮則謀。’ 而況王康、王鬲、承寶、承貴內懷奸險, 謀略過人, 雖殿下賞之以恩, 待之以厚, 其心必不知足, 升沈觀望, 必爲後患。 此朝鮮臣子長慮却顧, 爲殿下寒心者也。 願殿下回日月之明, 體《春秋》之義, 卽令攸司, 將上項人等幷其妻孥弟姪, 徙諸海島, 以防未然, 宗社幸甚。” 上不允。
  ○壬辰/臺諫、刑曹同狀啓曰:
  恭讓君及諸王氏, 宜置海島。
  上召三官掌務諭之曰: “前者, 旣命雖有大事, 不宜同狀。 何不從命? 此事旣敎以深慮, 何急遽若是?” 對曰: “雖已奉敎, 然且同狀者, 以事之大也; 敎之深慮而復啓者, 恐有不虞之變也。”
○癸巳/臺諫刑曹同章論前朝王氏及朴葳之罪, 上留中不下。 伏閤力爭之, 上不允。
○乙未/臺諫刑曹同章請曰:
  嘗聞大逆者不赦, 國之常典。 臣等所以連章不已者, 以此也。 臣等頃以盲人興茂之招, 關涉大體, 連章以聞, 請治其黨, 殿下卽令臺諫法官至水原府按問其狀。 今興茂、仲質招稱: “朴葳潛遣厮人, 卜國安危, 謀立王氏, 以犯大逆。” 願令攸司執送水原府, 與興茂等一處推明, 以杜禍萌。
  不允。
○臺諫刑曹同章上言:
  昨以去王氏一事, 連章上請, 卽未蒙允, 屢瀆聰聞, 不勝隕越。 竊惟至公無私者, 天也; 至愚而神者, 民也。 天道非禍王氏而福殿下, 乃禍無道而福有道也; 民心非惡王氏而愛殿下, 乃惡無道而愛有道也。 殿下應天順人, 革命開國, 誠宜聽於天而順於人也。 臺諫法官請至再三, 而殿下留章未下者, 獨何歟? 夫肆大眚, 《春秋》之戒也; 能愛人能惡人, 先儒之格言也。 今恭讓, 天命人心已絶, 自知不克, 退處于外, 妻孥之完聚, 朝夕之供億自若。 此則殿下昊天之德也。 不以是爲德, 反謀不軌, 自生釁端, 斯乃天討不易之定理也。 除惡而不務其本, 則奸雄豪俠, 其伏也無窮。 彼仲質、可行之卜, 以有恭讓君也。 其他王氏, 或於京師, 或於畿甸, 橫行無節者, 甚可慮也。 而況王康、王鬲謀略過人, 承寶、承貴驍勇出衆, 皆能挾才以倡禍亂者也。 其內懷不測, 以伺其隙者, 未嘗一日忘于懷, 特機不幸耳。 且光武之於劉氏, 南陽庶孽耳; 先主之於中山, 族屬踈遠矣。 奮臂一呼, 而天下響應, 此可謂明鑑矣。 前朝垂戒後昆, 勿用百濟人。 向使後昆, 遵守其訓, 殿下亦安能有今日也! 此臣等所以敢言者也。 古之人主, 優游不斷, 以致禍亂者, 殿下之所嘗聞也。 願殿下念天道之靡常, 慮民心之難保, 斷以大義, 卽令臺諫法官, 就將恭讓三父子, 置之於法; 其王康、王鬲、承寶、承貴幷其同姓弟姪, 屛諸海島; 其江華付處王氏, 亦竄海島, 以絶中外虞疑之心。
  上不允。 臺諫刑曹皆不視事。 上召康等曰: “卿等有功於國家, 不置貶例。 今臺諫上疏論之, 而予不從, 臺諫皆不視事, 不得已而從之。 卿等各歸貶所。 予亦不忘卿等之功”, 賜之酒。 乃流康于公州, 鬲于安邊, 承寶于永興, 承貴于合浦, 臺諫、刑曹乃視事。
○李居易等復鞫興茂、和、可行、釋能等。 興茂招曰: “去壬申年九月, 逢南平君於義昌貶所。 南平君先卜恭讓君復立可否, 次卜自己命運。 予卜之曰: ‘此命, 君臣慶會, 天地德合之命。 至四十七八歲時運入, 五十以後, 爲將領兵, 必爲大人矣。’ 又有名不知僧在側問卜, 予曰: ‘此爲王師之命。’” 王和招曰: “去壬申年九月, 自義昌貶所, 將入巨濟時, 與三寸叔僧釋能, 問卜於興茂, 卜之曰: ‘是命最好。 入島三年, 然後必出來。 至四十七八歲時, 爲將領兵。 且爲一人之命。’” 釋能招曰: “吾與王琚、王和等, 在義昌貶所, 問卜於興茂。 卜王和之命曰: ‘入島三年, 然後出來。 至四十七八歲時, 將兵, 爲君之命。’” 金可行招曰: “去壬申年十二月, 在東萊縣, 問卜於興茂。 卜之曰: ‘汝命有曰: 「也應金殿玉階行」, 可賀。’ 又前年春, 逢仲質於東萊客舍, 仲質與我言曰: ‘杆城君原子命吉。 吾已書其卜辭, 藏諸囊中矣。’”
  ○丁酉/命憲司, 點視王氏之老弱于江華以聞。
○臺諫、刑曹同狀上言曰: “參贊門下府事朴葳送人問卜於興茂, 是謀大逆, 罪在不赦。” 上曰: “卿等之言, 似矣, 然此人之才, 不可不惜。 豈可以難信之言, 遽加罪乎?”
○李居易等復鞫琚、仲質、興茂等。 琚曰: “去壬申年九月, 在義昌貶所, 和與我言曰: ‘卜吾命於興茂, 曰:「將兵鎭戍之命。」’” 仲質曰: “前年三月, 逢可行於東萊客舍, 出示吾囊中杆城君原子卜命之辭, 且言朴葳欲立原子之事。” 興茂曰: “前年五月, 前知申事李詹先卜自己否泰, 且曰: ‘杆城君在平日, 卜者皆以命吉稱之。 其可復立乎?’ 予對曰: ‘運衰矣。’ 又問: ‘世子命運如何?’ 對曰: ‘本命淺薄。’ 詹曰: ‘原子之命, 何如?’ 對曰: ‘此是晩達之命, 削髮待時爲吉。’ 詹又問曰: ‘南平君之命, 何如?’ 對曰: ‘當時則運衰, 將大達。’”
○臺諫刑曹偕進曰: “朴葳不可宥。” 上曰: “卿等之言雖是, 予亦豈不深慮乎? 令速解囚直。” 召朴葳曰: “視事如舊毋惑。 雖千萬人言之, 予不疑矣。”
○李居易、朴信、田時等復鞫王和、金由義等。 和曰: “去壬申年十一月, 定陽君送人于益川君曰: ‘勿以入島爲憂。 吾謀欲復立。’” 由義曰: “去壬申年九月, 見朴葳於峰城田舍。 葳問曰: ‘興茂以吾命爲何如?’ 對曰: ‘厄運。’ 且問以杆城君原子及定陽君之命爲何如, 對曰: ‘皆運衰。’ 葳又謂予曰: ‘更卜右件人等命運以來。’ 予於是年十一月, 還歸密城, 以葳之意告于仲質, 更卜於興茂。 卜之亦曰: ‘運衰。’”
○田時自水原詣闕, 告于上曰: “臣等所鞫可行、仲質等謀逆黨與, 在於京中, 不可不慮。” 上曰: “朴葳之有異心於我, 非今日而始然, 去庚午年恭讓之遷于漢陽也, 曲聽鄭夢周之言, 而有異心於我矣。 然則其懷不測之心, 非一朝一夕, 而尙未能發焉, 至今日遽何爲哉! 且臨敵對陳, 而敵有來投, 則尙納以爲臣。 況葳, 其才有用, 不可輕絶乎! 或其事爲實, 則以其寵利未滿其心而然也。 待之以厚, 則何有異心? 知而預待, 則葳其如予何! 此特可行、仲質等謂葳可憑而爲亂也。”
○中丞朴信自水原將各人招辭來啓, 召兩侍中議之。 誅王和、王琚、金可行、朴仲質、金由義、李興茂等; 特宥王瑀、朴葳; 置僧釋能于巨濟島。
○癸丑/移置恭讓君三父子于三陟。
○辛酉/諫官劾參贊門下府事朴葳。 上召掌務讓之, 命葳視事。
○臺諫、刑曹同狀, 請去王氏, 上曰: “諸王氏令聚一處完護。 其歸義君王瑀在麻田奉先祖祀, 勿幷論。”
○己卯/臺諫、刑曹上疏曰:
  臣等近以去王氏事, 屢煩聰聽, 未獲兪允, 各自隕越。 竊惟殿下之於王氏, 處之以至公至正, 無一毫嫌猜之心, 雖湯、武之德, 無以加矣, 而王氏乃不顧此, 反以生釁。 向者連章請罪, 支黨伏誅, 餘輩聚居各處, 如有緩急, 恐生不測之患。 《傳》曰: “人窮則謀。” 願殿下深慮之, 斷以大義, 卽令有司執恭讓君父子幷諸王氏, 一皆永絶, 宗社幸甚。
  上曰: “三官同狀, 予已禁之, 何得復爾?” 遂留中。
○癸未/臺諫、刑曹進曰: “臣等願允前日之請。” 上曰: “三官同章, 已曾禁之, 不從何耶?” 初臺諫、刑曹雖屢上疏請去王氏, 上心不忍, 不允其請。 至是, 伏閤力爭者累日, 上敎都評議使司曰: “去王氏, 予所不忍。 宜集大小各司、閑良、耆老, 各陳可否, 實封進呈。” 都評議使司會百司、耆老於壽昌宮, 告之曰: “前朝王氏, 天命已去, 人心已離, 自速天討。 殿下以好生之德, 保全性命, 恩德至重, 而王氏等反生疑貳, 潛謀不軌, 於法不容。 其區處王氏者, 實封啓聞。” 於是, 兩府、各司、耆老等皆以爲: “盡去王氏, 以防後患。” 惟書雲、典醫、料物庫員等數十人言: “宜流海島。” 命使司更議以聞。 使司啓曰: “宜從衆議。” 上從之。 傳旨曰: “王氏區處, 一依各司實封, 以王瑀三父子奉祀先祖, 特宥之。” 遣中樞院副使鄭南晋、刑曹議郞咸傅霖于三陟, 刑曹典書尹邦慶、大將軍吳蒙乙于江華, 刑曹典書孫興宗、僉節制使沈孝生于巨濟島。
○甲申/尹邦慶等投王氏于江華渡。
○鄭南晋等至三陟, 傳旨於恭讓君曰:
  臣民推戴, 以予爲君, 實惟天數。 令君就居關東, 其餘同姓, 各歸便處, 保安生業。 今東萊縣令金可行、鹽場官朴仲質等欲圖不軌, 以君及親屬之命, 卜於盲人李興茂, 事覺伏罪。 君雖不知, 事至如此, 臺諫法官, 連章上請, 至于十二次, 累日固爭, 大小臣僚又上書爭之, 予不獲已, 勉從其請, 君其知悉。
  遂絞之, 及其二子。
○己丑/孫興宗等投王氏于巨濟之海。
  ○令中外大索王氏餘孼, 盡誅之。
○乙未/令前朝賜姓王氏者, 皆從本姓。 凡姓王者, 雖非前朝之裔, 亦從母姓。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该过程真与中国奸雄屠杀疑惑之人的过程相似啊,先是出现谋反案(有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捏造的),要复辟王氏。然后一帮帮闲的狗腿子就不断上疏要求屠杀所有王氏,你不杀他们可不行啊,你没看到汉光武帝,汉昭烈帝一呼百应的故事吗,前朝太祖就告诫子孙千万不要用百济人,如果他们听从前朝太祖告诫,大王能有今天吗?我们为你的社稷寒心哪。然后奸雄装模作样装宽大,说我不忍心杀啊。这些狗腿子们于是知道上意要他们把表演更上一台阶了,于是说我们一片忠心啊,为了社稷,你不杀王氏,我们就罢工不上班了。于是奸雄这才收起表演,同意“勉从其请”屠戮所有王氏。看起来都是臣下的主张,君主很仁慈嘛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165# sahaliyan
狮群社会?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该过程真与中国奸雄屠杀疑惑之人的过程相似啊,先是出现谋反案(有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捏造的),要复辟王氏。然后一帮帮闲的狗腿子就不断上疏要求屠杀所有王氏,你不杀他们可不行啊,你没看到汉光武帝,汉昭烈帝一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23 23:49
你看来是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啊, 帝王之术无非就是这样,什么样的人上台都有权利让自己名垂青史。 我们后人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去判断了

关于李成桂家族的篡位, 我觉得这本身就是谋逆 没什么可喜的  你说他为了国家百姓免于涂炭 威化岛班师, 这是扯淡, 禑王,崔莹  也都是爱国之人
你看来是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啊, 帝王之术无非就是这样,什么样的人上台都有权利让自己名垂青史。 我们后人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去判断了

关于李成桂家族的篡位, 我觉得这本身就是谋逆 没什么可喜的  你说他为了国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1-24 08:06
所以日本确实让人敬佩!
阿尔斯兰(爱新,黄毛狮子金毛犼)——金新罗——狮群社会,这又是言与神同在的例子呀!如今北朝鲜,仍有狮王雄风,人道不胜狮子道,虽曰让人失望,然而霸王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且为东亚民族长志气。不过像李成桂那种感谢逊位者还来不及,却反攻倒算加害旧主的,确实缺德带冒烟,也难怪承袭李氏朝鲜衣钵的韩国,如今那般奴颜婢膝认美作父,丢东亚的脸!

中国阻碍对朝输送人道物资?外交部驳斥原标题:外交部驳斥“中国阻碍对朝输送人道物资”说法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姚丽娟]有国际组织认为中方阻碍了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输送朝鲜?[详细]

1月23日 16:09
华春莹朝鲜联合国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禑王的小名牟尼奴, 就是释迦摩尼之奴仆   更准确的解读应该是  信奉释迦摩尼的僧侣所生的杂碎。  暗指他是辛盹之子  连燕山君,光海君都有君号  而禑王则连君号都没有 就取他的名字  称禑王  这是对他的极大贬低


又有记载他没有体统的迷恋酒色  无视人伦还和恭愍王的定妃安氏 有过关系    这绝对是污蔑  他从小失去生母和乳母  又没有得到祖母的关爱  因此从定妃那里想得到母爱是有可能的
所以日本确实让人敬佩!
阿尔斯兰(爱新,黄毛狮子金毛犼)——金新罗——狮群社会,这又是言与神同在的例子呀!如今北朝鲜,仍有狮王雄风,人道不胜狮子道,虽曰让人失望,然而霸王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且为东 ...
癯鹤 发表于 2018-1-24 08:28
见鬼的民主!鬼子的民主:
The countries that killed democracy: Graphic shows the nations where regimes have taken away people's freedoms... with Russia and China among the worst
  • Some 88 countries, including Britain and America, were seen as being 'free' in Freedom in the World report
  • But 49 - including the likes of Thailand, Egypt, China, Russia and Turkey - were deemed to be 'not free'
  • Scandinavian nations Finland, Norway and Sweden topped list of 'free' nations with scores of 100 out of 100
  • War torn Syria under dictator Bashar al-Assad was named the worst on -1 followed by South Sudan and Eritrea
ByJulian Robinson for MailOnline
Published: 16:04 GMT, 23 January 2018 | Updated: 18:35 GMT, 23 January 2018
305shares

1.4k
View
comments


Russia and China have been named in a report as being among the worst countries in the world for taking away people's freedoms.
The annual Freedom in the World report ranks nations according to civil liberties and political rights with each country placed in one of three categories: 'Free', 'Partly free' and 'not free'.
Some 88 countries, including Britain and America, were seen as being 'free' while 49 - including the likes of Thailand, Egypt, and Turkey - were deemed to be 'not free'.
Each nation is give a score out of 100 with the worst (-1/100) recorded by war torn Syria under the brutal dictatorship of Bashar al-Assad. South Sudan, Eritrea, North Korea and Turkmenistan made up the rest of the bottom five.

+6


Russia and China have been named in a report as being among the worst countries in the world for taking away people's freedoms


+6


Some 88 countries, including Britain and America, were seen as being 'free' while 49 - including the likes of Thailand, Egypt, and Turkey - were deemed to be 'not free'


+6


Each nation is give a score out of 100 with the worst (-1/100) recorded by war torn Syria under the brutal dictatorship of Bashar Al-Assad. South Sudan, Eritrea, North Korea and Turkmenistan made up the rest of the bottom five


+6


The Freedom House report found that there had been dramatic declines in freedom observed in regions around the world

Bahrain, Saudi Arabia and Cuba were also among tightly controlled nations in this category. Russia was 27th from bottom with a score of 20.
The number of people living under 'not free' conditions stood at nearly 2.7 billion people. But more than half of this number lives in just one country - China, which was named 19th from bottom on the list after recording a score of 14.



At the other end of the spectrum, Scandinavian countries, Finland, Norway and Sweden topped the list of 'free' nations with scores of 100, followed in the top ten by Canada, Netherlands, Australia, Luxembourg, New Zealand, Uruguay and Denmark.



Britain was named 27th with a score of 94 - above France but below Spain and Germany. America was 53rd, just above Greece and Mongolia, but below the likes of Italy and Costa Rica.

WHICH NATIONS HAVE THE MOST 'FREEDOM'... AND WHERE ARE LIBERTIES MOST RESTRICTED?'Not free' countries Score / 100 'Free' countries Score / 100
1. Syria -1 1. Finland 100
2. South Sudan 2 2. Norway 100
3. Eritrea 3 3. Sweden 100
4. North Korea 3 4. Canada 99
5. Turkmenistan 4 5. Netherlands 99
6. Equatorial Guinea 7 6. Australia 98
7. Saudi Arabia 7 7. Luxembourg 98
8. Somalia 7 8. New Zealand 98
9. Uzbekistan 7 9. Uruguay 98
10. Sudan 8 10. Denmark 97
11.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9 11. Portugal 97
12. Libya 9 12. San Marino 97
13. Tajikistan 11 13. Andorra 96
14. Azerbaijan 12 14. Barbados 96
15. Bahrain 12 15. Ireland 96
16. Ethiopia 12 16. Japan 96
17. Laos 12 17. Switzerland 96
18. Yemen 13 18. Belgium 95
19. China 14 19. Iceland 95
20. Cuba 14 20. Austria 94



[url=][/url][url=][/url][url=][/url][url=][/url]


+6


The report claims that the last year had brought 'further, faster erosion of America's own democratic standards' which had ended up 'damaging its credibility as a champion of good governance and human rights'


+6


The report released a list of trends showing countries where freedom for citizens had improved or been on the decline

The nonpartisan organisation Freedom House said of its findings: 'Democracy faced its most serious crisis in decades in 2017 as its basic tenets -including guarantees of free and fair elections, the rights of minorities, freedom of the press, and the rule of law -came under attack around the world.
'Seventy-one countries suffered net declines in political rights and civil liberties, with only 35 registering gains. This marked the 12th consecutive year of decline in global freedom.
'The United States retreated from its traditional role as both a champion and an exemplar of democracy amid an acceler ating decline in American political rights and civil liberties.'
The report said that over the period since the 12-year global slide began in 2006, 113 countries have seen a net decline, and only 62 have experienced a net improvement.

The number of countries designated as Free stands at 88, representing more than 2.9 billion people —or 39 per cent of the global population. The number of Free countries increased by one from the previous year's report, it said.
The number of countries qualifying as Partly Free stands at 58, or 30 per cent of all countries assessed, and they were home to nearly 1.8 billion people, or 24 per cent of the world's total.



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302887/Graphic-shows-regimes-taken-away-freedoms.html#ixzz553v28EOb
Follow us: @MailOnline on Twitter | DailyMail on Facebook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靑海君李之蘭卒。 之蘭, 東北面靑州府人也。 古名豆蘭帖木兒。 稟性純厚, 有武才, 早從太上王征戰獻捷, 竟與開國之列。 太上王待之特厚, 又與定社佐命之功。 疾且篤, 上書曰: “臣之本土人, 死於他國, 則焚其屍, 還葬其土。 願殿下使臣從土風。 又願殿下恐懼修德, 永保朝鮮。” 上悼甚, 輟朝三日, 諡曰襄烈。 及葬如其請。 三子, 和英、和美、和秀。

李之兰最后是按照女直风俗火葬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感觉 之兰 /  豆兰  是同音异字而已
你看来是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啊, 帝王之术无非就是这样,什么样的人上台都有权利让自己名垂青史。 我们后人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去判断了

关于李成桂家族的篡位, 我觉得这本身就是谋逆 没什么可喜的  你说他为了国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1-24 08:06
威化岛回军怎么能说是为了拯救生民涂炭呢
有回军就有出军,如果出军是你的阴谋,那么两国间的争端是你制造的,假如生民真的涂炭了,这是你的罪过。
所以威化岛回军实则阴谋,本无足称,不过世人不察耳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sahaliyan 于 2018-1-24 10:43 编辑

四月丁未禑次平壤督徵诸道兵,作浮桥于鸭绿江,使大护军裴矩督之。船运林廉等家财于西京,欲充军赏。又发中外僧徒为兵,抄京畿兵屯东西江以备倭。 加崔莹八道都统使,以昌城府院君曹敏修为左军都统使,以西京都元帅沈德符,副元帅李茂,杨广道都元帅王安德,副元帅李承源,庆尙道上元帅朴葳,全罗道副元帅崔云海,鸡林元帅庆仪,安东元帅崔郸,助战元帅崔公哲,八道都统使助战元帅赵希古,安庆王宾属焉。以我太祖为右军都统使,以安州道都元帅郑地,上元帅池涌奇,副元帅皇甫琳,东北面副元帅李彬,江原道副元帅具成老,助战元帅尹虎裴克廉朴永忠李和李豆兰金赏尹师德庆补,八道都统使助战元帅李元桂李乙珍金天庄属焉,左右军共三万八千八百三十人,一万一千六百三十四人,马二万一千六百八十二匹。”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四月丁未禑次平壤督徵诸道兵,作浮桥于鸭绿江,使大护军裴矩督之。船运林廉等家财于西京,欲充军赏。又发中外僧徒为兵,抄京畿兵屯东西江以备倭。 加崔莹八道都统使,以昌城府院君曹敏修为左军都统使,以西京都元帅沈 ...杨广道都元帅王安德,副元帅李承源,庆尙道上元帅朴葳,全罗道副元帅崔云海,鸡林元帅庆仪,安东元帅崔郸,助战元帅崔公哲……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24 10:32
杨广道?可怜的隋炀帝!不但京观成了人家的纪功碑!连帝名也成了地名,被人家炫耀(不由得想起叔孙得臣给儿子命名叔孙侨如;也速该给儿子命名铁木真,东夷-东胡传统呀)!哀哉!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175# 癯鹤

哥哥啊  杨广道是  杨州 广州  
176# 红山人
呵呵! 人从隋后多忌讳,你我幸为今世民!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桓王有孼子二人, 元桂, 婢內隱藏出; 和, 婢古音加出。 元桂子四, 良祐、天祐、朝、伯溫。 和子七, 之崇、淑、澄、湛、皎、淮、漸。 良祐子, 興發、興濟、興露、興美。 天祐子宏軒。 之崇子壽長。 淑子吾望、之發。 澄子義敬、微童。 湛子孝孫。 淮子福同。 漸子實堅。

右军将领中李元桂和李和皆是太祖庶兄弟。内隐藏,古音加是朝鲜语?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桓王有孼子二人, 元桂, 婢內隱藏出; 和, 婢古音加出。 元桂子四, 良祐、天祐、朝、伯溫。 和子七, 之崇、淑、澄、湛、皎、淮、漸。 良祐子, 興發、興濟、興露、興美。 天祐子宏軒。 之崇子壽長。 淑子吾望、之發。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8-1-24 12:51
14世纪的高丽汉字音 不完全对应现在的汉字音,有时候得好好的学习比对 鸡林类事 训民正音等材料。

就这俩婢女的名字, 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 中原或者你所了解的女真族的历史上, 有没有像高丽那样(估计新罗也是那样) 重视母族姓氏的,或者女儿使用母亲(以及姥姥)姓氏的?

关于 禑王的问题, 当时据记载,他没有得到王太后的支持,有人推测,跟人家怀疑他非恭愍王所生无关,是因为怀疑他母亲是个奴婢, 在高丽社会,作为一个王 他母亲家的背景也是很看重的,因为这个传统才导致的  


但是根据朝鲜的思想, 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  只要是王的亲生儿子,就不会在意是不是身份低位之女所生
14世纪的高丽汉字音 不完全对应现在的汉字音,有时候得好好的学习比对 鸡林类事 训民正音等材料。

就这俩婢女的名字, 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 中原或者你所了解的女真族的历史上, 有没有像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1-24 13:47
女直是父系社会,别婚姻完全根据父系,而且与半岛不同,半岛立嗣首重嫡子,没有嫡子才考虑庶子,但是清人则皇帝诸子都有继承权,并不一定需要是皇后之子,并不优先选择嫡子,所以清代皇帝很多并非皇后之子(当然他们继位后是会将母亲尊为皇后的)
朝鲜的嫡庶之别非常严格,比如国王诸子,嫡子封大君,庶子封君,只有嫡长子可以为世子。女儿中,只有嫡出的女儿可以称公主,庶出的则为翁主
但清代满人庶出者,往往贵显,区别似不甚严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